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楚說了幾句,便吹哨宣佈開始!

很明顯,丙隊場上這幾個,塊頭全都比對方大一些,甲隊還挺謹慎。

甲隊一個傳球失誤,被易捷斷了下來,他的反應的確很快,馬上一腳出球,交給了周紫軒。周紫軒馬上撒開腿就往前衝去————

齊洪臉上掛著神秘的笑容,他很清楚,丙隊纔是實力最強的,因為神秘名單中,有五個人在他這裡!且不說康瑞強目前隻是個潛力選手,就憑李二武、易捷和梅家兄弟,他們絕對能打甲隊3:0,但他不能違背指示。

這是昨晚上收到的特彆【命令】。

周紫軒長得英俊,發育也早,個頭足有176,肩寬體壯,馬上帶球往裡猛衝,易捷大喊道:“分球啊,分球!”

沈飛已經往右前方插過去,揮手等著周紫軒分球,後者卻帶著舒暢,繼續往裡突。

顧一彤馬上看出對方是菜鳥,立即指揮:“上,堵住他。”

馬上便有兩人迎麵上前,周紫軒見對方衝上來,馬上盤帶,卻被對方死死靠住,幾次冇有帶出球,這纔想起了分球給沈飛,卻被對方快出一腳將球截斷,立即分給顧一彤,顧一彤準確接球,一腳傳給右後衛,他這邊後衛已經高速突上前來,跑了十來步,本方已經有人斜向到了前頭,他馬上一腳出球,自己則繞過對方中場,直奔底線方向,而接球那兄弟已經一腳出球,正傳到他奔跑的前方,周紫軒瘋狂喊叫起來:“堵住他,堵住他!”

就憑他喊還能有用?

陳誌文見勢不妙,馬上跑過去攔截,仗著他塊頭大,準備撞掉對方,冇想到甲隊馬上一球回傳,顧一彤已經上前接到了球,一腳又出到了左邊,而陳程已經迎上前去堵截,甲隊球又回傳給顧一彤,這時候顧一彤的位置已經到了禁區前。

他輕鬆將球挑起,一個橫掃,球飛速射門而去——

“1:0!”

不到四分鐘,甲隊攻入一球,場上一片歡呼。

“冊那!一幫蠢豬!”周紫軒站在中場怒罵,易捷跑過他身邊:“彆急,馬上組織反攻!”

丙隊開球!

易捷畢竟是乙級隊的梯隊選手,他的團隊意識很強,經過拚搶又得球,馬上帶球突進,沈飛已經奔到了禁區前方5米處,易捷瞅準了時機,隻要他交球給周紫軒,後者馬上往禁區給球,正好到了沈飛腳下,不過他有些不相信周紫軒。

李島拍馬趕到,易捷立即輕推一腳給李島,李島順勢往前推球,易捷被他這個動作弄懵了。

李島根本不顧賈龍就在他前頭,還是一個人狂奔,賈龍在他身後狂罵,周紫軒一通亂罵。

一個極好的機會又被李島錯過了,球被對方截下,還一晃將李島晃倒地,三腳之後,球又到了顧一彤腳下。

“這個顧一彤,果然重要,他一個人牽頭組織起了甲隊。”

齊洪還在稱讚,突然康瑞強出現在他身後,平靜地說:“齊指導,隻要盯住了他,甲隊不是也冇有組織了嗎?”

齊洪一愣,轉頭看著他。這還是那個零基礎的孩子麼?他可是一言中的啊!

“不過,小康康,就算鎖住了顧一彤,丙隊其他人這麼亂鬨哄打,也不可能進球的。”

康瑞強突然問道:“齊指導,我感覺足球有點大,而且它飛過來的時候會轉,我有時候碰到球了會亂彈出去。”

齊洪心裡一個激靈:小康康剛纔好不容易纔能正常用足弓推球,他已經在揣摩觸球的反應了嗎?

他索性說了一番大話,比如說:判斷來球是怎麼旋轉,才決定采取最合適的觸球動作,比如說一個球飛過來,是左旋轉,就應該采取點觸球,球的旋轉就不會被破壞,而隻是減速轉方向,下一腳再調整球的旋轉方向。

又比如說,一個高球過來卻落地了,如果馬上得出球彈出的方向,就可以順勢處理球。

“一口氣說不清楚,對了你看,小康康,顧一彤剛纔這個觸球,就冇有注意球的旋轉,所以他出球的方向,和球真正出去的方向有了偏差!”

“不過,小康康,假如你上場了麵對你們丙隊這樣渙散,你最佳的辦法,就是自己帶球突進去射門!”

“齊指導,我怕我連球都踢不出去。”

“你提醒你一句,剛纔你有冇有注意,顧一彤射進的那個球?他知道自己就地射門冇力,就把球挑起來橫掃,這樣的力道就夠大。”

康瑞強默默點頭,齊洪轉頭竟然從他的眼中看到了一團火!

他自己都微微顫抖起來了!

等到了,終於等到了!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

他強壓住自己內心的激動,此刻,但凡康瑞強有任何問題,他無有不答,而且講得非常詳細認真,隻要講的不明白的地方,還專門拎過來一隻足球,給他現場示範。

上半場結束了!

齊洪召集丙隊集中,這時,小康康身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保潔工老頭。

他手裡拎著掃把和簸箕,一笑起來滿臉皺紋,猛然間爆發出一陣劇烈的咳嗽。

小康康不知哪根神經被他撩動,也猛烈地咳嗽起來。

老頭輕輕拍了拍他,吃力地說道:“我抽菸抽多了,你怎麼也咳嗽?”

小康康看了他一眼,忽然覺得老頭眼睛裡有什麼異樣的光芒,他瞬間被老頭吸引了。

“我從小就有病。”

老頭不以為然地說:“有時候,有的病不一定是病,也有可能是其他的什麼。”

“對了,你怎麼不上去?”

“我不會踢,而且力氣太小了!”

老頭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突然又陰惻惻地笑道:“你冇問題,再說了,力氣小,可以借力啊!”

康瑞強一聽這話,頓時來勁兒了,他也想到過這一點,隻是看到自己的細胳膊,頓時就泄氣了。此番被老頭這麼一說,馬上就問:“怎麼借力?”

老頭拎起掃把,向四周張望了一番,道:“你看,我掃地想偷懶,就把掃把掄起來,掃把碰到地上,那股力道不是很大嘛!”

康瑞強大喊一聲:“對呀!”他回想起和沈飛撕打的那一次,自己被沈飛遏住脖子透不過氣,猛然整個身體往上一翻,沈飛必須扛住他的體重,手臂馬上就鬆開了。

“老師傅,你也懂足球?”

老頭嘿嘿一笑,慢悠悠地走開了。

“這老頭——”

老頭突然又轉頭過來,小聲問道:“你是不是姓高”你認識高望宋嗎?”

康瑞強搖了搖頭。

老頭又看了他一眼,走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