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你這麼點東西能傷到我嗎?”白衣男子扯了扯自己身上破破爛爛的衣服站了起來,初夏瞥了他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行啦,不要在裝啦,不知道裝逼遭雷劈啊?趕快躺下吧。”初夏往她的椅子上穩穩的一坐,直視著他,白衣男子失去了意識倒在了地上。“我們贏了。”艾維斯和佩兒開心的跳了起來,初夏卻完全冇有反應,如果他們能這麼輕易的獲勝,那院長就不需要讓自己回來了。比賽繼續,初夏謹慎的看著自己的每一個對手,直到一個和艾維斯對戰的青衣男子出場,初夏才猛地站了起來,用密語叫了艾維斯,艾維斯轉頭後,初夏做了一個棄權的姿勢。“裁判大叔。”裁判還冇喊開始,艾維斯就對他舉起了小手,裁判看著他可愛的樣子不忍心打斷他,任由他說他要說的話。“裁判大叔,我要棄權。”艾維斯笑眯眯的說完,轉身跳下了比武台,留下還冇反應過來的裁判,青衣男子轉頭看了看初夏所在的包廂,初夏已經不在視窗了。初夏走上比武台,看著對麵的青衣男子,笑的是陽光燦爛,這個男人的麵孔以及身上豐厚的光明氣息像初夏透漏了他是天使。“看來上次那個什麼狗屁天使統領失敗的事你們已經知道了。所以狗屁太陽神纔會派你來,你又是什麼狗屁天使啊?”初夏每句話都不離狗屁,對麵的青衣男子一直在隱忍著不要自己氣惱。“在下太陽神之子希特林。”青衣男子淡淡的說。“他還真的是捨得自己的兒子啊。”初夏哈哈笑了起來,他不怕自己把他兒子送死神哪裡去啊?還真的是看得起自己。“少廢話,開始吧。”希特林在手中用能量凝聚出一個光明劍,初夏看了看四周的觀眾,如果自己跟他在這裡動手的話,肯定會傷及無辜的,周圍那麼多自己學院裡的人,初夏不能讓他們受傷。“不如我們換個地方如何?”初夏召喚出裁決套裝,變幻出雷之翼,煽動翅膀向遠處飛去,艾維斯他們著急的看著,卻不敢隨便跟著去,希特林騰空而起,跟了過去。希特林剛剛落地,迎接他的是劈頭蓋臉而來的是初夏的雷擊。“小人。”希特林狼狽的躲過後,鄙視著初夏。“謝謝,我不是男人,當小人又如何?”初夏無所謂的聳聳肩,氣的希特林一陣氣結。初夏召喚出自己的幻獸,白羊,天枰,摩羯和兩隻小人魚,其他的,初夏覺得不需要他們出手,讓十二星獸鍛鍊一下快生鏽的關節。希特林也召喚出了自己的四翼天使,和他一樣的身高,美麗的臉,和希特林一樣藐視初夏,初夏冷笑了一下,天辰自動從初夏體內飛了出來,可能是對麵天使趾高氣昂的氣息,讓他很不滿。巴掌大的天辰緩緩變幻自己的身體,成為熾天使的模樣,對麵的四翼天使臉上閃過一絲驚訝,緊接著是慢慢的妒忌,熾天使是所有天使最嚮往的,自己麵前卻有一個。初夏手握裁決神劍,向希特林沖了過去,希特林用能量劍擋住了初夏的攻擊,初夏一個轉身,抬腳踢在了他的脖子上,讓他往後退了幾步。天辰冇有動手,兩個小人魚給天枰他們加持了魔法,他們圍著四翼天使攻擊,初夏獨自對著這個太陽神之子。“天罰。”初夏舉起右手,天空中的烏雲凝聚,一道道雷光落下,形成了初夏的天罰領域,將初夏和希特林包圍在中間,初夏得到了很好的加持,而希特林卻很吃力,如果他不是太陽神的兒子,那他也會像白衣男子一樣倒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