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樣了?身穿黑色西裝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看著眼前鐵籠裡被鐵鏈鎖住四肢的二十歲的年輕人說道,你的老闆已經將你拋棄了,乾嘛不跟著我呢?你看你身上,現在搞得血淋淋的,你是個年輕人,我相信你是個聰明人。將延。

將延緩緩抬頭,盯著眼前近在咫尺卻被鐵籠隔開的中年人。心裡想著,自己一個月前是多麼期待從華夏來到這裡。

一個月前。

楊哥,你說的是真的嗎? 我真的可以去參加搏擊比賽了嗎?可是我並冇有報名任何一場搏擊比賽。將延麵對著身穿白色襯衫30歲左右略顯帥氣的男人說到。小延你冇有聽錯,你將在一個月之後前往米國,進行一場私人舉辦的搏擊比賽。這個比賽是我給你報名的,對方給的獎金非常的高。你也知道像我們這樣的小搏擊俱樂部,是需要資金來維持的。這次你去就算幫楊哥一個忙,也可以順便去長一下見識或者經驗。你不是一直想去國外和那些高手打一場?這不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可是楊哥這個時間會不會來不及呀?就一個月時間。小延以你的實力的話,一個月足夠了,你今天先回去做一下準備,調整好心態,準備迎接接下來的訓練。

那行,楊哥,我今天先回去了。李陽看著眼前年輕人的背影。露出不易察覺的笑容。

將延出了李陽搏擊俱樂部,坐上出租車往家的方向回去。將延 看著一路上車水馬龍。司機師傅轉過幾條巷子, 便到了將延家門口 ,門口牌匾上寫著將氏藥堂 ,將延下車便向大門走去。大門打開著,走進大門,裡麵是一個寬闊的小院子 ,院子朝北邊有一間正房,兩側則是廂房。

小延回來了 一側傳來老人的聲音。奶奶我回來了 ,將延叫住自己的老人回道,奶奶您這是在曬什麼藥材?我在哪裡?是在曬藥材呀,這是一些乾菜。你一天就瞎跑,吃過飯了冇有? 還冇呢奶奶。你看你光長了一米八幾的個子,連飯都不知道吃,中午飯還在鍋裡熱著呢。將延看著奶奶傻傻一笑,我就知道了奶奶對我最好了。你吃完飯去幫你爺爺看一下病人 ,今天人挺多,你爺爺挺忙的。

將延向左邊房間看了一眼,裡麵稀疏坐著幾個人。然後向另一側走去,對著奶奶又說了一句,我吃完飯就去。

不一會兒,將延吃過飯, 便在爺爺看病屋子的門口。看著裡麵稀疏坐著七八個人。房間裡麵成排的藥箱,還有一些桌子以及醫用設備。此時一張桌子旁邊坐著一個人,一邊坐著一個身穿白色衣服,頭髮蒼白,60多歲的老人。另一側坐著一位穿穿製服的中年人。將延看到老人變向,老人走去,走在老人身旁,一句話也冇有說。

白色衣服的老人摸著對麵中年男人的手腕,說到你這隻是因為感冒引起的頭痛,我這邊給你開點感冒藥,你拿回去煮了,喝了就好了。謝謝你將大夫。不用客氣 ,我這孫子幫你抓藥。小延你幫這位先生抓一手感冒去頭痛的藥。

此時將延纔開口對著穿白衣服的老年人說的。好的爺爺。這名穿白色衣服的老年人是將延的爺爺, 然後又對著穿製服的中年男人說道,叔叔跟我這邊來。 所以說這個藥你拿回去放適量的水煮開後喝兩次就好了。嗯 ,好 ,謝謝你小夥子。不用謝,那你慢走。就這樣將延幫著爺爺給病人抓藥,爺爺現在那裡幫人診斷。直到最後又有病人離去。那你慢走。

可算是完事了,將延伸著懶腰說道。你看你一天天的就往外跑,又出去練拳去了。爺爺看著不成器的將延說道。哪有一我就上午去練了一下,這不下午回來給您幫忙了嗎?讓你好好學醫,你要去學拳。爺爺,我可是按你的吩咐上了中醫大學,學拳是我的夢想將延笑著的爺爺說。你學了拳能當飯吃嗎?還不如好好的繼承家裡麵的醫術。你看你爸爸也是,要是聽我的,好好學醫多好。非要去當什麼消防員。彆人冇救出來,反而把自己搭進去了。

爺爺再怎麼說老爸也是個英雄。爺爺您就讓我哪天去打一場格鬥比賽。我要是打輸了就回來學醫繼承我們家的醫術,我就去打一場比賽,看看自己有幾斤幾兩。

英雄有什麼用?人也不在了。說到這裡,眼角有不經意的眼淚。好了,你怎麼也忙活了一天了,去好好休息一下。奶奶會兒正在做飯呢。

對了爺爺,等會兒給奶奶說一下晚飯我就不吃了。你不吃飯又要乾嘛去?懂琴剛纔發訊息叫我出去。那小姑娘又找你啊?冇什麼事,帶人家來家裡麵吃個飯嘛。看我孫子長那麼帥氣,1米8的個子。身體練的這麼壯實,哪個小姑娘不動心?就懂琴那小丫頭,我就挺看好,那你早點去,現在就去。不用管我和你奶奶。

爺爺每次跟你提到懂琴您都180度大反轉。那爺爺我出去了。去去去,趕快去。彆讓人家小丫頭等著急了。

出了家門的將延坐上出租車,向兩人約好的地方出發。

出租車停在一家奶茶店門前的路邊,將延下車可以開奶茶店的門,奶茶店裡麪人並不多,奶茶店靠近窗戶的位置,正坐著一位身穿白色T恤。一頭烏黑長髮披肩。較為寬鬆的揹帶褲以及運動鞋。白皙的皮膚。清純的臉蛋有些紅潤,一雙明亮的眼睛盯著門口的將延,將延也正盯著她。兩人相視一笑,將延走到女孩旁邊的座位坐下。

對不起,來的有些晚了 讓你等著急了,琴。這女孩正是將延的女朋友懂琴。你下次再來這麼晚,我可就生氣了哦。懂琴笑嗬嗬的對著將延說到,下次一定不會了,肯定不會有下次的。將延一臉嚴肅又帶著些許笑意的說道。是嗎?我記得上次誰也是這麼說的,懂琴直接上手揪住將延的臉生氣的說道。上次意外家裡太忙了嗎?將延雖然被揪住臉蛋,也是笑著說的。誒,不對呀。上次是我給你道過歉了。有道歉嗎?我怎麼不記得了?懂琴一臉笑嘻嘻的說道。依然冇有鬆開揪住將延臉的手。你肯定是貴人多忘事,將延一邊裝作很疼,一臉求饒的表情。懂琴依然冇有打算鬆手的樣子。直到奶茶店服務員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他倆旁邊。和氣的語氣對他倆說的。你好,打擾一下,帥哥美女。兩位聲音可以稍微小一點。

將延懂琴也意識到剛纔的聲音有點大了。懂琴立馬鬆開揪住將延臉蛋的手。俏臉微紅的低著頭。將延這時連忙對服務員表示歉意。直到服務員離開,兩人纔開始說話。

對不起啊,剛纔揪疼你了懂琴心疼的對將延說道。沒關係的,我皮糙肉厚的很將延一臉笑嘻嘻的說道。走吧,咱倆出去逛逛。這會兒天也黑了。嗯。

將延拉著懂琴的手,走出奶茶店。將延就這樣拉著懂琴的手,從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到安靜的小路。走在這樣的小路上,懂琴一米七的個子。隻到將延肩膀位置。

懂琴對將延說道,你以後會娶我的對吧?將延一臉嚴肅的說道。會的 以後非你不娶。嗯,你以後要是不娶我,我就從樓上跳下來。對不起 ,對不起,懂琴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將延嚴肅的對懂琴說道,沒關係 ,下次不能說這樣的胡話了。懂琴一下頭。像是在認錯一般。因為她知道剛纔那句話對將延來說有多疼 ,將延爸爸是消防員,因在一次救火中遇難,將延的媽媽接受不了將延爸爸去世的事,選擇了跳樓。兩人一直沉默了好久。

對了,有件事搞忘給你說了。下個月我要去米國參加格鬥比賽。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場比賽。這也是我的夢想。你會支援我的對嗎?將延看著懂琴說到。懂琴也看著將延說,當然支援你,而且我相信你一定會贏。那學校那邊怎麼辦?你可是我們係的高材生了,懂琴嚴肅的對將延說道。請一個多月的假啊,沒關係的,我打完比賽就馬上回來。絕對不會讓你等太久的,將延說道。那你到時候打贏了請我吃好吃的,懂琴笑嘻嘻的說道。那是必須的,那到時候我的琴大美女想吃點什麼,將延也是一臉笑嘻嘻的說道。等我好好想想,到時候你回來了我再告訴你。小路上一直迴盪著他們的歡聲笑語。

淩晨五點太陽還冇有出來,將延已經開始今天的訓練,淩晨五點跑步開始打卡,直到六點半,跑步結束,稍作休息,開始一天的營養供給。一份雞蛋麪下肚,早上八點半開始格鬥技巧訓練,研究人體經脈穴位。取敵人要害。中午十二點準時午餐。訓練午餐會比平時吃要多,保證蛋白質攝入,吃完午餐休息一個小時,開始第三階段的訓練,肌肉力量訓練,各種負重俯臥撐以及深蹲彎舉,下午六點準時下午餐,吃完飯稍作休息。進行第四階段的訓練關節活動度的訓練,將關節最大限度的拉伸。九點結束訓練。進行最後一次營養供給。最後一份營養餐,不意吃的太飽。三分飽足夠了。十點睡覺休息一天的訓練結束, 明天繼續。將延就這樣日複一日的訓練,直到一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