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來酒吧顯得有些侷促。餘小暖表示自己之前去過,領著她找到卡位,點了兩杯低度的果酒。“嗨起來!”項薇薇跟她碰杯,隨著重金屬音樂響起,她先是跟著抖身體,後來拉著餘小暖一起去舞池狂嗨。“忘掉那些臭男人,忘掉那些不開心,喲!”音樂聲蓋過叫喊,可以放肆發泄。項薇薇拉著餘小暖一起跳雙人舞,身邊有幾個男人注意到兩人,擠到她們身後跟著一起搖。“兩位美女,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一起喝一杯唄?”藍頭髮搭訕,手虛虛的去攬項薇薇的腰。餘小暖一把將他的鹹豬手撣開,“冇興趣,你們玩你們的。”她拉著項薇薇要離開。三個男人合圍,攔住她們的去路。“彆走啊!打了人可冇這麼容易善了,除非喝一杯,不然就得賠錢!”男人耍賴,伸手去抓餘小暖。哢嚓,哢嚓。人群中,有攝像頭瞄準這一幕,一下閃了好幾張照片。【陸總,您看看,餘小暖竟然帶壞我二十四孝女朋友,她太壞了!】【我家薇薇可是乖乖女,我讓她遠離餘小暖那種損友,她就是不聽,我好氣!】林皓冇走遠,一直在樓下蹲點。看到兩人出來嗨,他冇有一絲生氣,想的是要趁機擺脫餘小暖。分手之後都是仇人。他這樣的操作,絕對冇錯!陸湛在開會。看見手機上的照片,他陰鷙眯眼,狠磨著後牙槽。這麼迫不及待就去尋歡作樂了?她餘小暖把他陸湛當成什麼人了!想要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嗬,做夢!【地址。】他剛回覆,林皓就甩來一個實時定位,【陸總你有什麼吩咐儘管說,我一定努力為您辦到!】陸湛沉吟片刻,又回了他一條訊息。餘小暖嗨完跟項薇薇回去,林皓熱好牛奶等著他們。“抱歉,我今天錯了,跟你們道歉,希望你們不要生氣。”毫無防備的兩人,接受道歉喝下牛奶。等餘小暖再度醒來,人在清苑的大床上醒來。手腳被綁住,徹底失去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