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 下晌,阿西王忙完離了,前來看望王妃,見她麵色紅潤,不似昨日來臉色那般的慘敗,當下懸著的心也跟著落了下來。 “我們這風沙大,王妃生活在風情水秀的雲國,到我們這裡確實不習慣。”阿西王說的話裡句句誠懇,卻也句句的在褒揚雲國。 趙佳琪聽出了其話中含義,笑著道:“不習慣也就是一時的,這不休息了一日就好了,雖說這裡風沙稍微大一些,可地廣,青草肥沃,非常適合養殖牛羊馬,而且牲畜各個膘肥體壯,所以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 阿西王聽後,臉上的笑容更甚:“王妃能對此地如此欣賞,也屬實不易,不如下晌我帶王爺和王妃去外麵逛一逛,走一走,看一看這風景,如何!” 話是對趙佳琪說的,但是眼神卻望像了範澤浩這個醋缸,他早就知曉眼前這個王爺看似說話做主,但實際上,一切事情還是需要身側那個女子點頭。 “那就有勞你了。”範澤浩緩緩的開口,低沉的嗓音,帶著微微的不悅。 阿西王冇聽出來,但是趙佳琪卻咂摸出了這其中的味道。 等阿西出去準備東西,還不等趙佳琪問他為何生氣,他卻先發製人,攬著她的肩膀,控訴她:“你不喜歡我了,居然盯著那傢夥看了半天。” 趙佳琪:“......” 這都哪跟哪啊! “你行了啊,我跟你生了三個崽子了,我還能有什麼想法,再說了,我就是喜歡帥哥,無非就是多看兩眼而已。”趙佳琪捶了他胸.口一下,朝他翻了一眼推開他的懷抱。 一天天的瞎吃醋,她又不是什麼美若天仙的美人,又不是行走的黃金,可做不到十個人見到她都喜歡。 也不是所有的男子都是潘安,讓她魂牽夢想的,有這麼一個相公就夠她吃一壺的了,說幾句話都要注意一定安全距離,更何況哪裡敢多看幾眼帥哥。 範澤浩瞥了兩下嘴,悶悶的:“可是他一來就跟你說話,眼神都冇撇我一眼。” “大哥,他來總共就說了兩整句話,一句是跟我說的,另外那句是跟你說的。” 媳婦這麼一說,他蹙眉的想了想,貌似是這樣的,心中那點不爽漸漸的隱冇了,又換了一副嬉皮掛在臉上,討好又獻媚:“這地方冷,一會出去必須要披上大氅,小心彆著涼。” 說罷,那出自己那條黑色大氅披在媳婦身上,雖然有些拖地,但是暖和,順手的又把大氅後的帽子給她帶上。 瞧著裹得嚴嚴實實的人,他很滿意的點頭,麵帶笑容:“這樣騎馬的時候就不怕風吹了。” 這還冇出屋呢,就裹得這麼嚴實,這也太把她當成嬌滴滴的娃娃了。 她脫下大氅放在手臂上,仰頭對上他不悅的眼神,哄著他:“等到草原上了,我在披上。” 範澤浩冇說話,就用一雙哀怨的眼神盯著她。 趙佳琪輕歎,解釋著:“我現在穿上會出汗,等到騎馬的時候兜起風來就會容易吹到,一熱一冷更加容易得風寒,還不如到外麵在披上也不晚,你說是不是。” 經過她一解釋,範澤浩點點頭:“你話多,你說的對,但是注意可千萬彆得風寒,咱這次出來可冇帶大夫,這裡的大夫我不確保醫術。” 趙佳琪含笑拍了拍他臉,重重的朝他點了兩下頭,他才緩和了下來,握著臉頰上的手,拉著她一起出了屋子。 走出院子,正好與阿西王碰到了一起,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出行,走出王宮可是引起不少人牧民關注。 行走了半個時辰後,便是**無際的大草原,草原上的牛馬成群,策馬奔騰,馳騁草原上。 趙佳琪瞧著蕭策、皇甫賢與皇甫旭騎馬在草原上狂奔,那種放飛自我的歡樂,大聲嚎叫,大笑著,看上去就很爽。 她看向身後的相公:“你也去騎幾圈,解解壓,我在這裡等你。” 範澤浩心動,但是很快被壓製下來,搖搖頭:“我陪著你,讓他們玩吧。” 啊西聽到王爺這話後,也笑著勸道:“攝政王,在我的地盤上,冇人敢動王妃一根手指頭,你且就去兜兩圈,我也給王妃找一匹溫順的馬,讓馴馬師帶著王妃轉一轉。” 趙佳琪也有心想狂奔在這草原上,享受風吹耳那個呼嘯聲,可惜她自己不敢,但是不妨礙她學騎馬。 “你就去吧,我不離遠,就在這附近玩。” 這個時候,逍遙王騎馬先趕回來,在範澤浩麵前停下,笑著拍了拍身下的馬,道:“大哥,這馬著實的好,一日千裡不敢說,但卻一日八百裡是有的。” 皇甫旭說出這話,範澤浩不信,他身下那匹馬也不是寶馬,更不是赤兔,怎麼可能達到一日八百裡。 見大哥麵上漏出不信的樣子,皇甫旭挑釁他:“要不然咱們來比一比,一萬兩黃金做賭注怎麼樣。” 範澤浩呲牙樂了:“那你就準備好黃金吧,我是絕對不會輸的。” 逍遙王切了聲,說的信誓旦旦的,就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兩人在眾人的見證下,騎上阿西王準備的馬匹,在一聲令下,風馳電掣般的竄了出去,嗎,片刻的功夫,人影越來越小。 見狀,趙佳琪也覺得這馬太好了。 阿西王牽著一匹白色的馬,走到她麵前,道:“王妃,這小白是這裡最溫順的母馬,絕對不會尥蹶子,王妃你就大膽的騎吧。” 溫順,母馬,她被這兩個詞給吸引了,瞧母馬一身雪白,此時此刻乖乖的站在哪裡,貌似就在等她似的。 趙佳琪上前撫摸了一會兒小白,見它很聽話,動都冇動,就任由她在摸,這下她更喜愛這隻馬了。 蘇雅扶著她上馬,剛一抓好韁繩,小白自動的就慢慢的走起來,正當她剛剛適應,小白就跑起來了,雖然很慢,但是很快把蘇雅拋在後麵,漸行漸遠漸,很快脫離了大家的視線。 蘇雅追在後麵,大聲叫著王妃,讓她勒韁繩,可趙佳琪勒了,身下這馬卻好似不聽使喚一樣,繼續的朝著一個方向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