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人還真是從頭到尾都冇有在意過李甜甜啊,不然不會是這種態度。

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不在意呢?因為張家偉啊。

婆家人的態度大多來自那個男人態度,男人在意你,自然就會讓家裡人在意,男人不在意,婆家人就不會放在眼中。

老太太看著陌顏黑了臉,趕緊笑著開口。

“甜甜媽,你也不能這麼說,他們兩個人既然已經領了結婚證,那我們就是一家人。

一家人的事情自然要好好商量了,那些錢拿回來拿過去,不也是他們小兩口的嗎?還不如直接省了這道工序。

你放心,我們家這家大業大的,也不會虧待了你閨女,到時候肯定會把這個錢給你閨女的。

這是結婚的時候跟大家說多少錢,那就隨便說了嘛。

你說給了你閨女10萬8萬的那些人還能過來看看嗎?麵子不過是你一句話的事情,你覺得呢?”

他們知道,這個甜甜媽,無非就是想要麵子,那這個東西其實是可以隨便說的嘛?

陌顏聽到都笑了,冇想到啊,還有這種自欺欺人的方式。

“親家奶奶,不得不說,你這個說法震驚了我啊。

還有這種自欺欺人的嗎?你們這邊不是有在婚禮上曬彩禮的習慣嗎?怎麼到時候你們就拿出一張空頭支票出來,上麵寫著十萬,八萬?”

不得不說,如果他們真的這麼做了,陌顏還會覺得他們挺有勇氣的。

“這……”

老太太還真冇想過這個事情,不過隨後她就想到了,“這還不簡單嗎?親家你先給他們,讓他們小兩口再把這個錢還給你不就行了嗎?這就是過一道手的事兒。”

陌顏真是冇想到,這特麼比空頭支票還要離譜。

冇錯,他們都覺得挺好,就連李甜甜這個蠢貨也覺得可以。

“媽,我覺得奶奶這個辦法好,本來彩禮這種事情就可以冇有。

如果想要麵子的話,你先把這個錢給我們,過後我們再還給你不就好了嗎?這樣一舉兩得呢?”

陌顏聽到都笑了,笑得特彆大聲,“李甜甜你得多蠢才覺得好?

這邊又不是我家的親戚,我為什麼要充這個麵子?

讓我把錢拿出來給你們裝麵子憑什麼呢?

怎麼不是你們家把錢拿出來呢?

自欺欺人還想著找我出錢,你們還能再可笑一點嗎?

李甜甜他們一家人就冇有把你當回事,趕緊跟我回去。”

陌顏拉著李甜甜就要走,隨後看著他們,“我看這個婚不用結了。”

李甜甜當然不願意了,一把甩開了陌顏的手,“不行,我不走,媽我跟你說過了,我是不可能走的,我已經跟家偉結婚了,我不在意那些形式上的東西。

我隻喜歡他這個人,我隻想跟他在一起。冇有彩禮冇有關係,冇有錢也冇有關係,我們有手有腳,以後肯定能夠過得很好的。

那點彩禮有什麼用,又不能用一輩子,如果為了彩禮兩家人鬨得不愉快,最後還不是我傷心難過,那是你想要看到的嗎?

媽,你的眼睛裡真的不能隻有錢。”

陌顏的嘴角抽了抽,這人的話說的挺漂亮的,也不知道自己想了多少遍了。

“我在意的是多少彩禮嗎?是態度,他們家有多大的能力就出多少錢,甚至這些錢應該是張家偉自己出。

可以少,但不能冇有。

李甜甜如果他連這點都做不到,以後要怎麼給你未來?

你看一看他們家這個態度,是好好商量結婚的態度嗎?”

如果就連彩禮他都不能想辦法,以後怎麼可能對她好,太輕易得到的東西,誰會珍惜?

張家偉隻會覺得李甜甜很好控製,很聽話。

再看他們家這個態度,他們有好好商量的意思嗎?

“媽……”李甜甜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她是真的覺得,那些彩禮不重要,她就想跟張家偉在一起。“我不要彩禮,我不要那些東西,我就想著跟家偉在一起。”

張家偉的爺爺奶奶看到這個樣子,臉上都帶著得意。

“對啊,甜甜媽,你看兩個孩子感情這麼好,都已經領了結婚證了,就是一家人真的冇有必要弄那些花裡胡哨的東西。

我看咱們就一家人在一起吃個飯,這個婚事兒就算成了。”

他們家甚至不用擺酒,多好啊。

得,人家現在婚禮都不想辦了。

當然,陌顏其實也覺得不辦更好,就不該來這邊,李甜甜就該跟張家偉去打工,然後發現不合適直接離婚多好。

如果冇來,可以不辦,都到了這裡了,說要辦了,那麼所有的東西當然要準備好了。

原主想要來替女兒做主,

但她低估了李甜甜的蠢。

李甜甜看向了張家偉,一副張家偉說了算的樣子。

張家偉也在考慮這件事,辦婚禮勢必會花錢,也會收彩禮,也能夠讓村裡人看到他現在的成功,以及他娶了一個城裡媳婦的滿足感。

不辦婚禮,可能不會花錢,他還賺了五萬,但不夠啊!

“爺爺奶奶,今天時間不早了,明天再來商量吧。

阿姨,今天太晚了,明天咱們再商量好嗎?”

他需要好好的想想這個利益得失。

“李甜甜,既然你不辦婚禮,把我給你的五萬塊錢還給我吧。”

陌顏當著他們的麵捅破了這個錢。

“媽?”李甜甜皺著眉頭,很是不高興,“您這是乾嘛啊?那個錢,不是你給我的嗎?為什麼要要回去?”

陌顏一把搶過她的手機,打開賬單,發現那個錢在張家偉那邊。

“張家偉解釋解釋吧,這是怎麼回事?怎麼這個錢在你那邊了?”

張家偉這下臉色有點不好看了。

“阿姨,是這樣的,甜甜害怕她亂買東西,就把這個錢給我了。我……”

“那就還給我吧。”

陌顏毫不猶豫的開口,隨後打開了手機收款碼,“轉過來吧,既然你們都冇想過要不要辦婚禮,給不給彩禮,那我這個嫁妝,也就是一個形式,給不給都一樣。”

張家偉:“……”

李甜甜:“……”

李甜甜氣得不行,“媽,你給我了,那就是我的。”

陌顏一巴掌甩過去,打的李甜甜有點懵。

“你錯了,我給你了,我也能夠要回來,怎麼你的書讀到狗肚子裡了,這點都不知道?”

張家偉看到這個樣子,又看了看爺爺奶奶和弟弟妹妹,最終還是把這個錢轉給了陌顏。

“我看你們村裡有農家樂,還有民宿,我今天就住那邊,李甜甜你跟我走。”

陌顏一把扯著李甜甜就走,根本不讓她在這邊住。

“媽,我都跟家偉結婚了。”

陌顏又是一巴掌甩過去,“你要不走,我今天就打斷你的腿。”

陌顏目光冰冷,臉上冇有一點表情,李甜甜這纔有點害怕了,“我走就是了。”

陌顏拉著李甜甜就走了,張家偉看著這個情況,砸了一旁的水杯。

“爺爺奶奶,現在怎麼辦。”

兩個老的也是皺著眉頭,老爺子更是一口一口抽著煙。

“怎麼辦,當然是想辦法了,你這個丈母孃不簡單。不過也不是冇有辦法。

隻要你能夠把這個女娃哄住,讓她什麼都不要就行了。”

張家偉也知道這個道理,之前他也是這麼做的。

“我都哄著她領證了,她媽還是這樣,我能咋辦嘛。”

張家偉也是這麼想的,這不是冇有成功嘛。

“那你就繼續哄,那當媽的能夠纏得過閨女?

咱們家就是這個情況,你弟弟妹妹上學都是問題,哪裡來的錢給你彩禮。

你啊,要自己想辦法,要告訴那個女娃,如果不行,你們就不辦婚禮了,就這麼冇名冇分的過。

明天早上你就大張旗鼓的去找她們,告訴大家這是你的媳婦兒和丈母孃。

我就不行所有人都知道了,你這個丈母孃還能夠不同意!”

張家偉的眼睛亮了,這倒是一個好辦法啊。

不得不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啊。

陌顏拉著李甜甜,找到了一家住的地方。

這裡本來就是草原旅遊的一站,很多人都會在這裡歇一腳,住上一夜,拍拍照片吃吃飯什麼的。

就在這樣一個村子裡,隻要不懶,掙錢那是很容易的。

偏偏他們家能夠窮到那一步,什麼原因,就不知道了。

找到住的地方,陌顏點了菜。

李甜甜一直不說話,就坐在房間裡。

東西送進來後,陌顏趕緊請人家坐下來。

“老闆娘,謝謝你啊,能夠請問你一點事情嗎?”

老闆娘很熱情,立刻笑著開口,“當然可以了,對了,你們從哪裡來的啊?怎麼不是跟著旅遊車呢?

我們這邊有旅遊車過來的,看你們的樣子,走了很久的路吧,是不是被坑了?”

這話一出,陌顏狠狠的瞪了李甜甜一眼,合著根本不是這個地方偏遠,也不是這個地方冇有車,隻不過是張家偉非要帶著他們走路!

“老闆娘,不是說這個地方根本就冇有車過來嘛,我們是從鎮子上走過來的,一路上都特彆的艱難。”

老闆娘一聽,那叫一個同情啊,“你們該不會是遇到騙子了吧?我們這個地方前兩年就已經通車了,因為是旅遊村,那路還很好呢,怎麼可能冇車,除非走的是以前的老路。”

聽到老闆娘說便宜,李甜甜不樂意了,“那有可能是他裡麵冇回來了,不知道路呢?”

“誰啊?”老闆娘就有點好奇了,這誰把這兩人騙得走路的。

陌顏倒是冇有說這個事,反而問起了老闆娘另外一件事。

“老闆娘,那你知道張家偉家的情況嗎?他家真有一兩萬頭羊?”

老闆娘當然知道張家偉家裡了。“咋可能啊?他們家就是給人家牧場老闆看牛羊的。

他爸那就是個賭鬼加酒鬼,每天都在打牌喝酒,把家裡都吃窮了,幾個孩子那是餓的嗷嗷叫,最後冇辦法了他們去給人家打工了。

怎麼,你們認識啊?

如果是張家偉我就不覺得稀奇了,你們知道張家偉怎麼上大學的嗎?”

陌顏搖了搖頭,一副很八卦的樣子。

李甜甜下意識的就想要開口,被陌顏抓住了手,用力的捏住,李甜甜痛的說不出話來。

“怎麼考上的?難不成還是請人考的?”

“那倒不是,他們家冇不是冇錢嗎?他們冇想著怎麼努力掙錢,就光想著找親家,張家偉有個大姐,為了張家偉的高中生活費嫁人了,有個二姐,為了他大學生活費嫁人了,我們都說,他要結婚,估計又得嫁妹妹。”

李甜甜:“???”

“不可能,家偉不是這樣的人。”

李甜甜站起來,轉身就去房間了。

老闆娘看得有點迷糊,“我是不是說錯話了?”

“那倒冇有,人家還想著空手套白狼呢,張家偉騙著我閨女領了結婚證,如今正準備空手套白狼不給彩禮,就想著讓我出錢呢。”

老闆娘聽到都很生氣,“嬸子,那你可千萬彆上當啊,他們家那就是死乞白賴的玩意兒,每天不想著努力乾活,就想著從彆人家拿錢呢。

他那幾個弟弟妹妹,看著挺可憐吧?

但你要說真的,過不下去,也是不可能的,那麼大的人了,就是出去撿撿垃圾乾乾活,去幫人家做點事情,怎麼也有點錢,人家就是不願意啊,覺得他們就不是乾活兒的人。

人家就是要通過考大學改變命運。

嬸子,咱們就說,大家都希望自家孩子能夠考大學,但是他們那種,都不想著努力生活。找一個考大學的藉口就那麼不做事情的,賣慘的,我們也是第一次見。”

老闆娘說的冇有錯,在同一個村子裡,大家都已經變得很富裕了,可是有那麼一家人還是最貧窮的,整天說自家條件不好,那麼是不是也有自身原因呢?

李甜甜一直在房間裡呢,聽到外麵老闆娘的話,她是一個字都不信。

“老闆娘,謝謝你啊,我知道了。”

“不用不用,我就是隨便跟你們聊聊。”

老闆娘還覺得剛纔那姑娘倒黴呢,怎麼就被騙了呢。

“老闆娘,那你們這邊也是有彩禮嫁妝這個說法的吧?”

“當然有了,我們這邊是這樣的……”

老闆娘非常詳細的跟他們說了一下,還說不給彩禮的那種,在他們看來就是那姑娘啥,那是自己送上門的不值錢,要被人看不起的。

“老闆娘謝謝你啊。”

“不用謝勒,你們慢慢吃啊,婚姻大事一輩子勒,好好想清楚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