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雲飛眼前一亮說到,快請友軍進來,說著楚雲飛大步像外麵走去迎接。

剛出會議室就看到兩個穿著灰色衣服的身影走過來,走近一看五大三粗的,頗有農民像是個標準的土八路

而後麵的人讓楚雲飛眼前一愣,因為這個戰士跟彆的八路有所不同,英俊瀟灑,白嫩白嫩的,如果他看見過亮劍3的話,肯定會一口說出這不就是小白臉毀經典嘛。

最重要的是,這小子這身板能打鬼子嘛,總感覺是總部機關的記者或者文職

哈哈,這就是楚團長吧,我是獨立團團長李雲龍,李雲龍很直爽的報上家門。

楚雲飛馬上伸出手說到,李團長,久仰大名,如雷貫耳,早就聽說你的事蹟了,打起鬼子來不講章法,讓鬼子很是頭疼,更是一炮乾掉阪田聯隊,從正麵突圍,你的事蹟在我黨可是流傳已久呀,能和李團長認識,楚某真是三生有幸。

哈哈,在下也久仰楚團長大名,黃埔高材生,閆長官的手下大將,打仗彆具一格。

兩個人互相握著手,楚雲飛扭過臉問到,李團長,請問這是……

他,是魏大勇,我的警衛員,李雲龍說到

警衛員?看著魏大勇這個樣子不像是警衛員

他看著魏大勇說到,小兄弟鄙人一直覺得你像是總部文職或者筆桿工作者,貴部安排你去部隊,未免不符合你的身份,文人應該在適合自己的崗位上。

李雲龍玩味的說道,楚團長,我這兄弟可不一般,要不比試一下如何。

哦,是嘛既然李團長這樣說了楚某可是要領教一下這位i小兄弟怎麼不一般了,楚雲飛笑著說到

說著楚雲飛掏出兩把手槍抬手瞄準門前的兩隻小鳥,砰砰兩槍隻見兩隻小鳥落來下了。

好,楚團長好槍法,不愧是黃埔軍校的高材生,李雲龍說道

魏大勇,楚團長已經亮劍了,我們不接不行了,給楚團長露兩手,彆丟了咱們八路軍的臉。

是,團長絕不會給八路軍丟臉的;

說著魏大勇抬起槍也不瞄準,衝著天空就是兩槍。

這小子乾嘛呢,耍酷呢,這樣能打倒什麼呀,估計屁都達不到吧,還是回家洗洗睡吧,周圍的晉綏軍七嘴八舌譏諷恩德說到。

李雲龍卻一臉淡然的在等著看好戲,畢竟他是見識過魏大勇的槍法的,那出神入化的槍法還曆曆在目,但是李雲龍也是不相信魏大勇的槍法,還嘲諷魏大勇;魏大勇當場給他上了一課,不說那些他教出來的新兵一個個都是好槍法,就他2000米開外,不瞄準直接開槍射殺一名鬼子軍官,冇說的全團上下無一不震驚的,也奠定了他在獨立團的地位。

突然天空中有兩個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在往下落,越來越近,看那是什麼,周圍的晉綏軍都向天空望去,

兩隻老鷹,不會是哪位八路軍小兄弟打下來的吧,突然有一個士兵說道

雲龍兄,今日楚某可是大開眼界呀;貴軍有如此的人才,何愁不興盛

小兄弟,你這槍看起來不一般呀,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是狙擊槍吧

魏大勇心中一震,楚雲飛不愧是黃埔軍校畢業的,就是見識廣,

不過魏大勇也而冇啥好隱瞞的,淡淡說到,楚團長果真是見多識廣,冇錯,我這確實是一把狙擊槍,說著把槍拿了下來

果真是把好槍,楚雲飛看著槍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