裡麵的人在忙碌,初夏等在外麵心亂如麻,不斷地祈禱希克斯和孩子平安。“銀月,希克斯怎麼樣?”銀月走去來,初夏急忙問,銀月搖了搖頭。“初夏,你要冷靜,魔皇在裡麵,他們肯定冇事的。”銀月拍了拍初夏的肩膀,初夏臉色有些蒼白。“希克斯的體質和我們不太一樣,所以,有些危險。”“我知道了。”初夏握緊雙拳,低著頭,銀月冇再說話靜靜的站在初夏的身邊。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希克斯仍然處於危險的狀態,初夏不時往裡看看,希望裡麵會有人跑出來告訴自己,生了。“媽媽。”可心和淩風一人一邊抱著初夏的腿,“媽媽,你不要擔心了,希克斯爸爸不會有事的。”可心仰著小臉看著初夏,初夏笑著摸了摸她的小臉,抱著他們坐下,慢慢的等。奧斯維德有些虛弱的走了出來,初夏看著他,想聽到好訊息。“我要休息一會兒,還得進去。”奧斯維德坐下擦了擦額上的汗,初夏冇再說話,看著希克斯的房間。“我不會讓他有事的。”奧斯維德看到初夏眼神中那滿滿的焦慮,想了想才說,初夏對他苦笑了一下。“我不會再讓他有這樣的危險了。”初夏緊緊抱著懷裡的兩個孩子,像是對自己說,又像是對奧斯維德說。“隻要孩子平安,讓他死他都願意。”奧斯維德留下這句話起身,又走了進去,初夏想著他的話,冇怎麼在意,孩子可以再有,但希克斯絕對不能出事。初夏感覺時間過的很慢很慢,一下午的時間,她彷彿過了幾年還要久。“魔皇,你休息會兒吧?”銀月看著一直給希克斯輸能量的的奧斯維德,奧斯維德搖了搖頭,他對初夏說過,不會讓希克斯出事,所以,他一定要做到。“你這樣下去,身體會受不了的。”萊安也有些擔心,他已經持續給希克斯輸了幾個時辰的能量了,這樣下去,希克斯冇事了,他就會被累垮。“我還行,你繼續你自己手上的事吧。”奧斯維德笑了笑,萊安歎了口氣,自己手上的動作。奧斯維德的臉色越來越差,誰也冇說什麼,都在祈禱,希克斯快點冇事,初夏在外麵坐立不安,猛的站了起來。“媽媽。你要乾什麼?”淩風奶聲奶氣的問初夏。“媽媽去給你們做點吃的,走吧。”初夏摸了摸淩風的頭,帶著兩個孩子走向廚房,她要做些吃的,等他們忙完了,肯定很餓,希克斯那裡自己幫不上忙,自能儘自己的能力了。從情戀拿出一些神秘穀中的蔬菜,在奧斯維德王宮的廚房裡就忙開了,可心和淩風乖乖的坐在一邊看著初夏上下左右的忙,一會兒洗菜,一會兒切菜,熬了粥,做了幾個菜,初夏滿意的笑了笑。盛了兩碗粥給可心和淩風,兩個小傢夥吃的歡,麵臉都是,初夏滿足的看著他們。“媽媽,好吃,還要。”淩風舉著自己的小空碗。“等爸爸他們出來了,在一起吃,好不好?”初夏蹲下身子,給小傢夥擦了擦嘴,淩風懂事的點了點頭。“哇……”剛剛走到院子裡,初夏就聽到了孩子的哭聲,她愣愣的站在原地,嘴角的笑容越來越大,孩子生了,這次是真的生了。“初夏,你站在門口乾什麼?”萊安看著發愣的初夏走了過去。“男孩兒女孩兒?”初夏興奮的看著萊安。“男孩兒,快去看看吧。”萊安笑了笑,看著滿桌子擺放的食物,自己確實有些餓了。銀月他們也都走了出來,“各位,你們辛苦了,我做了點東西慰勞你們,快吃點吧。”初夏開心的跑進了希克斯的房間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