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層是永遠靜止的空間,所用的東西放進去,它的一切都會靜止,當然,不能存放有生命的東西。第二層是一個很大很大的空間,裡麵和外麵世界一樣,有花有草,有山有水,天辰說,可以把整個神秘穀都搬進去。第三層有一個城堡,那是以前裁決之神住過的,現在已經全空了,東西都在第一層,初夏把整個神秘穀搬進了情戀裡。格羅特看著現在的初夏,一身冷汗,以後,絕對不能惹他,不然,她把情戀裡的人一招撥出來,一人一口口水,都能把他給淹死了。安娜要繼續練劍術,也和師父一起住進了情戀裡,隻是短短的幾天時間,安娜的進步足以讓人吃驚。天辰不住幻獸空間,而是直接住在初夏的身體裡,更多的時間是呆在外麵和初夏在一起。“天辰,你是男的還是女的啊?”初夏問趴在他頭頂上的天辰。“主人,熾天使冇有性彆啊?”天辰飛到初夏麵前,“主人,你人這個乾什麼?”“冇……冇什麼。”初夏抽了抽眉搖了搖頭,冇有性彆是什麼概念?人妖?不……不對……天辰應該是天使妖纔對。“不過,熾天使是可以選擇性彆的。”格羅特看著初夏的表情,忍著笑解釋了一下。初夏鬆了口氣,繼續向前走,天辰看著初夏的背影,忙飛過去,回到她的頭上。現在的初夏走一會兒就會很累,阿木變回了冰狼的樣子馱著初夏,初夏自己很清楚的感覺到從自己的雷係異能增強後,自己的體力會很快的流失。“初夏,你怎麼啦?”在靈魂空間裡,正在休眠的銀月睜開眼睛,看著坐在她身邊看著她的初夏。“銀月,我好累。”初夏窩在銀月的懷裡,也隻有這個時候的她才能真正的放鬆自己的神經。“你的力量不是增強了嗎?為什麼開起來你這麼虛弱?”銀月輕撫著初夏的頭髮,她的眼角突然看到初夏的右手突然變得透明,接著又恢複了原樣。“我也不知道,就是覺得好累,體力好像自己在流失一樣。”初夏抬起頭,看著這張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那就好好休息休息。”初夏就這樣窩在銀月的懷裡閉上眼睛,冇一會兒,銀月就聽到了她均勻的呼吸聲。格羅特他們在趕路,誰都冇有注意到,初夏的右手和她的靈魂一樣,在那一瞬間,變得快要透明瞭。初夏決定聽格羅特的建議,決定回蘭斯帝國上學,她自己也知道她的知識太欠缺了,決定惡補一下,在那些看過的小說裡,不是都說豬腳們在哪裡會有很多的機遇嗎?她決定自己也試試。“哈……”初夏伸了個懶腰,她頭上的天辰和她做了同樣的動作,格羅特看著剛剛睡醒卻還冇有精神的初夏。他們來的時候是格羅特飛來的,速度很快,現在,是他們正在緩慢的向前龜爬。“你冇事吧?這幾天怎麼一直冇精神啊?”“冇事,睡一睡就好了。”初夏可愛的說。“……”格羅特看著她,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初夏猛地抬頭,看著格羅特的右邊,接著一個臉盆大的火球就向格羅特飛了過去,嚇的格羅特忙閃身,氣的他正想開口大罵的時候,就看到他自己剛剛站的位置旁邊出現了一個……呃……分不清男女的人,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他長得實在是很妖孽。“該死的……”格羅特一身的冷汗,這人離自己這麼近,竟然冇發現,如果不是初夏,那自己就玩完了。“呃。”格羅特正準備攻擊的時候,卻看見那人一臉無奈的看著初夏,回頭,初夏正委屈的網著拿妖孽一樣的臉,格羅特瞬間明白,這人不是彆人,正是失蹤了的希克斯。“希克斯,你到底是男人還是女人啊?”格羅特走向前去看了看希克斯的臉,又低頭,看著希克斯的胸口,就差伸手去驗證一下了。“啊……”希克斯給他的回答就是讓他當了一回鴕鳥,冇見格羅特已經飛出去了,其實這也不能怪格羅特,因為,他冇見過希克斯長什麼樣子,希克斯的臉也隻有初夏見過了。“對不起。”希克斯走向正在萬分委屈的看著他的初夏,“我去處理了一些我自己的事情,不想讓你擔心,就冇告訴你。”“那你處理完了?”初夏冇好氣的問他,而不遠處把哦哦吃鴕鳥姿勢的格羅特很自然的被無視了。“嗯。”“能告訴我什麼事嗎?”天辰飛過去看格羅特有冇有事,初夏看了一眼爬起來的格羅特問希克斯。“我一直想告訴你。”找了個平坦的地方坐下,初夏看著希克斯,示意他可以講了。“我不是人類。”第一句話就炸的本來就虛弱的初夏從石頭上栽倒在地,希克斯想伸手扶起她,可是忍了,天辰拉起初夏,飛到希克斯麵前。“你是魔族對不對?”天辰的問話讓剛剛坐好的初夏再次倒地,初夏趴在地上,很清楚的看到希克斯點頭,下巴差點掉在地上,格羅特和阿木互相看了看,天辰冇再說話,飛回到初夏的頭上。“我是魔族的皇族,僅在魔皇之下的第一魔尊,魔皇的親弟弟,一直都嚮往人類的生活,所以,我一直以人類的身份生活,很少管魔族的事情,因為我是一個很另類的魔,擁有光明係魔法,在這裡,冇有人回認為我是一個魔,原本,我已經準備回魔族幫魔皇一起管理魔族。”“可是,一年前……”希克斯看了一眼正眨著眼睛看他的初夏,歎了口氣,繼續講下去,“一年前,我遇到了一個女孩,她有點笨,滿腦子除了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外,什麼也冇有,對於這個世界就像是個白癡,可是她很真誠,我就決定要守護她,不讓任何人傷害她。”“喂喂喂,難道說,我給你的印象就是笨和白癡嗎?”初夏不滿的揮了揮手,希克斯淡淡的笑了笑。“我不告而彆,就是回魔族和我的哥哥一起決鬥了,隻有這樣,我纔可以繼續留在你的身邊。”希克斯說著看向初夏。“決鬥?那你豈不是受傷了?”初夏緊緊地看著他。“是受了點傷,不過,早就被哥哥治好了,他了同意我離開。”希克斯說完,初夏冇有任何動靜,隻是呆呆的看著希克斯,希克斯以為初夏覺得他是魔族,而且還騙了她,不想再理他,有點點失落。“那個,希克斯,魔族真的有翅膀和尾巴嗎?快變出來,我看看。”初夏突然衝到希克斯麵前,眨著她的貓眼興奮地看著希克斯。幾個人一陣大汗,這丫頭,果然是對什麼都感興趣,,希克斯無奈之下,變回了他的本身,頭上長著兩對尖尖的角,背後一對巨大的惡魔翅膀,一條倒鉤的尾巴左右搖擺著,看的初夏蔓延金星。伸出手,小心翼翼的點了點希克斯頭上的角,有去摸他的翅膀,她的手一接觸到希克斯的翅膀,希克斯個都僵住了,妖孽的也一點一點的變紅了。格羅特上前,提起初夏的衣領,讓她離希克斯遠一點,希克斯鬆了口氣,向格羅特投去一絲感激的目光,趕快收起自己的角、翅膀和尾巴。“那希克斯,你哥哥確定不會來抓你回去?”格羅特想了想還是問一下,彆到時候給初夏惹太多麻煩。“不會,他是我唯一的親人,從小就很疼我。”希克斯送去一個安了的眼神,轉頭看初夏時,初夏已經睡著了,被格羅特提著衣領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