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溜進銀月的懷裡,在他懷裡蹭了蹭,可心看到自己老媽跟自己老爸撒嬌,邁開小腿就去找自己的弟弟們玩了,她可不想等下被自己老媽給扔出來。“你怎麼啦?”銀月揉了揉初夏的頭。“剛剛去見伯恩賽德了,冷。”初夏的手直接伸進了銀月的衣服裡,銀月任由著她胡來,把她抱在懷裡。“那你想問什麼?”銀月低頭看著她,初夏抬頭在銀月的唇上親了一下,又舒服的動了動身體。“嗯,有點問題,等會兒去問奧斯維德,他肯定知道。”初夏舒服的閉著眼睛。初夏看著對麵坐著的奧斯維德,對於她剛剛問的關於太陽神的事情,奧斯維德皺著眉,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太陽神可是和初夏有近似於搶妻的仇恨,如果告訴她,那她還不氣死了啊?“小奧同學,你什麼情況啊?看你的表情你一定知道什麼內幕對不對?”初夏拉著奧斯維德的衣領,奧斯維德轉過頭不去看她,他可是知道這傢夥的醋勁的,初夏看著他的表情,知道肯定有事。“我困了,要睡覺了。”奧斯維德拿下初夏的手,倒在床上就裝睡,初夏不滿的嘟著嘴,眼珠子轉了轉。“快起來,不許睡覺了,起來起來起來……”初夏拉著奧斯維德衣服,不讓他睡,奧斯維德無奈的睜開眼睛看著她。初夏委屈的看著奧斯維德,奧斯維德在這可憐兮兮的眼神下投降了。“其實,這個太陽神不喜歡女人,喜歡的是男人。”門外,隨著歐尼斯特的聲音響起,門也被推開了,歐尼斯特搖擺著自己的狐狸尾巴走了過來,直接窩在了床上。“啊?”初夏吃驚的張大了嘴,奧斯維德白了一眼歐尼斯特,歐尼斯特無辜的看著他,初夏在兩人之間來回看,得到了兩人共同的點頭,長大的嘴可以塞進一個雞蛋了。“不對呀,他不是有個兒子嗎?而且,還被我給殺了。”初夏越想越不對勁,如果他喜歡男人的話,怎麼可能會有兒子啊?難道他男女通吃?“他那個兒子是個意外。”奧斯維德很鎮靜的說,歐尼斯特笑了起來,初夏就更不明白了,意外?意外怎麼能有孩子啊?阿布索倫從來都是對女人不感興趣的,但是看到美男,他就一定要得到,大多隻是起初的幾天喜歡,而後就厭倦,一次,醉酒後,被一個女人給逆推了,也就這一夜,那個女人有了身孕。之後,阿布索倫更加討厭女人,把那個逆推了她的女人打進了地牢,直到阿布索倫的兒子出生,他把兒子留在了身邊,殺了他娘,對自己的兒子,他也從來是不怎麼管,不怎麼問。至於,他為什麼要和初夏結怨,奧斯維德冇解釋那麼詳細,隻是說,太陽神喜歡奧斯維德,奧斯維德和初夏在一起讓他很生氣,發誓,自己得不到的東西,就要毀了他,決不讓任何人得到。奧斯維德冇說的是,他拒絕了太陽神阿布索倫後,太陽神找麻煩,看到初夏的幾個男人,他都想去染指,所以初夏才和他成了冤家對頭。“原來是這樣啊,這傢夥真噁心,真是個大變態,以後要離他遠一些,變態會傳染的。”初夏打了個冷顫,冇想到堂堂的太陽神有這愛好,難怪那個天使統領對歐尼斯特也會感興趣,看來,真的是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奴才啊,真噁心。初夏看了看床上的兩個男人,“你們兩個要陪我一起睡嗎?”兩個人看著初夏快要流口水的樣子相互看了看,轉頭,一起下床就走了,留下初夏一個在床上發花癡。“真是,這些傢夥越來越壞了,我還是去找我的萊安好了。”初夏撇了撇嘴走了出去,溜進了萊安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