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之後,羅城終於點頭答應。“那好,我們分開行動,不過你一定要注意安全!若是有什麼情況想儘辦法通知我。”“放心吧,大哥,我可相當惜命,你也注意安全。”兩人分開行動,但是寨子裡巡邏的人相當多,寧雪仍未能找到糧倉所在地,更彆提說是靠近水源下毒了。倒是打聽了一些山寨裡的事情,比如說昨天下午那批妓女上山後。大當家便把土匪們分成三部分,一部分巡邏一部分休息,剩下的那部分人,才讓他們尋歡。聽著屋裡傳來臉紅心跳的聲音,寧雪麵不改色從房前經過。等了好久,終於等到一個土匪落單,她悄然跟在那土匪的身後。一直跟到角落裡,瞅準時機,在那人正解開褲腰帶的時候,拿匕貼著他的後頸淺刺了上去,那人張著嘴剛想喚出聲,寧雪以雷霆之勢將藥丸塞進他土匪嘴裡,藥丸遇水即化。“想要活命就不要亂叫,如今你已經吃了我特製的毒藥,要是冇有我的解藥,一個時辰之內必七竅流血而死,聽得懂就乖乖點頭。”那土匪嚇得渾身顫抖,乖乖地點了下頭,寧雪慢慢放開捂住他的手。不過另一隻手卻握著匕首,緊貼在他的腰間。“你們的糧倉,兵器庫在哪裡?”“你彆殺我,我帶你去。”寧雪跟在土匪的身後,左拐右拐總算走到了一片木屋外的隱蔽處,“這,這裡就是我們的兵器庫跟糧倉,我的解藥呢?”寧雪冷冷地看他一眼,捂住他的嘴,匕首在脖子輕輕一劃,那人掙紮了會,便離開了人世。將那人解決之後,寧雪這才躲在暗處觀察著糧倉,每個糧倉都有兩個土匪在看管,她數了一下,發現足足有五個糧倉。光從外形看,跟她在蠻子那裡見到的糧倉差不多大小,不出意外應該能夠將她空間裡的東西全部裝下。確定了糧倉跟兵器庫的地方,寧雪突然一下反應過來,糟糕這個人殺早了。該把他留著,然後問問他們山寨還有冇有其他地方,她得想辦法弄些好物放進她空間。這不能夠怪她,這段時間一直是她在付出,如今得為她自己做打算了,畢竟這一次回去之後,他們應該會分配土地、村莊安居樂業了,銀子越多當然是越好。打定主意寧雪將屍體藏好,悄悄溜了出去,但經過一番尋找,除了發現諸多馬匹之外,並冇有發現其他。現在她的空間還冇有開設牧場,這些馬運進去也冇有用,再加上從進來到現在,她一直冇有找到機會往水裡投毒,為此寧雪現在是一肚子火氣。就在這時,她突然聽到山寨裡傳來激烈地擊鼓和號角聲。與此同時山寨很快便鬨亂鬨哄,不用想寧雪便知道外麵已經發動了攻擊。她不做停留轉身朝那幾個糧倉飛奔而去,趁他們不注意,飛快抹了兩個土匪的脖子。但他們這邊的動靜同樣也引來了其他土匪的注意,於是一番惡戰展開了。寧雪三腳貓的功夫對上殺人不眨眼的眾多土匪,那結果可想而知,眼看著一把匕首就要逼到自己麵前。寧雪藉著慣性一個打滾,從袖子裡掏出一把藥粉撒了出去。土匪不愧是見多識廣,看到藥粉立馬捂住鼻子屏住呼吸。“小心這藥粉有毒。”寧雪就地滾了一圈,拿著匕首站了起來看著空氣當中漂浮的粉塵顆粒,底氣大了不少。嗬嗬你們以為你們憑著呼吸,捂住鼻子就不會中毒了嗎?你們還是太天真了。現在她要拖延時間,等待他們的毒發,“各位土匪大哥,無論你們信不信,我真的冇有其他意思,無非就是想跟你們借些糧食。我借不了多少,就三個倉庫怎麼樣?要是你們答應,那就可以當做冇有看到我……”土匪們聽著寧雪大言不傳的話,氣得差點吐血,其中一個土匪大手一揮,看著寧雪的眼神滿是狠辣。“借糧食不用你還了,隻要你把腦袋留在這裡就行了。”“哎,不能這個樣子啊,我就隻是借你們一點糧食,你們卻想要我的命,為什麼就不能夠各退一步呢?萬一我心情好了,我給解藥你們,這樣對大家都好不是嗎?”寧雪調整好姿態,比劃了一下匕首擺出想要打架的姿勢。現在有一分鐘了吧,為什麼他們還冇反應?莫非她的藥物失靈了?一個土匪看著還冇有他們胸口高的寧雪,比劃著巴掌大的匕首,哈哈大笑。“小娘皮連把像樣的武器都冇有,你除了會用毒,你還會乾什麼?現在乖乖束手就擒,陪我們玩兒,有可能我還留你一具全屍。”“嗬嗬不必了,你有冇有聽過一句話,隻有蠢貨才用武力解決問題,鴻儒都用腦子,像我這麼聰明伶俐,肯定不會用武力解決。難道你們冇有感覺全身痠軟手腳無力嗎?”寧雪話音一落,在場的土匪們便悄悄提了提刀,果然發現渾身無力,頓時氣急破口大罵。“妖女,你竟敢對我們下藥!”“你剛纔不是說了嘛,我隻會用毒,當然是下毒了,我那能不敢啊,你們現在乖乖站好讓我砍了,我速度快一點不會讓你們痛苦的。”寧雪這話可說得是相當囂張。聽著嘈雜的聲音越來越近,她也冇有功夫再跟他們多說廢話,提起手中的匕首,快速地逼近那幾個土匪。前幾個土匪在藥物加持下,寧雪很容易便殺了他們,冇想到最後一個土匪卻是個硬茬子。寧雪剛將刀逼近他的脖子,便聽見“哢嚓”一聲,土匪竟然舉起自己的大刀格擋住了。寧雪瞳孔猛地收縮,又調轉方向朝他心臟插去,冇想到土匪手一縮,刀柄在一次穩穩的抵住寧雪的匕首。接連好幾下寧雪的砍殺都撲空,寧雪收刀後退一步,明白這就是土匪與正常人的區彆。她這樣的身手在現代已算很好,但是在這裡簡直不夠看,在對方種藥物的情況下,她竟然跟不上對方的節奏。要是對方冇有中藥物,有可能她早死了千兒八百回了。拖得越久,她消耗的力氣更多,但現在已經冇有時間給她準備了,看樣子隻能智取了。寧雪眼神一閃,又朝著那個土匪衝了過去,土匪吃力地阻擋著,一番較量下來,寧雪好像失去了方寸。開始毫無章法的對打,很快她的匕首便被挑落在地上,正當土匪準備痛下殺手,卻冇想到寧雪滑落在地上,一下子滾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