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夏月當下就道:“不為難。”在後方,又不會讓她的姑娘們有性命危險。保家衛國的事情,誰說必須男子?女子也可以!楊夏月道:“我會再抽調一部分人過去。”陸相很是感激:“多謝。”楊夏月淡淡道:“不用謝我,這國家不是陸相一個人的國家,也有我的份。”陸相看著楊夏月,忽然間就覺得,眼前之人總是用平平常常的語氣說話,但是說出來的話,卻給人一種熱血澎湃的感覺。他到底是老了。以後這江山,這天下,都要交給年輕人了。轉日楊夏月上朝的時候。蕭如遠就道:“我要往前線送一批軍糧,不知道誰能負責押送?”就在此時,有人自告奮勇地站了出來:“臣願意。”楊夏月看了那人一眼,那人姓林,叫林懷止。是皇城禁衛軍的人。蕭如遠點了點頭:“好,那你就去吧。”“不過戰事吃緊,若是這樣下去,這軍糧可能不夠,諸位可有什麼好的辦法?”蕭如遠問道。就在此時。一直在文武百官最末尾的一個人站了出來:“臣願意捐錢糧。”眾人看了過去,說話的是申景楓。如今申景楓和楊夏月算是合作關係,酒樓上的分賬算是很明白,所以申景楓要捐,也是捐他自己的那部分。楊夏月當然冇有什麼意見。更何況,三軍統率還是她的夫君。於是楊夏月就道:“我也願意。”她雖然不缺錢花,但家中存錢並不算多,因為她供養各大女醫學堂,也是需要不少花費的。陸相思索再三,也道:“臣也願意。”“覆巢之下無完卵?若是我城破了,那所謂的新皇真的來了建安,我們家中的錢財守不住,妻妾兒女守不住,連自己這條命都守不住!”陸相沉聲道。此言一出,還有私心的人,也多了幾分動搖。“我們也願意。”一時間,朝堂上響應者眾多。就算是有人不願意,在這樣的情況下,也不得不張口說上兩句願意的話。糧草已經收拾好,轉日林懷止就帶著軍糧上路了。不曾想,冇有三日的時間。林懷止就派人回來傳信。在皇位上的蕭如遠臉色鐵青:“什麼?軍糧被人劫了?”蕭如遠氣得都站了起來,怒聲道:“廢物!都是一群廢物!”楊夏月的心也一沉。這前線打仗,陸雲淮如今占上風,可若是軍糧補給跟不上,那就算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常勝將軍,也冇辦法吧?她當下就道:“陛下,還請派人去徹查此事,追回軍糧。”楊夏月想了想就道:“若是陛下信得過臣,臣願意率領監察院眾人前往。”楊夏月已經想過了,這事兒她不放心任何人做!她必須親自做!蕭如遠當然放心。因為冇有人比楊夏月還讓人放心了。且不說之前楊夏月辦的事情,都是以小博大,讓天下安寧的大事兒。就說誰最喜歡打勝仗?那楊夏月肯定算一號人物。“這事兒就交給你。”蕭如遠一臉凝重。楊夏月領旨,就帶著監察院眾人出發了。她知道,在戰場上時間就是勝利,軍糧就是根本,耽誤不得!與此同時,楊夏月派出去的醫護隊伍,也已經出發兩日了。楊夏月很快,就到了軍糧丟失的地方。這是一處叫做萬和縣的地方。林懷止看到楊夏月的時候,當下就跪在了地上:“還請淮王妃降罪!”楊夏月把目光落在了林懷止的身上,隻見林懷止的臉上帶著明顯的傷痕,看樣子是遭遇了大難。他約莫三十多歲的年紀,此時一臉憔悴之色。楊夏月擺擺手:“好了,起來說話吧。”林懷止道:“淮王妃,您不怪我?”楊夏月的聲音冰冷:“怪不怪你不是我說的算的,是要問問陛下,問問朝堂上的文武百官,問問前線殺敵的將士們,還有這些被將士們保護的百姓!”楊夏月怎麼可能一點都不生氣。林懷止既然請命,那就應該把事情做漂亮。這冇有本事,還要攬瓷器活,事情辦砸了,還想大家一點都不責怪嗎?就算是楊夏月這個人素來善良,也愛發善心,此時都很難用平常心麵對林懷止。林懷止知道楊夏月這是生氣了,於是就垂頭道:“淮王妃想要怎麼處罰,就算是砍了我的腦袋,我也認了!”楊夏月黑著臉:“冇人砍你的腦袋,你先告訴我,當時都發生了什麼。”林懷止連忙道:“我們押送的隊伍,走到這處驛站,就開始休息,喝了這驛站水井裡麵的水。”“然後人就都昏過去了,等著醒過來,糧草就丟了。”林懷止低聲道。有些不敢看楊夏月的眼睛。楊夏月黑著臉,怪她,她早不知道這是個廢物!難道不知道,押送重要物資的時候,大家不要一起吃飯飲水嗎?至少留下一半兒的人警戒!不過現在責怪林懷止也冇什麼用。萬一心理承受能力差,一命嗚呼了。她還失去一條追查這件事的線索。楊夏月道:“你仔細想想,可都什麼細節?昏迷之前和醒過來之後,可遇見什麼可疑人等?”“你不用著急回答我,一刻鐘之後我回來,你再告訴我。”楊夏月說著,就騎馬往遠處奔去。監察院的幾個護衛,連忙跟上。楊夏月騎著馬,在這繞了一圈,就開口道,對著身邊的人道:“來的時候我已經問過了,軍糧丟失的日子,下了雨。”“想要在雨天把軍糧從這裡運送走,不太現實。”“所以這軍糧,應該還在附近。”楊夏月分析著。“可就算是在附近,我們上哪裡查詢?用不用我們找到縣令,下令搜查整個萬和縣?”潘成問道。楊夏月搖頭:“先不用著急。”搜查是最後,最萬不得已的辦法了。因為賊人也不傻。既然敢對這麼多軍糧下手,那就應該早就打算好藏軍糧的地方了,是不會讓人輕易搜查到的。楊夏月騎馬回來的時候。林懷止連忙迎了上來:“淮王妃,我認真想了想,當初我們昏迷之前,這驛站之中,還有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