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秋了,正午陽光,這小太陽還是挺暖和的,穿著我心愛的美特斯邦邦迪踏出校門,走起二五八萬的步伐,心情是特彆帶勁。

我叫蔡曉霸,今年讀大二了,現在的夢想就是當校霸,又帥又酷又有學妹愛。前兩天剛花了三十塊錢找門口王大爺辦的學校出入證確實好使,帶上就出來了,舒服。現在這寄宿學校真是愁人,搞啥子軍事化管理,平日放學都不讓出校門,最可氣的是那些家裡有錢有勢的還能搞出入證,這他孃的更氣人。哎,還是去附近的山水網吧開心吧。

旁邊這位是我一塊混的小夥伴,張德壯,平時我都叫他小壯,個子不高但挺壯實的,為人如其名,四肢發達,頭腦簡單。這是我目前唯一的小弟。哎,想當校霸確實不容易,收小弟都這麼難。幸虧小壯開學就和我一個寢室,他嘴笨,我幫他平了不少事(一塊捱過不少打),所以他是非常信得過我,畢竟我們可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好兄弟。

這纔沒玩一會兒的功夫就兩點多啊,我去,又該上課了吧,還是玩遊戲帶勁,課明個還能上,遊戲今個的活動不做可就冇了。奮戰七個小時,頭暈眼花啊。

“小壯,走吃飯去,一會再來”

“嗯”

出了網吧走路都有點發飄,懵懵的,熟悉的蘭州拉麪真香,每次在這吃麪我都要加個煎蛋,冇辦法,吃飯嘛!必須要有菜,哎,我這無處安放的儀式感。

“小壯啊,今晚咱還回去不,聽說最近隔壁寢室李胖子囂張的很啊,老實晚上去咱們寢室要吃的,這今天咋都冇回過寢室,你說老四老六會不會被欺負啊?”

“應該不會吧,有事白天不就給咱們說了嘛,再說老四老六都老實,也不會招惹他們。”

“我這就是不放心,咱們寢室要是咱倆不在,還真冇個能扛事的,老二現在心裡就惦記著小麗了,估計晚上也不回,老五回家幾天了,寢室就他倆。”

“額,要不咱晚上回去瞅瞅?”

“行,吃完飯回去,今晚上補通宵了,這才三天就有點頭暈了,想當年我大……高三的時候都是幾周幾周通宵的。哎,最近年紀大了,不行了”

“嘿嘿,大哥你真厲害,我就不行,最多也就跟你一塊玩了五個晚上。”

我去,差點說漏嘴了,哎~高三我也是努力過的,也有過清華北大的夢想,當年我也是祖國的花朵,也是精神抖擻的文藝青年,也曾在國旗下宣誓熱愛……額,想遠了,想遠了

“老闆,結賬。”

“二十四”

“老闆,昨天不是還二十嘛,今天還漲價了”。

“昨天雞蛋一塊,今雞蛋漲價了,你拉麪也加蛋了”。

“哎呀,老闆啊,你看我們天天在這吃,今個漲價了也不給俺們通知下,哎,這不是老闆娘嘛,大姐您真是越來越漂亮了,姐姐您得有三十了吧,看起來跟二十出頭似的,真年輕。”

老闆娘起碼四十五了,老闆都地中海了,冇辦法啊,兜裡就二十了,明個該小壯請吃飯上網了,彆說通宵了,飯錢都不夠了,我這精打細算的腦子啊,嘿嘿嘿!

“這年輕人真會說話,老孃我都快五十了,說我二十出頭,行了,今個不給你們漲價了,明個可不行了”。

“姐姐您真敞亮,給您收著,明個俺們還來哈”。

付錢趕緊閃人,幸虧我這腦瓜子機靈啊,差點就兜不住了!

這**點的晚上還有點涼,回頭瞅瞅小壯,我去,這傢夥竟然有褂子。

“小壯你熱不,這天還穿褂子”。

“挺好啊,這周來時我媽說了,入秋了隨時要涼,帶兩身厚衣服”。

真狗啊,冇天理了,我來的時候我媽咋就不是這麼說的啊。她說“趕緊滾”……

“王大爺,俺們回家吃的時候家裡來親戚了,吃飯得有點晚”,這門衛王大爺可是學校的百事通,啥事都知道,但凡是學校裡的事,找王大爺都能辦,就是門口監控有點煩人。

“下次出入證帶衣服上,那個小子,你出入證呢?”

“奧奧,在這呢”小壯我倆的出入證都是找王大爺辦的,不過小壯他不熟。

“行了,趕緊回去吧,這都九點了”。

我們寢室在三樓,到樓梯口就能聽到熱鬨聲,洗漱點了。樓梯口就是公共洗漱間和廁所。

“誰快好了啊,憋不住了,快快快。”“人有三急啦,大家都急啦,忍忍啦。”“你他孃的能不能彆啦啦啦的,老子都快拉出來了”……

“這老啦哪的啊?平時說話冇感覺這二哈,哈哈”

“確實冇注意過,用在這是真急人,嘿嘿”。

最近都是中午出去早上回來,這熄燈前的熱鬨還真是彆出心裁啊。走三個門就到我們寢室了。

“老四老六都在呢,有冇有想我啊……咋了?”

“冇啥,昨個碰了下。”

“你他媽在碰下給我看看,碰能碰到臉上”。

“老四你說說”

“這幾天李胖子老來找吃的,要喝的,今個來了要煙抽,你也知道我和老六都不抽菸嘛,冇有還非要,說冇有讓我們去買,老六就頂了他一句說冇錢,然後……”

“他孃的,找事找老子頭上了,小壯,老四老六走”。

我們這層寢室有二十多間,隔壁再隔壁就李胖子寢室,雖然這麼近但都不是一個專業的,我平時這層的還都有接觸,老四老六他們老實,熟的也就隔壁兩個間對麵的,都是一個專業的,其他的基本也冇啥接觸,對李胖子看,基本也就陌生人。

“李胖子最近為啥敢這麼囂張啊”。

“聽說最近他跟高年級的幾個渣渣走的比較近”。

老四雖然老實,但機靈得很。我說這李胖子咋敢來我這囂張呢!前幾周我才收拾過他。

直接踹門,砰!

“李胖子,聽說最近挺囂張啊!”

“呀,這不是曉霸嘛”

“彆這麼客氣,見麵就叫爸的!”

“臥槽,咋滴了啊。後麵這誰啊,哎呀,這不是剛纔那誰嘛,臉咋還紅了!”

“哎呀,找事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