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厚背影再度笑起來:

“還有這樣的背景?好了,我今日有些累了,需要休息,改日再聽你講高俅的故事吧!”

“對了,一個月後,我想聽一聽康瑞強的故事,希望你的手下說得對!”

A003恭恭敬敬地行禮,退出了對話。

坐鎮在這個穹頂之下的,便是他們口中的聖使,他為了這個偉大的計劃,已經準備了27年。

還不是這麼簡單,他們有過好幾次重大行動,但是——

一切都無功而返,直到今年——

曆史上最接近成功的機遇出現了。

A001將有機會入主足球協會,至少,他能夠拚一個副主席的位子,有了這個優勢,北邦國家男子足球隊,將會在他們的努力下迅速崛起。

然而,想要奪取世界盃冠軍,那到底有多難,一時間都說不清了。

他的手下已經形成了五個層級,四大體係的係統,01係專注於管理層麵運作,02係主抓訓練與比賽,03係負責發現與提供選手資源,而04係,則全力保障。

而各自承擔的職責,又有不同,正如A級是統籌一個係,B級則分管其中的一個支,C級是一個項目的主管,D級人員,不過是固定的執行者,E級被稱為子,他們的使命更多在於維持通暢,就像人體內血液中的血紅蛋白。

“好了,孩子們,行動起來吧!”

……

康橋,瑞貝拉足球訓練營。

這是一座今年六月份剛剛建成並投入使用的足球訓練營,占地麵積很大,裡麵有兩片標準足球場,一個兩層的麵積有1.6萬平方米的室內訓練場地,以及一棟按照三星級酒店建成的宿舍樓。

食堂、康樂中心、室內遊泳池,小超市,醫療中心,應有儘有。

足球場上,已經有十幾個人在玩,一輛車停在大門邊停車場上,一個年輕美貌的職業女郎下車,打開了行李箱,康瑞強從車裡出來,目光迷茫地看了一圈,女郎儼然一笑道:“小康康,咱們到了,我來幫你拿行李。”

“不用,阿姨,讓我自己來拿!”

女郎咯咯笑著扭了一下:“你拿得動嗎?箱子挺重的。記住,以後叫姐姐,不叫阿姨!”

康瑞強吃力地接過箱子,背上雙肩包,跟著女郎往足球場上走去。

“穿過這片足球場,那邊就是宿舍樓,咱們先去登記,我帶你去宿舍。”

“好的姐姐。”

突然間,就聽到嘭地一聲,不知道誰猛踢了一下球,那球呼地一下就飛出來,卻直奔他們兩個來了——

女郎這才發現足球高速飛來,嚇得花容失色,一聲驚叫,這一下康瑞強也被驚動了。

女郎嚇壞了,那球瘋狂地直飛過來,眼看著就要狠狠地砸在她腦袋上了,康瑞強也被嚇住了。

他突然間雙手撐住了行李箱,整個身體飛了起來,雙腿一個連踢——

隻見,他的左腳竟然準確地勾住了足球,冇想到右腳也勾住了球。

那是足球被左腳帶了一下,反彈到右腳上,卻穩穩地直落下來,在地上彈了幾下竟穩住了。

康瑞強卻被足球大力掀翻在地,摔了個狗啃S!

“小康康,你、你還好嗎?”

女郎趕緊撲過去蹲在康瑞強跟前,康瑞強想要撐起來,一頭就碰上了一團綿軟,女郎這才一把扶住了,將他拉了起來。

這一幕,把那幾個踢球的看呆了。

“這都能接住?那個人是誰?”

“不知道啊周少,我去問一下。”

一個強壯的帥哥往場邊跑去。

場邊站著兩個穿著運動服的帥哥靚女,男的名叫齊洪,是訓練營的教練,女的叫申佳佳,是訓練營的運營官。

他們也看到了這一幕!

“他居然接住了那個球?佳佳,這個孩子是誰?”

身邊的申佳佳注視了片刻,笑道:“如果冇猜錯的話,應該是最後一個營員,康瑞強。”

“康瑞強,就是那個一點足球基礎都冇有的初一小男孩?我還在納悶,他是誰選來的?”

“他是誰選來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看到他剛纔的反應了吧!”

“原來是你看中的?”

申佳佳抱著胸搖頭:“還真不是,不過康瑞強看起來還值得期待哦。”

“就憑剛纔那球?資料上,他還是慢性支氣管炎患者,怎麼能踢球?”

“我不知道,不過,他的百米可是進12秒以內的哦,訓練營頭一份兒,他才小學畢業,如果再過三年,能不能進11秒內,還真說不好呢!”

齊洪默默點了點頭。

那個職業女郎帶著康瑞強穿過了球場,辦完登記手續,被帶到了他的宿舍。

“好了小康康,姐姐就送你到這裡了,今天姐姐謝謝你了!”女郎勾住了康瑞強的肩膀,他隻覺得肩頭又是一軟,臉頓時就紅了。

“要不要我幫你收拾箱子?”

“不用了姐姐,我自己就行。”

女郎坐在沙發裡,看著他打開箱子,說道:“小康康,冇想到你還是個護花使者,剛纔若不是你擋住了球,姐姐隻怕要把砸出腦震盪來了,你是怎麼做到的?”

“我——”康瑞強站起身來,撓了撓頭,“我也不知道,就隻想要擋住那隻球,一下子就跳起來了。”

她起身幫他收拾了一下,這時,從一件衣服裡掉出了一樣東西,那是個小銅牌,上麵刻著看不懂的三個字,還有一根黑魆魆的繩子繫著。

“咦?這是什麼?”

“我、我冇見過,這是誰給我放進來的?”

女郎好奇地看了一會兒,這才摸了摸他的頭:“姐姐要走了,你好好的,等結束了姐姐再來接你走。”

女郎走到門口,突然轉身問道:“你知道姐姐叫什麼嗎?”

“我知道,你叫米歇爾,米姐姐!”

“你搞錯啦,米歇爾是我的英文名,我姓張。”她又嫣然一笑,這才走開了。

康瑞強這才走出了宿舍樓,剛到門口,迎麵就走過來六個人,將他擋住了。

“小子,你是誰?”

“我、我是康瑞強,你們——”

“康瑞強?你挺牛啊!還那樣接球?你哪裡的?”一個高大的男孩向他逼近,質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