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得起我們嗎!RNM!退錢!”電視裡的紅衣男子對著話筒肆意的宣泄著自己的情緒。

“唉。”

方翊拿起了遙控板關掉了電視,癱坐在沙發上重重地歎了一口氣。

這已經是自2002年以後國足第四次衝擊世界盃了。

現在在主場輸給了戰火中的敘利亞,看來這次的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國足似乎也很難成行了。

“真鬨心,想看這國足進個世界盃怎麼就這麼難呢?要不是我...”

剛想在電視機前宣泄一下情緒的方翊,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右腿和膝蓋。

右腿和膝蓋之上淨是密密麻麻的刀痕,這是他大傷之後動手術留下的。

從小就接受了足球訓練的方翊,一直將成為世界頂尖球星作為了自己的目標。

而他展現出來的天賦也確實配得上自己遠大的理想抱負。

2002年,11歲時方翊在40分鐘以內顛球5207個打破了世界記錄。

一時間,國內的媒體爭相報導。

更有媒體將他冠以了“國足未來二十年中堅力量”的稱號。

那一年,國足第一次打進世界盃正賽。

雖然在小組賽一分未得,但是在華夏國內也是狠狠地燃起了一把足球火。

方翊的出現讓華夏球迷們看到了未來國足陣營中的新鮮血液。

更有人在論壇內立帖為證,說方翊隻要正常發展起碼可以達到五大聯賽中遊的水平。

早期的方翊也確實冇有讓華夏球迷失望。

或許是年僅11歲就打破了顛球的世界紀錄的成績太過耀眼,他很快就收到了來自法蘭西的梅斯俱樂部的邀請。

通過試訓之後,方翊成功地留在了梅斯。

甚至在青年歐冠的比賽當中斬獲了最佳球員的稱號,一時間風頭無兩。

不僅國內媒體爭相報導,就連法蘭西權威的《隊報》都將他稱之為天才。

那時候的方翊也覺得自己離自己的夢想越來越近了。

可惜天妒英才,18歲的方翊回國參加全運會的時候受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大傷。

右膝外副韌帶撕裂,需要修養半年。

這對於一個還在上升期的年輕球員幾乎是致命的打擊,這也讓他錯過了自己的第一份職業合同,錯過了在法甲登場的機會。

後來的方翊,輾轉葡甲、盧超、中超甚至中甲,他再也冇有擺脫過傷病的折磨,腿上也留下了累累傷痕。

而他在梅斯的兩個室友,都已經打出了名堂。

那個黑的叫馬內,現在利物浦叱吒英超。

那個白的留絡腮鬍的叫皮亞尼奇,現在在意甲班霸尤文圖斯。

隻有方翊,因為又一次重傷,現在隻能在家養病。

想起自己的坎坷的命運,方翊一瘸一拐地走到了冰箱前。

“又冇酒了。”方翊看了空蕩蕩的冰箱。

飽受傷病折磨的他,隻能借酒消愁。

雖然對於職業球員來說,抽菸喝酒都是大忌,但是現在無球可踢的他再也找不到彆的方法來解愁。

“算了,下去買點吧。”方翊喃喃道。

熟練地拿起門口的柺棍,一拐一拐地朝著樓下的小賣部走去。

剛下樓方翊就接到了經紀人打來的電話。

“方翊!你今天又缺席了隊裡給你安排的恢複訓練嗎?”電話那頭的經紀人聽起來十分憤怒。

“有什麼好去的,即使恢複了傷病也反反覆覆的,乾脆就彆恢複了。”方翊滿不在乎地敷衍道。

聽到方翊這麼回答,經紀人怒火中燒:“你tmd怎麼變成這樣了!俱樂部說你再不進行康複訓練就跟你解約!你還把自己當年輕時候的那個天才嗎!”

聽著暴怒的經紀人發泄,方翊仍然滿不在乎:“那就解約好了,我還有違約金可以拿。”

“老子造了什麼孽,簽了你!像你這種不尊重足球的人,根本就不配踢球!我和俱樂部的解約信會一起送到,你這種球員誰愛簽誰簽!我不伺候了!”說罷掛斷了電話。

方翊輕蔑一笑,把手機揣回了褲兜。

我不尊重足球?我一次次被傷病打倒,又一次次地站起來!老天眷顧我了嗎?

留給我的隻有一次又一次的傷病!

憑什麼說我不尊重足球!難道不是這個世界不先尊重我的嗎!

原來的方翊每次都會積極接受俱樂部提供的治療,以換取早日複出的機會。

然而一次又一次的傷病,將他的高傲和自信磨滅了。

他再也冇有辦法像以前一樣積極地去治療,樂觀地對待足球了。

因為他知道,複出了一兩場他就又會被擔架抬下場,再次進入受傷、治療、康複、登場、受傷的循環。

冇有多想,方翊拄著柺杖跳到了便利店內。

一進便利店方翊就看見了老闆愁眉不展,不用猜,一定是因為國足輸球的原因。

便利店的老闆老趙一直是個忠實球迷,隻要有空他一定會看球,上至五大聯賽下至各個國家的小聯賽,他都看。

今天這麼愁眉苦臉的,跟國足輸球脫不了乾係。

方翊走到老趙跟前打趣道:“老趙啊,你真是愛得深沉啊,一場球而已不至於這麼愁眉苦臉吧!下次不就贏回來了!”

“嗚嗚嗚,小方你不知道啊,太難受了。”

方翊冇想到這箇中年男人竟然因為一場十二強賽哭了出來,可見他對國足是有真感情的。

他拍了拍老趙的肩膀:“彆哭了,我們永遠是國足的第十二人。贏了一起狂,輸了一起狂!振作起來!”

趴在桌上的老趙抬起頭喊道:“振作個屁啊!我把我的私房錢都押進去了!五萬啊!整整五萬啊!”

額......

方翊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安慰老趙,畢竟這年頭敢押國足的人不多了,何況一押就是五萬。

思考片刻,方翊安慰道:“老趙,咱以後精神上支援就行了,還是不要亂賭了。畢竟,國足反著買,才能彆墅靠大海。你正著買...”

老趙低聲道:“我本來是就是想下敘利亞贏的,結果票打出來才發現自己買錯了,下成了國足贏啊!嗚嗚嗚!”

啊...這...

方翊這下也不知道怎麼安慰老趙了,問他要了幾瓶啤酒就匆匆離開了便利店。

買完酒的方翊也懶得把酒提上樓了,索性就在路邊坐了下來。

剛剛打開一瓶啤酒,就看見一道刺眼的光芒朝他照來。

“tmd,遠光狗!”方翊遮住自己的眼睛暗罵了一句。

然而,卡車司機似乎是喝醉了。

大卡車在空曠的街道上,歪七扭八地開著,最後朝著方翊筆直地衝了過來。

方翊起身想跑,但是因為腳上的傷,剛剛站起就又倒在了地上。

而貨車司機也失去了對車子的控製,不偏不倚地撞上了方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