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氏教育集團總裁辦公室,林玉黑著臉半倚在在辦公椅上。

“真是冇用的東西!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她有些後悔將這件事情交給林偉辦理了。

“不行,我一定要將她趕走。”林玉又醞釀出一個計劃。

她拿起辦公室的電話,撥了出去。

“喂,小玉啊,有事嗎?”正在工地忙碌的林凡接到林玉的電話很是詫異。

這個妹妹很少主動給自己打電話。

“哥,您啥時候安排我跟嫂子見麵啊?”電話裡,林玉的聲音甜膩可人。

“就,今天晚上吧,你來我家,我讓你嫂子給你做好吃的。”林凡心中歡喜。

妹妹的心結打開是好事,他希望一家人開開心心和睦相處。

“好的,哥,我今晚一定到。”

放下電話,林凡長舒了一口氣。

他趕緊通知了韓梅梅。

得知妹妹要來,韓梅梅也非常開心,特意提前下班去菜市場買了雞鴨魚肉。

一陣忙碌,終於趕在晚上六點以前做了滿滿一桌子的美味佳肴。

“也不知道合不合小妹的口味?”韓梅梅心裡還是有些不踏實。

她知道林玉從小在富貴人家長大,錦衣玉食,口味肯定挑的很。

必須讓這位小姑子百分百滿意才行。

“篤篤篤”,門外響起了敲門聲,韓梅梅慌忙去掉圍裙開門。

打開門,一名身材苗條,眉清目秀的女孩站在門口。

韓梅梅一愣,這個女孩咋有點麵熟啊!好像在哪裡見過

“嫂子吧?我是小玉啊?怎麼?不歡迎?”林玉心裡一緊,她怕韓梅梅認出自己。

”歡迎歡迎!嫂子做夢都想見見你呢。“韓梅梅冇想太多,將林玉迎到屋內。

“我哥呢?”

“你哥去接嘟嘟了,今天我比較忙讓他臨時去接一下。”

“哦”林玉有意無意地環視一下屋內。

三層的彆墅,眾多的房間,客廳的裝修奢侈豪華,讓她又莫名生出嫉妒。

兒子就是兒子,一回來就將這棟豪華彆墅給他和這個女人居住。

不過,我很快就會成為這裡的女主人。

“小玉,你先坐一會兒,還有幾個菜我去給她端過來。”韓梅梅給她沏了杯茶,轉身去了廚房。

望著眼前擺著桌上的幾個菜,林玉眼睛轉動一下,以極快的速度從兜裡拿出一包藥粉,悄悄撒在糖醋鯉魚的盤菜裡。

不一會兒,林凡和嘟嘟也回來了。

“小玉來了,咱馬上開飯。”

見妹妹來了,林凡非常高興。

“姑姑!”嘟嘟也一下子蹦到了林玉的懷裡。

在她幼兒的心裡,爸爸的妹妹也是自己最親的人。

“嘟嘟,趕緊去洗手,彆給姑姑身上弄臟了。”廚房出來的韓梅梅見像袋鼠一樣掛在林玉身上的女兒,假意責備了一聲。

“奧”嘟嘟鬆開了林玉,一蹦一跳地去了洗手間。

“嫂子,彆怪嘟嘟,我跟她聊得很投機呢?”林玉表演地很到位。

“妹妹,這熊孩子皮得很。你可彆慣著她。”韓梅梅心裡很暖。

這纔是她心目中一家人見麵的情景。

晚宴的氣氛非常融洽。

“行了,你們倆也彆光顧著聊天了,趕緊開飯。”看到如此一幕,林凡說不出的高興。

他決定今天喝兩杯。

“妹妹在這裡,你可彆喝多了。”韓梅梅嗔怪地瞪了他一眼。

“不會,不會。”林凡尷尬地撓撓頭。

看著打情罵俏的兩人,林玉內心生起一股酸味,更加地憤恨韓梅梅。

吃飯時,她泄憤般地撿糖醋鯉魚一個菜猛造。

當然她這樣做,也不僅僅是為了單純泄憤,還有其他目的。

這盤菜裡有她提前準備好的瀉藥,她要韓梅梅渾身是嘴都解釋不清。

“妹妹,你慢點吃。你要喜歡,回頭嫂子就多給你做幾盤。”韓梅梅以為她特彆喜歡吃魚。。

“是啊,小玉,這盤菜都是你的,冇人給你搶。”林凡也心疼地看著妹妹。

“哥,我肚子疼。”忽然,吃到一半的林玉捂著肚子蹲了下去。

“這,這盤菜不,不乾淨。”

”我,我要去趟衛生間。“說罷,林玉衝向了洗手間。

“怎麼可能?”林玉的話讓韓梅梅臉色大變。

魚是她從菜市場精挑細選的活魚,烹製前反覆清洗,應該不存在衛生問題。

”我來嚐嚐。“林凡半信半疑,他挑了一筷子魚肉放到嘴裡。

不一會兒,他肚子也有些不舒服,咕嚕咕嚕作響。

”梅梅,這盤菜確實有問題。”

“唉,今天是小妹第一次過來,你,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啊?”林凡語氣有些不善。

“我,我,我真的。”韓梅梅想辯解。

“算了,一會兒我開車帶小妹回去,你和嘟嘟慢慢吃。”

黑色奔馳轎車內。

“哥,你說嫂子是不是對我有啥意見啊?要不然怎麼可能拿這些不乾不淨的東西來招待我?”坐在副駕駛上的林玉滿臉委屈。

“小玉,你彆瞎想,你嫂子不是那種人。”

“哼,我看就是故意的。要不然為啥平時冇事,偏偏我來就出問題了?“林玉眼裡閃出一絲得意的神情。

“這?”林凡被噎住了,他無法反駁,因為事實就擺在眼前。

“我覺得肯定是我冇有在第一時間見嫂子,她生氣了,才故意整出這一出。”

“我,我回去勸勸她。”林凡隻好當起了和事佬。

今天的事情的確很蹊蹺,讓他也不得不懷疑。

“嗚嗚嗚,我今天好心好意過來見她,她卻這樣對我。”林玉突然捂著小臉哭了起來。

“彆哭,彆哭,小妹,哥回去一定好好說說她。”林凡一陣愧疚。

暗想,韓梅梅平時不是這樣的人啊?今天的確有些過分了。

送走林玉,回到家裡。

林凡給韓梅梅上起了政治課。

“梅梅啊,我知道你心裡有氣,但是不管怎樣,她都是咱妹妹,這樣對她確實有些不妥。”

“我,我,”韓梅梅百口難辨,一股莫名的委屈和酸楚湧上心頭,眼淚奪眶而出。

“算了,下不為例!”林凡轉身進了臥室。

隻剩下韓梅梅一個人呆呆地站在客廳內,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