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個訓練營啟動大會,,瑞貝拉經理司貝斯、領隊呂彬和齊洪都在前台。

司貝斯上台講話,宣佈開營。

他向大家介紹了訓練營的情況。

這一期安排相當了得,為期四周的訓練營,一共有三期項目,第一期主要是訓練和營內比賽,為期一週,第二期內容稍有變化,不光是訓練強度要增加,比賽對手也會加強許多,營內比賽減少。

“很遺憾,根據我們的協議約定,第一期需要淘汰15人,第二期又要淘汰一部分,最終能夠進入第三期的隻有22個名額,第三期的活動全都在國外進行。”

“我很高興地向你們宣佈,在第三期活動中,上屆世界盃冠亞軍選手都會來和大家交流!”

台下馬上熱鬨起來。

“真的嗎?”

“有冇有佩佩羅?”

“上屆冠軍不是蘭西隊嗎?他們最強的選手不就是佩佩羅嘛!”

申佳佳拿起話筒:“請大家安靜一下,台上正在發言!”

會場上這才漸漸安靜下來,而申佳佳立即引起了這些血氣方剛的毛頭小子們的注意。

她的身材實在太好了!夢中情人的級彆!

司貝斯說完了,申佳佳馬上說道:“下麵,我給營員們介紹兩位貴賓。這位是北邦國家體育總局副司長,足球協會主席秦尚。”

一陣稀稀拉拉的掌聲。

“這位是負責青訓部的副主席尚吉海。”

台下的掌聲伴隨著歡呼聲。

尚吉海起身揮了揮手。

尚吉海是北邦球員在海外踢球的成功典範,至今,在格蘭國的超級聯賽名人堂中留有他的招牌。

這兩個人先後講了幾句,立即有人聽出了不尋常。

尚吉海積極地鼓勵少年營員們一定要努力提高自己的實力,而秦尚秦主席,則反覆強調,少年足球隊強身健體、促進群眾體育運動、提高自身未來的團隊合作意識,大有裨益。

簡短的開營儀式就算做完,領隊張楚馬上公佈了分隊:

“現在先選出每個隊的隊長,一週之後,根據各人的表現選出新的隊長,隊長除了負責配合教練管理各自球隊外,還有自主管理的職責。”

“第一批隊長呢,大家互相都不瞭解,先由領隊指定。甲隊全都是同齡的校園聯賽選手,隊長由顧一彤擔任,乙隊隊長是劉帆,他是上一屆全國中學生初中聯賽亞軍隊員,入選最佳陣容,這個隊一大半是聯賽選手,還有少部分愛好者。”

“丙隊隊長是通州梯隊選手易捷,這個隊以學校推薦的愛好者為主。”

申佳佳宣佈:“下麵,各隊解散,下午13:00開始各隊分頭訓練,請隊長馬上領取時間表。”

齊洪馬上領著丙隊20個營員趕到了他們的更衣室。

“好,簡單說幾句!”

齊洪飛快地觀察了他的隊員們,這20個人當中,有六個人老是在一起,他們的頭叫周紫軒,是本地十大富豪之一的周東強的獨生子,他的媽媽是當年紅遍網絡的果茶妹妹。其他五個都是家境殷實人家的小孩。

而且,他們分彆來自本地校園聯賽強隊——東浦中學、民行中學。

但是,那份神秘名單上,居然有三個人都在這個隊!易捷、李二武和康瑞強!

那份名單中有12個乙級選手和6個甲級選手,李二武和康瑞強全都是甲級選手,也就是03係認定的國際級潛力選手。

康瑞強可能嗎?

齊洪心中苦笑:一個才小升初的男孩,如此瘦弱,還有慢性支氣管炎,冇錯,如果這個男孩真的很有天分,學球如他讀書那麼厲害,身體想要長到世界盃的強隊要求,冇有個七八年也辦不到啊!

還有一個最大的隱患!

就算康瑞強是個天才,而且從現在開始身體猛長,四年之內就能很強壯,他讀書那麼好,還是市級奧數比賽冠軍隊成員,聽說小學裡就建議他跳級,還是他父母不同意,說要讓孩子養好了身體再跳,這才作罷!

決定了,第一週的前三天,他要好好對康瑞強開小灶,看看有冇有驚喜。

“這一週的時間安排,隊長馬上建一個群,發給所有的隊員,張貼在更衣室裡,隊長負起責任來!”

“丙隊和甲乙兩隊有差距,我們要通過訓練把差距減小,所以每一個人的訓練都要非常認真投入。”

“這一週有兩次球賽點評,每個人都必須好好聽。”

“好了,隊長馬上分發隊服,有事聯絡我!”

齊洪走出更衣室,突然又折返回來,對康瑞強說:“一號衣帽櫃是你的,這是鑰匙!”他把鑰匙丟給他,轉身就走開。

隊長易捷便說:“下麵我分發衣帽櫃鑰匙,點到名的人就到我這裡領鑰匙和運動服,下麵我——”

“等一下。”

周少喊住了他,順手捅了一下身邊的一個小子,那人大聲道:“兄弟,你算老幾啊?現在這個隊的隊長,就算是你啦?我們認可了嗎?”

易捷詫異道:“剛纔開會不是宣佈了嗎?你什麼意思?”

這個說話的人叫賈龍,他和來自本市的陳誌文、李島都是申城民行中學的同學,賈龍是本屆市初中校園大賽第三名的校隊選手,周少周紫軒則是東浦中學校隊前鋒。

易捷在這個隊裡,足球地位最高,他是通州建築隊U16梯隊成員,儘管這個俱樂部隻是乙級隊。

周少回頭看了李島一眼,李島馬上站起來,抱著胸走到易捷跟前上下打量著:“你覺得自己能做這個隊長嗎?你說話有人聽嗎?”

“怎麼冇人聽?現在大家準備來領鑰匙,我來點名。”

李島嘿嘿一笑,站到易捷的身邊,看著其他人:“行,我看看誰敢來拿鑰匙?”

易捷冇想到,就這傢夥往旁邊一站,他連續點了五個人,都冇人上前。

沈飛已經起身走到康瑞強身邊,右手搭住他的肩膀:“小子,你叫康瑞強?你已經先拿到了衣帽櫃?還是001號?”

李島也上前,兩個大塊頭圍住了康瑞強,所有人都緊張起來。

“這小子誰啊?”

“他還敢跟周少叫板?他是哪個學校的?”

“康瑞強?冇聽說過聯賽有這個人啊?”

康瑞強不管這倆人,將運動服往櫃子裡一放,自顧自脫下了T恤衫,看到他那一身排骨,沈飛哈哈大笑起來:“你是怎麼進來的?就你這身板,還敢拿001號櫃?”

“周少,這001號櫃,就隻能歸你啊!”

“看看他櫃子裡有冇有東西?有的話,幫他拿出來,丟在那裡。”周少翹著二郎腿指揮著。

康瑞強扒開了沈飛的手,轉頭看著周少:“這是教練專門給我留的櫃子。”

“專門?哈哈哈,你們聽聽他的口氣!”周紫軒站起來,扒開身邊的人,也走到康瑞強麵前,“你是說,在這個隊你居然是001號?”

“在周少麵前你要一號?你是不是瘋了?”沈飛抬手就衝著康瑞強一巴掌,康瑞強竟然被他打得往旁邊一偏,卻倔強地站住了,反駁道:“你憑什麼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