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外星人遠航艦隊,曆儘千辛萬苦來到遙遠的地球,他們到底要乾什麼?

他們為什麼選擇北邦男足贏得冠軍作為信號?

誰都知道,北邦男足是那麼的不堪一擊,多少年以前,北邦男子足球為了衝出洲際,在世界舞台上一展實力,他們費儘心血,終於從洲際四強,努力發展成為了洲際四流。

今年的預選賽中,他們表現最優異的一場球,就是擊敗了一個鄰國的足球隊,而這支球隊早在十多年之前,北邦國足會將他們打成12:0的!

努力有時候真的是個好東西,他可以讓一支國家隊從前四強發展到第四流,在人類曆史長河中,留下濃重的一筆!

難道是這個,引起了銀河第三艦隊的注意?

無論誰來看,北邦男足死活都不可能奪取冠軍,那麼,豈不是意味著銀河第三艦隊死活都得不到開戰的信號?

聖使長歎一聲:“然而,自從我們組建了偉大的體係後,我們終於發現了一個令人震驚的問題!”

“我們可以非常輕鬆地發現,當然,是通過基因分析與骨骼、血型等一係列的采樣分析,我們至少擁有了4000多萬樣本,得出了一個令人震驚的結論!”

“北邦男子足球,應該是這個世界上前三位的強隊!”

“這——”齊洪又想哭,卻又想笑。“聖使,此話怎講?”

“你聽說過北邦三傑嗎?”

“你有冇有聽說過高望宋?”

齊洪激動起來:“高望宋我當然聽說過,我曾經是他的隊員!三傑,我聽說過他們的傳說,卻從未見過他們這些人!”

“親愛的齊,我的孩子,根據我們對北邦男子足球的曆史溯源,我們認為,北邦男足國家隊奪取世界盃冠軍,根本不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

“那、那為什麼越來越臭了呢?哦,我很抱歉,我想說的是他們越——”

聖使微笑地擺了擺手:“沒關係,親愛的齊,我理解。你想說他們的競技成績越來越差,那是因為,我們高度懷疑有人故意在妨礙他們的實力提升,甚至,我們懷疑,也有北邦的神秘高級組織發現了我們所發現的秘密,他們故意讓北邦男足不斷地失敗,一切都是人為的!”

齊洪完全冇想到,聖使跟他足足講了有40多分鐘,將整件事的來龍去脈終於說得非常非常清楚了!

不能說相談甚歡,反正齊洪對今天這番談話感觸頗深。

他終於明白了,在這個地球上,即將發生什麼天大的事件。

因為銀河第三艦隊即將對地球發起進攻!

這事情可怎麼說呢?

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麼,銀河第三艦隊一旦靠近地球,而地球並未發出信號,那麼,他們又會如何?

正想著,聖使的身影又移動了一下,他迴歸到了最初的從容。

“親愛的齊,你還有問題嗎?”

齊洪也不客氣,問出了他剛纔的疑惑,聖使告訴他:相信,銀河第三艦隊真的逼近地球,到時候就算冇有這個信號,他們也會選擇新的信號,那麼大的代價付出了,怎麼可能不采取行動?

“我必須為地球留下一批安全的種子,那就是優秀的人!我們已經與銀河艦隊取得了一致,當我們作為內應協助他們完成了使命,我們這些持有身份證明的人,將會免遭打擊,至少可以非常妥當地存活下來,並且協助他們管理地球一個階段,那麼,我們就成為了最早掌握新一代生存與發展技術的人類,在他們離開地球之後,我們就成為了地球的主宰,帶領著全人類繼續向前發展!”

齊洪被這一宏大的願景徹底征服了!

“好了,我的時間不多了,親愛的齊,下麵我需要你做出巨大的貢獻。”

他告訴齊洪:事實上,現在做出的選擇是推動北邦男子足球國家隊取得下一屆世界盃的冠軍,讓這個信號按時發出,而要完成這一目標,難度依舊不小。

“首先,我們必須掌握一支有足夠能力的球隊!這一點,需要我們大批的乾將們作出努力,而齊,你的責任更為重大!”

“其次,我們還需要在一定的階段由你來帶領這一支偉大的球隊。我相信,你應該懂得這麼安排的內涵。”

齊洪當然明白,他不一定是最好的教練,但是如果長期對一批優秀的人才進行集中管理,他現在的便利性最高!

“當然,在組織上,我們還要排除很多障礙,比如說要確保你最終成為北邦男子足球國家隊的主教練,並且擁有相當的專權,又比如,北邦的足球管理機構必須在我們的控製中。還有,在最終的比賽期間,我們需要保障。”

齊洪微微一笑,他知道聖使說的是什麼意思。

“好了,感謝你聽我說了這麼久,我同樣非常高興,有與你單獨會麵的機會!”

會麵結束了!

光影漸漸消退,天花板上,那一組設備緩緩收了起來,環境燈光同步亮了起來。

齊洪感覺自己就好像做了一場夢。

他按下了綠色按鍵。

外頭傳來了機械聲,那處門洞緩緩打開,剛纔那個鐘錶匠笑眯眯地站在門口。

“怎麼樣?B021,你還好嗎?”

齊洪抹了一把汗,點了點頭。

他跟著鐘錶匠往外走去,他們又回到了剛纔那一處所謂的暗網機構的場地,回到了那個黑暗的夾層中。

“你就不怕鐘錶鋪子被人搶光了?你剛纔連門都冇關啊!”

“不用怕,那道簾子很特彆的!”鐘錶匠平淡地回答,好像一切都是那麼順理成章。

回到了鋪子裡,鐘錶匠取出了一個小盒子,遞給齊洪。

“這是什麼?”

“這是最重要的信物,五年後你會用得著!”

齊洪心頭一凜,他明白這是什麼了。

如果銀河第三艦隊來襲,這就是他證明自己身份的信物。

對方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微笑道:“冇事,可以打開看,現在他們還很遠,收不到信號,但是絕對不能丟了,一旦丟了,所有的努力全都白乾!”

齊洪聽到這話,不覺有些緊張起來,他看著對方,鐘錶匠也看著他,態度極其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