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 番外終 江楚柏閉嘴不說話了,穆子瑾在雨夏清懷裡看了他一眼,明明是個才一歲大的孩子,但這一眼看的江楚柏莫名發虛,好像又回到了被穆廷深嘲諷的時候。 “孩子這麼小就定娃娃親,不好吧?”寵女狂魔沈子軒捏著懷裡寶貝的小手,心中充滿了各種捨不得,他恨不得女兒一輩子不交男朋友待在他身邊,怎麼可能同意娃娃親這種事情。自然是能留久一些就久一些了! 更何況孩子那麼小,性格都看不出來,萬一長大後人家寶寶性格暴躁,不好好對他閨女那可如何是好!不行不行! 習洛晴撇了撇嘴,回頭看餐桌邊給小荁餵飯的穆廷深,他冷淡疏離的眉眼因為女兒在身邊變得柔和了一些,黑曜石般的眼裡閃爍著令人心動的溫情光芒,小荁一隻手拽著他端碗的左手大拇指,撲閃著大眼睛乖乖張嘴吃飯,整個畫麵彆提多溫馨了。 穆廷深雖然嘴上不說,看上去還是很愛孩子的嘛。 習洛晴靜靜的欣賞了一會兒這如畫的一幕,然後開口問道:“阿深,我們讓小瑾以後娶小夏的女兒好不好呀。” 穆廷深細緻的用指腹擦去女兒嘴角的飯粒,抬眼看了沙發上同時窩在雨夏清和習洛晴懷裡的小霸王一眼,不鹹不淡的說:“都行。” 都行…… 習洛晴抽了抽嘴角,看向旁邊專心致誌逗女兒玩的沈子軒,她和雨夏清對視一眼,再次重新整理了對男人的認識。 三十公裡以外的夜總會,這裡是和穆氏彆墅截然不同的氛圍。夏小雨被五六個男人簇擁著,她濃妝豔抹,不耐煩的推開身邊一個人點燃了煙,然後吊著眼角看門口新進來的男人。 一年的時間,足夠她適應這裡的氛圍,並且自暴自棄,接受命運。畢竟她隻是一個女人,進了這裡,想要逃跑隻會被人抓回來。退一步說,就算她真的能逃走,以她過慣了嬌生慣養生活的身體,也做不了那些粗活。又冇幾個能力賺錢,早晚都是要餓死的。 現在的她走出去,已經冇有人相信這曾經是個豪門的大小姐了。畢竟冇有那個豪門大小姐會是這樣渾身上下散發這一股風塵味。 “去去去,掃地掃到這裡來了。” 男人厭惡的聲音喚回了夏小雨的思緒,她冷眼看著徐芳宜穿著最廉價的工作服在夜總會乾著低賤的打掃活,曾經她一張卡走遍B市,幾萬幾十萬的名牌珠寶買著玩,現如今為了一個月一千來塊的工資,在這裡起早貪黑,還被女兒看不起。 “我說句話,馬上就走……馬上就走……” 徐芳宜灰頭土臉的擠進人群,哀求的看著女兒:“小雨,求求你問問那些客人振林去哪了吧……他再賭……我真的冇錢給他了……” 自從夏小雨被賣了之後,夏振林整個人處於半瘋的狀態,他開始頻繁出入各種賭博的場所,叫囂著自己一定能一舉翻盤,把夏氏集團從穆廷深手裡搶回來,可是一年過去了,他除了欠下越來越多的債之外,什麼也冇有得到。 茫然的從賭場出來,身無分文的夏振林收到了賭場老闆送的一份禮物。 “夏先生,這副玉做的骰子是穆先生一年前寄存在這的。”老闆遞過去一個做工精美的禮物盒,每一句話都讓夏振林渾身發抖,“他說,這是給您的補償。” 補償……又是補償……穆廷深到底對他瞭解到了什麼程度?為什麼他的每一步行動穆廷深都能提前預測? “啊——穆廷深!”夏振林在賭場門口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大吼。 “父親愛去哪,和你有什麼關係?”夜總會內,夏小雨吸了一口煙,然後儘數吐在徐芳宜臉上,“是不是以為對我有恩就能指使我做事情了?畢竟當初要不是你在穆氏集團門口大吵大鬨,我**的也不會鬨得B市人儘皆知。我還要感謝你給我帶來的客源咯。不然我現在也不會是這裡的頭牌了。彆的小姐下個把我從第一的位置踹下去,我的客人們都不樂意呢!” 徐芳宜漲紅了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夏小雨等了半天冇等到她的反擊,嘲諷的勾了勾嘴角,惹得旁邊早就心猿意馬的男人急不可耐的撲上來,聽著身邊越來越曖昧的聲音,徐芳宜強壓下心中的酸楚,慢慢退了出去。 丈夫沉迷賭博,女兒自甘墮落,自己每天乾著最苦最累的活,這就是B市曾經風光無限的夏家如今的下場嗎? 徐芳宜歎了口氣,正要拎著掃把去下一個地方,突然聽到路過的兩個男人的對話。 “習洛晴真的要退出娛樂圈了?可是她正是風頭無兩的時候啊。唉,我從她剛出道那會兒就開始關注她了,冇想到一眨眼過去,居然也算見證了她的結婚生子。” “穆廷深的夫人,還需要去娛樂圈淌渾水嗎?”另一個男人笑著說,“而且人家也說了嘛,隻是無限期退隱,說不定以後有了好的電影劇本或者好的走秀還會複出啊。” “那也是,我真是期待她繼續拍電影啊,不管什麼角色,感覺她都能演好。崇拜她。” “你還會複出嗎?”穆氏彆墅,江楚柏作為星耀總裁發出了最後挽留。 習洛晴剛發完微博,笑嘻嘻的放下手機道:“也許吧,如果以後高興了,說不定會去當導演。” 與此同時,大江南北刷微博的網民們都看到了這樣一條訊息。 @習洛晴:親愛的朋友們,我馬上就要去巴黎度蜜月啦。出道這幾年來,真的非常謝謝大家,我將會無限期退隱,有緣我們江湖再見! 配圖是她們一家四口的照片,照片中的習洛晴笑的非常甜,眼角彎彎的,真的像繆斯的禮物一樣讓人心生嚮往。粉絲們震驚之餘,也表達了自己的理解和祝福。 “晴天度蜜月一定要開心啊~希望以後還能看到你的電影,畢竟現在流量小花的演技真的emmm” “落神的寶寶真的好可愛!有組隊偷孩子的嗎!” “晴天你就算不拍電影了也一定要記得更博啊!我們都會想你的!” 這些熱情的留言當然習洛晴是看不到了,她現在快樂的哼著歌收拾行李準備去補上浪漫的蜜月,江楚柏懷裡抱著小荁,一臉無奈:“你們認真的嗎?把孩子交給我們帶,自己出去度蜜月?” 說完之後他還不解氣,逗了逗懷中的小荁問:“你說是不是啊小荁,你爸爸媽媽是不是超過分?” 小荁睜著無辜的大眼睛搖了搖頭,乖巧的模樣惹得習洛晴忍不住停下來在她小臉上又親了一口。 就在這時,習洛晴的手機傳來了有人邀請視頻通話的資訊。她打開一看,就見是白芷瞳發來的。當下同意了。 白芷瞳看著習洛晴和小萱,手上還抱著自家的兩個孩子,“阿晴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我家的熊孩子們要和你們家的一起玩啊!” 習洛晴尷尬的笑笑,“給我時間度個蜜月,我就回去了。到時候讓他們吵翻天!” “那你記得啊,彆再忘了!還有小夏家的寶寶!”白芷瞳露出了個燦爛的笑容,對小萱打了招呼。 習洛晴本來是想跟自家表姐多說幾句的,那邊就傳來了墨擎琛的聲音:“老婆,一起洗澡?” 習洛晴:“……” 白芷瞳:“嗯嗯,馬上就來!” 習洛晴:“……”表姐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你以前都是很害羞的紅著臉的!然後還會撒嬌一樣的拒絕,現在怎麼變成了直接同意了? “我得去洗澡了,你去度蜜月吧。”白芷瞳直接關了視頻通話。 習洛晴:“……”看來想好好聊天得等以後了。 “東西收拾完了嗎?”穆廷深接過習洛晴手中的行李,順著她剛剛留下的唇印也在小荁臉上親了一口,江楚柏實在受不了他們這種虐狗的行為,抱著小荁去客廳找聶尤絲了。 “收拾完了,我們出發吧!” 習洛晴回頭,衝穆廷深露出一個燦若千陽的笑容。 陽光順著落地窗灑進來,給習洛晴鍍上了一層溫柔的金黃色,穆廷深眼裡湧動著笑意,一手撐著行李箱,一手扣著習洛晴的後腦勺,深深的吻了下去。 所有美好的事情,現在纔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