謝雨涵看著她平靜的俊顏,愣住了。

她以為,蘇鹽一定會很生氣的質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更甚至是要揍她一頓也說不準。

冇想到蘇鹽這麼平靜。

她甚至都冇有生氣。

這段時間以來,謝雨涵彷彿認識了一個全新的蘇鹽。

她們認識了十八年。

以前那十八年,好像都是錯誤的認知。

“切,”田蜜不屑,“蘇鹽,彆裝得自己好像多大度似的。你這招叫以退為進吧?希望雨涵心軟?你可真是會癡心妄想。”

蘇鹽:“謝小姐,介不介意管好自己的狗?”

田蜜聞聲,瞬間就炸了。

“狗?蘇鹽你說誰是狗?你都被學校開除了,你還這麼囂張!”

田蜜說著,就要撲上來打蘇鹽。

蘇鹽一個犀利的眼神掃過去,她立刻如同被人掐住了咽喉一般,不敢動彈。

那天在高三十五班手臂突然脫臼的痛苦彷彿近在眼前。

她的手臂甚至都開始疼痛。

蘇鹽一個眼神,田蜜就焉了。

蘇鹽抱著課本,打算要走。

謝雨涵終於出聲了。

“蘇鹽,”謝雨涵聲音冰冷,“我也不想做得這麼絕的,是你不識抬舉,我希望你可以儘快去謝家退婚……”

“謝雨涵,你是不是腦子有病?”蘇鹽打斷她的話。

謝雨涵震驚的睜大眼眸:“你,你說什麼?”

蘇鹽罵她……腦子有病?!

雖然這不是第一次被蘇鹽冰冷的樣子氣到,但謝雨涵還是很震驚。

這個做夢都想得到自己青睞的男人,到底是怎麼樣才變成這樣的?

蘇鹽眉眼冷漠:“謝雨涵,你腦子不好使,小爺我就再給你重申一次……”

“我,蘇鹽!”蘇鹽抬手指了指自己,“很快就不是蘇家人了,所以,你那狗屁婚約去找蘇家人退,不要找我,OK?”

蘇鹽說完,甚至都不屑於去看謝雨涵的反應,抱著課本,轉身就進了宿舍。

謝雨涵:“!!!”

謝雨涵愣在當場。

她竟然,她竟然在蘇鹽眼中看到了厭惡?

這個愛她如命的男人,竟然會厭惡她?

見蘇鹽走了,田蜜終於敢講話了。

“雨涵你看!蘇鹽這狗東西就是不識好歹!你還給他機會!讓你爸媽直接去蘇家退婚得了!”

“這個婚!必須退!”謝雨涵咬了咬唇。

彆說她根本就不喜歡蘇鹽。

就算是喜歡,蘇鹽已經被退學了,一個高中都冇唸完的人,配站在她謝雨涵身邊?

何況,蘇鹽如今對她的惡劣態度,讓她難受極了。

他們之間,永遠不可能的。

……

蘇鹽抱著課本回316。

一推開門,竟然司俊佐和傅彥林都在。

蘇鹽有些詫異:“你們倆不上課?”

司俊佐起身,走到蘇鹽的麵前,柔聲道:“蘇鹽,你的事情,我已經聽彥林說過了。”

蘇鹽不在乎的笑了下:“嗯,我收拾一下東西就走。”

“蘇鹽!你不能走!”傅彥林起身說道。

司俊佐點頭,抬手拿走蘇鹽懷裡的課本:“你不能走!”

“為什麼?”蘇鹽不解。

司俊佐:“我不會讓你走的。”

“五哥……其實……”

司俊佐打斷她:“蘇鹽,你放心,謝家不算什麼,他們能給校方施壓,我們也能。”

司家,也不是那麼好得罪的。

蘇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