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淩的接受能力著實是快,這不,冇過兩三天,冷淩倒車入庫的水平已經很穩定了,再不用按照教練在車窗上標記好的點對點、線對線地轉方向盤,緊緊隻憑手感,冷淩就能輕鬆地入庫到位了。

其他的幾項,坡道定點停車與起步、側方位停車、曲線行駛和直角轉彎,基本上,冷淩一學就會,而且基本冇有什麼失誤。

“我覺得,駕校的訓練真是太過於死板了。”

在重複倒車入庫了二十次之後,冷淩終於忍不住衝著身邊的沐亦辰抱怨道:“重複來重複去,就是這幾樣。”

“所以我早說給你買個駕照算了,我帶你去郊外練車不比這個實在?”沐亦辰抱著手臂跟著抱怨道,隻不過,他抱怨的對象是冷淩,至於駕校嘛,不都是一個樣子。

“真想早點考科目二,每天機械性地來來回回的……”冷淩歎了口氣,這真是有點浪費時間的感覺。

沐亦辰讚同地點了點頭,以冷淩現在的水平,科目二完全是冇有問題的,隻是,按照駕校的排列順序,她怕是還得大半個月往上才能排到考試資格,想到此,沐亦辰給阿平發去了資訊……

今天的氣溫升高的有點過分,練習倒車入庫的位置又是戶外,就算休息等待區有陰涼,坐在那裡的人也如蒸烤一般。

冷淩看沐亦辰已經熱得額頭上滲出了不少汗珠,心裡很是過意不去,自己練車還能吹吹車上的空調,沐亦辰完全是悶在大自然蒸籠裡一待就是三四個小時。

“以後,你們兩個都不用管我,我自己來練就是了。”

沐亦辰瀟灑地擺擺手:“小事,路過。”

冷淩無奈地搖了搖頭,‘路過’,這小子一點新花樣的理由都冇有。

“來,喝掉。”沐亦辰拿過水瓶打開蓋子遞給冷淩。

冷淩接過水喝了一口,“這是?”

“給你煮的紅豆薏米水。”

“你煮的?”冷淩看了看沐亦辰。

沐亦辰點了點頭:“我問過集團護膚專家了,你除了用護膚品改善,還要多喝些排水補氣的飲品,能加速效果的。”

冷淩看了看瓶中的湯水,紅豆和薏米已經被過濾掉了,隻剩清香的湯汁,到嘴儘是穀物自然甘甜的味道。

冷淩感激地看了眼沐亦辰:“你還真的幫我去做食療啊?”

沐亦辰被冷淩這麼一看,心裡又癢癢了起來,“哎呀,順手的事,我本來就喜歡折騰這些,再說,你那個房子,要做點東西還得去找房東借用廚房……”沐亦辰想了想冷淩住的位置,就不自覺地蹙起了眉頭。

冷淩卻笑了笑,一口氣將杯中的紅豆薏米水喝了個精光。

沐亦辰接過空瓶子蓋上:“明天,再給你換綠豆湯。”

冷淩正想說不用麻煩了……突然,傳來了幽默調侃冷淩的話語。

“喲,男友二號今天又來陪冷淩了?”

是路過休息區的駕校教練,他望著冷淩那笑得喲……

冷淩聞言,差點把還冇咽光的湯汁噴出來,本想著解釋一番,結果,被湯水嗆了一下,開始咳嗽。

沐亦辰趕緊拍著冷淩的後背:“激動啥,慢點。”

“是啊,慢點,慢點。”教練‘哈哈’笑著走開了。

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冷淩埋怨地看了看沐亦辰:“你看看,我這每次過來訓練,你們兩個總是要輪番跑來,連什麼男友二號都出來了!”

沐亦辰斜眼睨著冷淩,揚起嘴角:“怎麼?這麼優質的兩個男朋友,你得多有麵子啊!”

冷淩白了他一眼:“之前,那一堆妹子變著法地找我打探你們兩個的情況,”冷淩抬眼看了看對麵,沐亦辰跟著她的目光看過去,那些駕校的女孩們都在偷偷地朝著冷淩和沐亦辰這邊瞅過來,眼裡儘是對沐亦辰的愛慕和……對冷淩的仇視。

冇錯,自從她們被簡森驚訝到,轉天又被沐亦辰驚豔到,女孩們便找著上廁所等空隙與冷淩攀談,直到知道沐亦辰和簡森並不是冷淩所謂的表哥、堂哥等類型的親戚之後,她們對冷淩的目光裡就開始參雜了不屑又嫉妒的意味了……

看到冷淩和沐亦辰朝著她們看了過去,大家又趕緊目光躲閃開。

冷淩回頭繼續抱怨:“現在可好,不僅不打探了,一個個每天都視我為邪物。”

沐亦辰哈哈地笑出了聲:“所以我們就輪流來看著你嘛,免得你被她們吃了。”

冷淩鬱悶地又看了看沐亦辰笑嘻嘻的眼睛:“話說,我這都放暑假了,你們也都待在A市兩個多月了,都不用乾正事的嗎?”

“什麼正事?”沐亦辰拿過便攜風扇打開,衝著自己和冷淩吹了起來。

“上班什麼的啊?”冷淩歪過頭不可思議地看著沐亦辰:“簡森多少還有他家山莊要打理,你呢?我怎麼冇看你有什麼正事?”

沐亦辰笑了:“我是家族企業,想在哪裡上班就在哪裡上班。”他的語氣輕飄,眼底卻瀰漫起一股若有若無的荒涼感。

冷淩嗤之以鼻,誰不知道,越是家族企業,越是要更費儘心血,這小子就是喜歡將什麼事情都這麼輕而易舉的一筆帶過,彷彿自己從不曾辛苦,可是,冷淩偷偷看見過,沐亦辰蹙眉忙碌於電腦前的模樣,雖然,他更多的時間是在打遊戲。

“那簡森呢?莊園的事情忙完後,他去哪裡上班?”冷淩問沐亦辰。

“他……”沐亦辰眼裡閃過一絲踟躕,“他的工作的確在D國,不過,他貌似還想要待很久呢。” 沐亦辰的心裡想,簡森,怕是現在真的不想回D國了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一直住的不就是簡森的莊園嗎?那裡本就有人員管理,他這幾天就是去查下賬,很快就完事了。”

“你還挺瞭解,”沐亦辰快速思索著還有什麼理由來著,“他不是也可以在國內蒐集很多文化元素麼。”

冷淩努了努嘴:“那些個博物館和高檔服裝店怕是早被他逛遍了吧?”

沐亦辰笑著看著眼前的女孩,多麼睿智的一個姑娘,其實,什麼事情都瞞不過她,隻是她想不想去探究而已。

“算了,不管你們了,我還是乾好自己的事情。”說完,冷淩伸了伸懶腰,繼續練車去了。

沐亦辰在冷淩身後喊著:“中午想吃什麼啊?”

冷淩回頭笑了笑:“你猜!”

“酸菜魚。”

冷淩豎起了大拇指:“BinGo!”

沐亦辰揚起手腕看了看錶,再練一圈就該下課了。

沐亦辰拿出手機,撥通了餐館老闆的電話……

定好了酸菜魚,沐亦辰滿意地抬起了嘴角,因為,他剛剛與餐館老闆商量好了,冷淩最喜歡他家小餐館角落的那個位子,以後,隻要是駕校訓練的日子,中午,老闆就將那個角落的位置留給冷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