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長,不辱使命。我們帶著馬回來了,張大彪滿臉高興的說到。

對了團長,我跟你說,我張大彪除了您誰都不服,魏大勇算一個,他在戰場上堪稱神槍手,指哪打哪,這次多虧有了他我們幾乎冇有傷亡。

李雲龍看著我說到,行呀小子,以後你就跟著我吧,你之前說的給你士兵訓練的事情我答應你了

我就先給你一個班吧,怎麼樣,能不能完成任務,一個月以後我看你帶兵的成果,到時候跟老兵比試一下

謝謝團長,一個月後您就看成效吧。

第二天一大早,起床號一吹響,我就來到了訓練場上。

我的新兵卻是一個人也還冇有來。

顯然,這些剛參軍的新兵,還冇有適應部隊的生活,他們似乎更習慣於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在他們那裡還冇有起床號的概念。

張大彪看了看我那表情,似乎在說:“就你帶這群兵,肯定不行。

我看了看李雲龍和趙剛站在那裡看著他,都在搖著頭。

似乎所有人都在看他的洋相。

周圍的士兵們都在竊竊私語。

“這下傻眼了吧?

“是啊,傻子都知道,剛參軍的新兵什麼都不會,連規矩都不懂,怎麼可能一個月就比肩老兵

“是啊,魏哥這回栽在這群新兵蛋子手裡了。”

“可惜了,魏哥的神槍手的一世英名。”

……

一片議論聲中,魏大勇卻看起來並不生氣,反而饒有興致的站在一邊,看起了張大彪訓練他的士兵。

又過了快一個小時,太陽都到了頭頂了,這時候那新兵這才急急火火的跑了過來。

跑得氣喘籲籲:“長……長官,我,我們是不是遲到了?”

楊愷慢慢轉過身,看了他們一眼,然後仰起頭看看天。

最後說了句:“還行,不算太遲,我以為你們要等太陽曬到屁股才能起來呢,你們比我想象的來得早。”

周圍的戰士們全都轟的一下笑了。

李雲龍更是無奈的搖著頭。

幾個新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到,長官我們在家都是這個點才起床

魏大勇走過去點了點頭說道,首先不要叫我長官,要叫我教官

是,知道了教官,新兵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魏大勇站在新兵前說道,你們為什麼要參軍。

報告教官,我是為了打鬼子,早一天把鬼子趕出我們的國家

報告教官,我是為了替我爹孃報仇,他們都被鬼子迫害了,其中一個新兵紅些眼鏡說到

對,教官,小鬼子侵略我們,不僅搶我們的糧食,還殺害我們的親人,無惡不作,這些天殺的小鬼子。

新兵們七嘴八舌的說道

魏大勇看了看新兵說到,很好,看來大家的目標都是一致的,但是你們知道鬼子有多強大嘛,你們知道我們要犧牲幾個戰士才能殺掉一個鬼子嗎

魏大勇伸出4根手指頭,4個。我們4個兄弟的命才能換一個鬼子。

不要覺得我在危言聳聽,為什麼會這樣呢。原因很簡單,那就是訓練,小鬼子從很小就訓練,他們的夥食供給還跟得上,身體素質和軍事素質遠遠超過我們。

我不信,同樣都是人,怎麼可能差那麼多,有個人不服氣,在底下低聲說到

怎麼,不相信,試試就知道了

怎麼試,這裡有冇有鬼子

魏大勇說,很簡單你們把我當成鬼子,把我打倒

教官你,彆開玩笑了,你一個人能打8個。

魏大勇說,試試就知道了,怎麼一個個都慫了,

這是有個叫趙衝的說到,我們8個打你一個不是欺負你嘛。我一個人就夠了

好,你來吧

趙衝看準時機就衝了上去,魏大勇一腳把趙衝踹到了地上

趙衝從地上爬起來說到,弟兄們一起上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