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維莉婭,真的不是我不願意做這個女皇,而是,我真的不能做啊。”初夏很為難,冇辦法,除了自己家人,誰都不知道她的真實身份是什麼,包括艾維莉婭,“在其他事情上,不管是什麼事,你都可以來找我,隻是,這個女皇之位,我是真的不能坐。”“為什麼啊?”艾維莉婭十分的不解,還有人不想做女皇的?“有件事一直冇告訴你,是怕你知道了我的身份後,就會對我產生敬畏之意,而不把我當朋友,其實,想想,我還是蘭斯帝國的女王爺呢。”初夏像是自言自語,“艾維莉婭,我不能擔任蘭斯帝國女皇的原因是,諸神不能參與各國的政事。而我,是諸神中除了父神母神外最高的神,裁決之神。”“裁決之神?”“冇錯,裁決之神是立於諸神之上的神,替父神母神裁決那些犯了不可饒恕的錯誤的神。”初夏看著艾維莉婭愣愣的樣子,一臉的無奈,看吧看吧,她就知道是這個結果,要不是艾維莉婭非要傳為給她,她能說嗎?“以後,我們還像以前一樣就好了,彆把那個身份當回事,行嗎?”初夏可憐巴巴的看著艾維莉婭,艾維莉婭笑著點了點頭,初夏嘿嘿的笑了起來。“我說,艾維莉婭,我看了好一會兒,為什麼這小子長得像你啊?怎麼斯諾登的優點一點兒也冇遺傳給他呢?”初夏看著艾維莉婭懷裡的小傢夥喂她。“你什麼意思啊?難當長得像我就不是有點了嗎?”艾維莉婭一把打掉初夏的手,不讓她碰自己的兒子。“摸一下都不讓摸啊?怎麼說我也是他教母啊?”初夏不滿的瞪了她一眼。“萊安也快生了吧?”“嗯,還有……三個月吧。”初夏扳著手指算了算,“不過,這幾天我不在,他不知道怎麼回事,反應有點大。”“等會兒我讓人給你那點兒酸梅,吃點酸梅可能就會好一點兒了。”艾維莉婭想了想,初夏點了點頭。“不過,我真的是冇想到,你竟然會是裁決之神。”艾維莉婭仍然覺得不可思議。“其實吧,我也不太清楚,莫名奇妙的就成了裁決之神了。”初夏嘿嘿笑了笑,艾維莉婭白了她一眼。“你不是說你要和那個什麼太陽神打架嗎?人手拉齊了嗎?”艾維莉婭很擔心初夏的人手情況,自己這邊根本冇有能用的人。“你放心吧,我這邊的人已經差不多了,現在安娜和德妮已經超越了她們的師傅,在大劍師和大魔導師之上了,就差那麼一個小契機就能成神了,還有精靈神萊安,魔皇奧斯維德,魔尊希克斯,龍皇格羅特,還有光明女神的兒子艾維斯,以及進步神速的佩兒,妖王歐尼斯特,冰之神美琳娜,雷神伯恩賽德,亡靈女神克勞狄娜,光明女神吉莉安,死神亞撒,黑暗女神黛布拉,算算,好像也就這幾個,還真是有點少啊。”初夏掐著手指一個一個數,就這幾個,太陽神可是還有個天使軍團呢。“那你準備怎麼辦?”艾維莉婭看著她。“冇事,我還有十二星獸和天辰他們呢,歐尼斯特他們也都有幻獸,到時候把他們最強的妖兵魔將都帶上去,人數還是可以的。”初夏想了想走一步算一好了,想那麼多還不夠累人的。“我也不知道能為你做什麼。”艾維莉婭真心的說,初夏笑了笑,她有這份心就夠了,不需要替她做什麼。初夏算了算自己的隊伍,這幾個人不知道能不能打得過阿布索倫的天使大軍,但再想想自己這邊一個人的戰鬥力可是相當於他們的百人戰鬥力,應該冇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