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鹽愣住。

竟然是傅彥林。

她的同班同學傅彥林。

傅彥林,埃利斯貴族學院四大校草之一。

出了名的學霸。

從他入學的那一年開始,不管是週考、月考、期中考、期末考,他永遠穩穩的占據年級第一的位置。

聽說,他家裡是開連鎖醫院的。

有錢、有顏、成績優異,當之無愧的校草。

蘇鹽在意的不是這個。

而是,她的室友竟然是傅彥林。

她的手機上,還躺著謝雨涵給她發的那條資訊——要她拍滿傅彥林一百張照片。

他們現在住在了一個寢室,這種事情,不是更順手了嗎?

現在傅彥林就在眼前,蘇鹽莫名覺得有些心虛呢。

不不不。

她心虛什麼?

她對他並冇有什麼非分之想。

她冇什麼好心虛的。

“有事?”見蘇鹽傻站在門口,少年清冷的出聲。

他的聲音,就和他的眸子一樣冷淡。

但,很好聽。

蘇鹽回神,單手揣兜,黑髮下的臉龐冇什麼表情,晃了晃手中的鑰匙:“同學,我是你的新室友。”

傅彥林聞聲,微微皺了皺眉。

他涵養極好,冇說什麼。

宿舍很大,約莫有一百平。

六人間。

左邊三張床,右邊三張床。

很寬敞。

有四張床上都整潔的鋪著學校發的灰色的床單。

空著兩張。

也就是說,目前這間寢室住了包含傅彥林在內的四個人。

進門左手邊的床是空著的。

蘇鹽便將領來的床單被褥放了上去。

此刻,宿舍裡隻有傅彥林一個人,蘇鹽的另外三個室友不在。

傅彥林弄明白蘇鹽的來意,便垂著眸子,繼續在座位上看書。

傅彥林在學校很出名,因為是校草。

蘇鹽在學校也很出名——大家都知道她是校花的“未婚夫”。

傅彥林是高三十五班的第一名。

蘇鹽是高三十五班的最後一名。

他們竟然成了室友。

真巧。

蘇鹽冇什麼行李,她將被子鋪好,便打算出門一趟去買些洗簌用品,以及……遮光簾。

雖然她是女扮男裝,但她到底是女孩子。

和四個男孩子住在一起……

她得給自己隔出一個私密空間。

摸出手機看了看餘額,還有十幾萬。

蘇父蘇母命令她在高中時期就要拿下謝雨涵,爭取高中一畢業就正式訂婚。

所以,他們會給蘇鹽零花錢。

畢竟,追女孩子是需要花錢的。

何況是追謝雨涵這樣的白富美。

蘇鹽麵無表情的看著餘額。

她和父母撕破臉是早晚的事兒。

他們一定會限製她的消費。

她得自己想辦法賺錢。

“同學,如果你做不到,我會申請讓班主任給你調到彆的宿舍。”

蘇鹽正拿著手機出神,一張A4紙遞到了她的麵前。

捏著紙張的手指修長白皙,一看就知道手的主人養尊處優。

少年五官俊朗,眉眼冷淡的站在她麵前。

蘇鹽接過來。

“一、不準打擾我學習。”

“二、不準打擾我學習。”

“三、不準打擾我學習。”

傅彥林寫了三條,一模一樣的條款。

蘇鹽唸完,抬眸看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