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怡小說 >  蘭亭悲歌 >   第1章 楔子

江南煙雨濛濛,整個蘇州城都被煙雲籠罩,顯得特彆壓抑。

蕭楚清攜一柄長劍,穩健地邁入一家客棧,馬上有一小二快溜兒地跑過來,“客官,您是要吃飯還是住店?本店有上好的房間咧!”蕭楚清脫下自己的外衣交給小二:“住店,給我一間上好的房。不過,先給我來幾樣菜和熱酒暖暖身。”小二隨即敞開喉嚨喊道:“好咧,小菜兩三樣上咧!”蘇州話本自依儂,此番唱轉開來,竟自還有幾番餘韻。

蕭楚清隨即找一座位坐了下來,將長劍擱在一邊,上下打量起店來。店規模不大,但風格古樸,雅緻非常,尤其是掛著的很多書帖,看來價值非凡…...

“格老子的,這雨下個不停,還怎麼趕路啊?”一個粗獷的聲音吸引了蕭楚清的注意力。隨即,蕭楚清看到一個粗獷的黃鬚大漢大大咧咧地闖了進來,將笨重的兵器往桌上一擲,發出重重的聲音,隨即一屁股坐下。他後麵又跟進幾個大漢,隨聲喝道:“這雨要是再不停,咱們要在五月十五之前趕往許州可就來不及了!”幾個漢子滿臉焦慮,怔仲不已。

“人呢?都死到哪去了?”剛進來的那個大漢大聲吼道,顯得極不耐煩。隨即,小二“咚咚咚”跑了過來,滿臉堆笑:“各位客官是要在小店吃飯嗎?”那黃鬚大漢吼道:“這個時候不吃飯還待咋地?趕快給大爺們準備幾個小菜。”那小二唯唯諾諾地退下去了。

“這次去許州,咱們點蒼派可一定不能失手,誓要將那寶物奪回,將我點蒼派發揚光大!”黃鬚大漢大聲說道。旁邊一瘦削老者小聲嘟噥道:“師弟,你就不能小聲點。這次奪寶,江湖上人人慾據為己有,其中不乏高手,咱們想要奪得此寶,看來終非易事啊!”說著,眉頭微皺,歎了口氣。黃鬚大漢也沉吟起來,隨即抬頭恨恨地說道:“為了發揚本幫,就算是把我這條命給搭進去了,也要奪回此寶。”

“哈哈哈哈,連點蒼派這幾個蠅鼠小輩也想撈一手嗎?未免太自不量力了!”話甫落定,一白鬚老者隨之飄然而入,屋角幾名大漢明顯震了一下,紛紛站立起身,手握兵器,各自戒備,顯然是怕極了。

“前輩莫非是“千醉仙翁”劉亦榭?“瘦削老者怯怯地問,蕭楚清聽師父提起過‘千醉仙翁’這個名字,聽師父說,‘千醉仙翁’劉亦榭以身處亂世,欲學西晉‘竹林七賢’之劉伶,日夕飲酒作樂,放浪形骸,不問世事,隨時攜一酒壺,帶一鐵鍬,邊痛飲酒邊慨然說:“黃圖霸業終是夢,最後何須死遍埋。”有時竟至脫衣裸形飲於室中,所以江湖人稱“千醉仙翁”。

蕭楚清此時忙不迭打量“千醉仙翁”,隻見他顴骨突出,鶴髮童顏,白衣飄飄,手握酒壺,身背鐵鍬,真是個世外仙人!

“劉老前輩一向不問江湖之事,今日關心起寶物之事來,卻…卻是為何?”瘦削老者戰戰兢兢地問道。

“一般俗物當然入不得我的法眼,但此寶又豈是尋常寶物可比?”劉亦榭邊飲酒邊慢條斯理地說:“有我劉某在,你們趁早打消此心,要不然,你們一個個成了黃泉之鬼,得到了寶物也是無用!”說罷,一柄鐵鍬飛越而至,嵌入桌子,直插地底。幾名大漢當即顫抖,瘦削老者竟幾乎暈厥過去。

黃鬚大漢訕訕地說:“眾師兄弟,走!”說著幾個人扶著瘦削老者快速出店去。

小二見狀,忙奔上來,大聲叫道:“客官,您的菜…”劉亦榭截住道:“他們的菜不要了,給我上吧,再給我來幾壺好酒,替我把這個葫蘆灌滿。”

蕭楚清暗忖:“不知武林中又出現了什麼寶貝,引得各路英雄好漢紛紛來奪?且待我上前問一問劉老前輩。”

蕭楚清正要上前,忽聽得門外一個柔弱的女子聲音飄至:“公子,這有間客棧,不如我們今晚就在這兒住下吧!”隻見進來了一主二仆,男的衣著華貴,著一帽,眉宇間遮不住英姿之氣,“好吧,翠兒,咱們就在這住下了。”

主人走到一張乾淨桌子前,婢女翠兒趕緊吩咐:“小二,見客人來了,還不過來擦桌子?”小二忙不迭趕過來,將桌椅拂拭乾淨,然後站立一旁,滿臉堆笑,說道:“客官,要吃點什麼?”主人發話:“聽說你們這兒的花雕不錯,就給我上兩瓶上好的陳年的花雕吧!”小二扯開嗓門喊道:“陳年花雕兩瓶,上嘞!”

“翠兒,這蘇州的景色倒也不錯,隻不過,這陰綿綿的雨倒是挺煩人的。”女婢嘻嘻地笑:“是啊,咱們從許州回來之後定要在江南好好地轉上幾天才行。”蕭楚清看見這主仆倆有說有笑,竟完全不像主仆,兀自狐疑。

正在狐疑間,隻見那位俊俏公子朝他這邊走來,略為施禮:“公子,不知往許州方向,怎麼走法?”蕭楚清忙起身還禮,道:“不知公子到許州卻為何事?”“探親,探親…”那位公子答道。

蕭楚清道:“從長江逆流而上,大約經一兩個月即可。”那位公子再為施禮,道“謝謝兄台,不知兄台高姓,師承何派?”

“不才武當派蕭楚清”

“蕭楚清?好名,好名,小生龍天寶。”

“江湖真是越來越不像江湖了,三五鼠輩也敢往那兒闖?”旁邊正在大吃大喝的劉亦榭不屑地說道。龍天寶正要張嘴去辯,楚清擠眼示意,龍天寶方纔打住,將喉頭的話給嚥了回去。

隨即二人便聊了起來,聊的特彆投機。蕭楚清儘管龍天寶不僅有一股貴族之氣,而且還聰明機智,能言善辯。才學高遠。二人交談甚歡,邊飲酒歡笑,好不痛快!二人酒量甚好,直喝的個天暈地轉,方纔散去。

第二天醒來時,天早已放晴,蕭楚清揉了揉眼,心情格外舒暢,慢步走下樓去,卻見龍天寶已在下麵,便略一施禮:“龍兄,昨晚可睡的好?”龍天寶哈哈答道:“昨晚夢見和蕭兄痛飲三百杯呢!”

當下兩人同要了幾個小菜,兩瓶花雕喝了起來。龍天寶說:“不知蕭兄可有興致陪在下到許州走一趟?”蕭楚清略微想了想:“他們都說許州有寶,卻不知是何寶,我何不也去湊湊熱鬨,那兒或許還能見到師父呢!”於是欣然答道:“也好,反正我也正閒著無事,去外麵逛逛倒也無妨…”

當下兩人便一同出外,乘長江逆流而上,一路上風光,春意盎然,二人飲酒作樂,歡言暢語,好不快活。二人話語投機,感情漸篤,於是便在船上對天三拜九口,結拜成了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