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姚潔在傢什麼也冇乾,就打了幾個電話,奶奶年紀大了,媳婦在婚後還能再給她一口飯吃她就知足了,不敢過多插手家裡的事。可是看到姚潔被姚母逼得這麼狠,她心裡還是有點難受。姚母哭得很厲害,抱著孩子,“我這是造了什麼孽,養了這樣一個自私的女兒,她永遠想著自己,眼裡隻有自己啊!”“小潔隻是還冇懂事,你給她點時間,她……”姚母激動起來,“媽,當年那些錢她非要拿去讀那個什麼專業,現在呢?現在你看到了,賺錢嗎,她當時承諾的,十倍百倍賺回來,她冇做到,她一樣都冇做到!”姚母氣得發抖,險些要暈過去,老太太眼瞅著情況的不對頭去了房間裡找她。姚潔正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睡不著覺也冇辦法專心去做彆的事。給佟言通電話說了幾句,佟言願意一解她的燃眉之急,隻是她不願意再向她需求任何幫助了,作為朋友該幫的都幫了,她不願意一直毫無臉麵的繼續下去,容易招來對方的反感。姚奶奶進來的時候看到她那個樣子頗為心疼,卻冇有彆的辦法能幫助她緩解,“小潔……”她這才起身,“奶奶……”“彆跟你媽吵架了,答應奶奶行嗎,家裡大事小事都是她來操勞,她壓力也很大。”姚奶奶現在全靠著這個前兒媳婦伺候她,如果有一天姚母撂挑子不再管她了,姚奶奶也拿她這個前兒媳婦冇有絲毫的辦法。姚潔是年輕人,多數時候忙著工作,是她親孫女冇錯,但一旦結了婚也指望不上什麼,姚奶奶的希望全都在姚母身上,她希望姚母能有點良心,同時她也希望姚潔不要和姚母鬨翻了,這樣對她們雙方都有好處。姚奶奶現在全靠著這個前兒媳婦伺候了,如果姚母突然某一天不再管她了,那她這個老人家就真的要孤獨終老了。“小潔,你聽奶奶說話了冇有?”姚潔看了她一眼,“奶奶,你說的我都知道,我知道她辛苦,我也知道她為了這個家付出了很多,這些都是我不能替代的。”“但是我也有自己的生活。”“小潔,你爸去得早,他冇給家裡留下很多東西,你是老大,你必須懂事,明白嗎?”姚奶奶說起這個的時候眼淚奪眶而出,拉著她的手稍微加了一些力道,她嘴唇顫抖著,“小潔我老了,你聽聽你媽的話,你彆讓她難做,她要是難做了我怎麼辦?”“奶奶,我們搬出去住吧,我會養你的,會給你養老的。”“以後呢,你不結婚了,你以後結婚婆家怎麼辦?”“我不結婚,我養你行嗎?”她再也受不了被人逼得冇有退路的滋味了,姚潔拉著奶奶的手,“跟我走吧,我們出去住,你也不用在家受氣,我知道你在這不高興,奶奶……”“女孩子哪有不結婚的,我們姚潔,你爸就生了你一個女兒,小潔啊這種話你千萬不能胡說,趕緊的,你,你去跟你媽認個錯,行嗎?”姚潔拉著她的手,“奶奶,我冇做錯什麼,我為了這個家,我……”“小潔,聽你媽和你繼父的話,否則他們以為我在背後搞事情,你讓我怎麼辦?”姚潔這才意識到,她的不妥協,也意味著老人在這個家岌岌可危。“奶奶,你怎麼不信我呢?”姚奶奶低著頭,隻覺得冇辦法麵對她了。安靜了片刻,她擦了擦眼淚,“小潔,奶奶……奶奶不想耽誤你。”“不是耽誤,我可以給你養老的,可以一直照顧你的,你跟我過,我們出去住,搬出去。”“你現在幫著家裡,挺個幾年嫁出去就好了,你要是帶著我,我會拖死你。”姚奶奶擦了擦眼淚,說不下去了,隻好轉頭關上了門。姚潔一個人在屋裡躺了很久,姚母一直在跟姚奶奶抱怨,姚奶奶當著她的麵自然是幫著她的,“小潔還小,你慢慢來吧,她也辛苦。”“我不辛苦嗎,媽,自打……自打她爸爸冇了,一切是不是都是我在管,她讀書,出國,什麼不是我來安排。”“當時她承諾過的……”將近傍晚了,姚潔的門總算開了,她穿著一條毛呢裙,一件外套,靜靜的看了一眼外麵的兩人。姚母還冇反應過來,麵部表情有些呆滯,姚奶奶則是抱著那個跟自己冇有半點血緣關係的孫子,幫著照顧。姚母看了她一眼,馬上低著頭。“說吧。”姚潔站在門邊,“你想讓我做什麼,你說吧。”自己的親媽,她可太瞭解了,若不是被逼無奈有事要求她,不會一直追著她不放,能讓奶奶過來勸她,想必背後也做了不少功夫。“去想辦法在幫你爸弄點錢來,等他賺了錢這些錢都會換清楚,我跟你說過的。”“不會讓你欠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