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問題,你不是去和人打架了嗎?為什麼會在這裡?”初夏眨了眨眼睛,問他。“我受到圍攻,戰敗,是她救了我。但我的本源在與元素同化,她想了很多辦法都冇有用,隻能把我封印在了這裡,才讓我活到現在。”裁決之神說的好像不是自己的事,讓初夏一陣撇嘴。但還是問出了自己的第二個問題,“第二個問題,你怎麼知道我會來?我總覺得你很眼熟,我們在那裡見過嗎?”“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你,隻能說,時機到了,你自己就知道了。”裁決之神很神棍的說,不,他就是神。“好吧,你贏了,第三個問題,你剛說,天辰本就屬於我是什麼意思?”初夏看著裁決之神的臉,想要看出什麼,卻是失敗的。“他現在叫天辰了嗎?果然啊。隻有和你的力量結合,他才能成為真正的神獸。”“什麼意思?”初夏不解的看著裁決之神。“我剛感覺到,天辰的幻獸,裁決神獸已經誕生了,而且是神獸一級,在我身邊,天辰不管強大到什麼地步,他們都冇有出現過,這就是證明。”裁決之神輕笑,初夏看了看情戀,天辰真的是屬於自己的嗎?“好了,該問你最想問的問題了。”“不著急,我說義兄,有什麼辦法可以救你嗎?”初夏搓了搓凍的發紅的手。裁決之神可是自己的一大王牌,不管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都得把他救出去。“我自己也不知道有什麼辦法。”裁決之神苦笑了一下,“義父他們還好嗎?”“他們都很好,但是很想你,我把我丈夫和孩子留在那裡陪他們了。義兄,我現在最想知道的是和神界的戰爭,我要怎樣才能確定百分百贏?我不需要大概、可能的結果,我需要的是百分百,我不想我家人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初夏淡淡的問這個裁決之神認為最重要的問題,因為,在初夏的心裡,隻有她的家人和朋友纔是最重要的。她會參加這場戰鬥,也完全是因為父神和母神,他們兩口子對她不錯,她才答應接下這個燙手的山芋。現在,她已經把自己和家人捲進了這場戰鬥,她要百分百消滅所有的敵人,哪怕付出再多的代價,她也要成功,她要保護好她的愛人,她的孩子,她要把所有的麻煩扼殺在萌芽中,這就是她,魔女的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