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怡小說 >  綠茵密碼 >   第8章 啟蒙

沈飛哈哈大笑,馬上從櫃子裡掏出東西,裡麵已經有康瑞強的一個雙肩包,他馬上把包拎出來往角落裡一丟,將康瑞強往後一推,他被推出了五六步。

倆人的身板,所有人都看得出沈飛一個人可以打他這樣的四個!

康瑞強氣憤地瞪著他,易捷馬上說道:“你乾什麼?這是教練專門給他留的。”

李島指著他:“你還真以為你是個什麼狗屁隊長?滾一邊去!”

後麵有人不服氣了。“你們這是什麼意思?彆人的櫃子也要搶?”

“你們不要欺負人,五個初三的欺負一個初一的,算什麼?”

李島突然指著康瑞強的鞋子狂笑道:“哈哈,你們看哪,還有人買這種鞋子,這鞋子也有人穿啊!國產的牌子,笑死人了!”

“我看誰再動一動他?”李二武沉聲站起來,走到衣帽櫃前,擋在李島和康瑞強之間,一看李二武的塊頭,李島有些膽怯。

沈飛看了陳誌文、陳程他們一眼,這倆人坐著不動。

他衝著李二武怒道:“你算老幾?”一抬手揪住了李二武的衣領。

“你真的要動手?”李二武黝黑的臉上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他伸手攥住沈飛的手腕,輕輕一用力。

沈飛忍不住“啊呀”一聲,下意識鬆開了手。

這才發現自己失態了,還想要挽回麵子,李二武已經鬆開她,撿起地上的雙肩包:“小康康,你想放在哪個櫃子裡?”

所有人都感覺康瑞強會選擇放棄,可是——

康瑞強平靜地說:“我還要放在一號櫃,還有,他們兩個打了我,要向我道歉!”

“道歉?哈哈哈。”

“小傢夥,你是不是喝醉了說胡話?”

周少走上一步:“你確定?你還要放回一號櫃?”

易捷突然走上來,對康瑞強拍拍說道:“算了算了,什麼一號不一號的?有本事球場上見,讓他們知道誰纔是一號。我的櫃子是8號,你就放我櫃子裡,我另外找個空櫃子。”

周少哼了一聲,冇再說話,沈飛看了李二武一眼,冷硬地說:“你等著!”

“好,我等著。隻怕你不來!”

下午開始第一次訓練課。

齊洪帶著隊伍先做完了熱身,馬上宣佈:“下麵做基本練習,帶球繞樁、顛球、帶球往返跑、頭球練習,最後是10人一組,傳球截球。下麵,我先做一組示範!”

周少冷冷地說:“齊指導,這還用得著示範?誰不會啊?”

齊洪倒也不生氣,掃了他一眼,馬上哨子一吹,指揮訓練了。

他做完示範後,看了十分鐘,搖了搖頭。

易捷、李二武,冇問題,雖然李二武不知為何故意掩飾著,但他的實力非常清楚了,李二武的基本功相當紮實,球感一流。

“我當年也是到了體校快畢業了,纔有這水準,他才初二啊!”

再看康瑞強……

齊洪小跑過去,輕輕拍了一下:“小康康,跟我來。”

來到球場一角,齊洪和藹地問道:“小康康,我看你不會觸球啊,你怎麼回事?”

康瑞強低下了頭:“齊指導,我、我冇踢過球。”

“嗯,小康康,你聽我說,所有的足球比賽,最關鍵的、或者講最根本的是什麼?”

康瑞強不假思索地說:“把球踢進對方的球門裡去!”

齊洪眼睛一亮:有門兒!

“太對了,當然,還有規則,要在規則允許的情況下踢進去,那麼,你還想到了些什麼?”

康瑞強想了想,這時候,他身體裡發生的變化,齊洪也不可能知道!

他身體裡,有一股奇怪的暖流,從小腹開始緩緩流動起來,隨著他的思想變化,流速越來越明顯了。

“齊指導,我覺得是這樣,最關鍵的就是球,焦點,球的力道和速度,所以,假如有一個人,能夠從自己的球門出發,馬上一腳就能把球踢進對方的球門,剩下那些人都是擺設!”

齊洪隻覺得熱血沸騰起來,他聽著康瑞強以他那個還在變聲的奇怪嗓音說著,從一開始有些膽怯,到後來滔滔不絕起來。

他說得有點語無倫次,但核心就是一條:最關鍵就是踢球進對方的球門,其實這樣的人很多,但是對方有個守門員,所以踢球的人要踢出讓對方守門員撲不到的球!

“怎麼才能讓他撲不到?”

康瑞強不好意思地說:“齊指導,我瞎說的哦,我覺得就是一快、二刁、三借力!”

“借力?怎麼講?”

康瑞強羞澀地撓了撓頭,說:“太陽光、風,我覺得——哦,對了,還有下雨、下雪,甚至刮沙子,這些都是我們可以利用的借力。”

“冇想到,你還能想到這些!來,我先教你幾個基本動作!”

康瑞強高興地跳起來:“好!”

被齊洪帶著練了一會兒,康瑞強再無一點點恐懼,反而一下子就喜歡上你了足球。

“奇怪了,齊指導,我覺得我的身體裡好像還有一個人,那個人比我更會踢足球!”

齊洪聽到這一句,瞬間冇理解過來。

這是什麼意思?

回頭和上司聯絡時,請教一下吧,畢竟他有自知之明,論讀書,說不定自己的文化水平還不如眼前這個小男孩,他可是個學霸!

“好,先不學新動作了,你說的這個太深奧,我不懂,等我明白了再來找你聊。小康康,你試試看我剛纔教你的顛球,你能做幾個?”

康瑞強怯生生地問:“顛多高?可不可以用頭和肩膀?”

齊洪笑了:“你、好,隻要不用手,顛球不要低於胸,就可以。”

康瑞強看了他一眼,還是有些不好意思,右腳將球往往下一壓,輕鬆地將球挑起,便開始顛球。

齊洪隻是想看看,剛纔他講的要領,小康康到底掌握了多少,他往遠處看去,丙隊那些,正在傳球截球,周少他們幾個在的一組,吊兒郎當的,他不覺皺起眉頭。

不過,他心裡有底,也就一個禮拜,這些馬上就會從眼前消失的。

等他回過神來,不覺驚呆了:“15、16、17——”居然?他做了這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