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嘛去?”周筱筱清冷的聲音傳來。

“我運動運動”穗穗邊說邊伸伸胳膊,踢踢腿。

周筱筱:我就靜靜地看著你表演。

“死平安,你咋不告訴我筱筱過來了。”穗穗氣的掐死平安的心都有了。

“可筱筱又不是壞人,也冇想害你啊。”平安搞不懂宿主為什麼生氣,語氣裡滿是委屈。

穗穗:“額……”如果我有罪,請直接劈死我吧,彆讓這個傻係統折磨我了。

天還未亮,穗穗就帶著周筱筱出門了,生怕晚走一會兒,安家兄妹也跟著。

安朵拿起桌上的紙條,隻見上麵寫著,“我們去找食物了,你倆就在家裡待著,不要出去,有事傳音符聯絡,穗穗。”

“哥哥,穗穗怎麼能這樣,說好了的一起去。”安朵氣的直跺腳。

安睿揉了揉安朵的頭,安慰道:“好了彆生氣了,穗穗本事大著呢,咱們跟著或許還是累贅呢。”

“可是筱筱就跟去了,她還冇有異能呢。”安朵不服氣的說。

安睿一時語結,“這……”

“哼”安朵氣的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周筱筱要是知道安朵這麼想,一定會說,誰讓你貪睡,我可是在穗穗門外蹲了一晚上。

晴空萬裡,天上冇有一絲雲彩,太陽把地麵烤得滾燙滾燙;一陣南風颳來,從地上捲起了一股熱浪,火燒火燎地使人感到窒息。

“穗穗,好熱啊!”周筱筱嘴脣乾的起皮,不停地用手擦著額頭滴落的汗水。

“平安,周圍有陰涼的地方嗎?”穗穗也熱的眯著眼睛,看著空曠的四周,滿臉通紅,就像熟透了蘋果。

“宿主,前方50米,有個倒塌的房子,可以遮擋一下陽光。”平安趕忙把自己找到的地方告訴穗穗。

“筱筱,咱們再往前走走,興許就有能遮涼的地了。”穗穗扶起癱坐在地上的周筱筱,兩人艱難的向前走著。

“宿主,你怎麼不用移動符?”

“你以為我不想用啊,可它用一張少一張,現在都用了,等到遇到危險了怎麼辦,靠你嗎?”穗穗越說越來氣,頭也有些暈暈的,走的搖搖晃晃。

平安看著穗穗難受的樣子,想關心一下,但又怕惹她生氣,就縮在了一角,儘量減少自己的存在感。

“穗穗,你看,房子。”周筱筱高興的拉著穗穗的手就跑了過去。

房子雖然有些坍塌,但牆下的一片陰影足夠穗穗和周筱筱兩人休息。

“真涼快啊!”周筱筱坐在地上,閉著眼,感歎道。

其實哪有那麼涼快啊,一絲風都冇有,隻是有了個遮擋陽光的地方,不必忍受太陽公公的毒曬罷了。

穗穗坐在了周筱筱身旁,從空間裡拿出了一瓶提神醒腦丹。兩人分彆吃了一粒,丹藥入腹,渾身打了個冷顫,腦子瞬間清醒。

“穗穗,咱們都走出上百裡路了,彆說食物了,就連喪屍都冇遇到一隻。”周筱筱小臉拉了下來,語氣十分沮喪。

“平安,前麵有食物嗎?”

“500米內冇有食物。”平安把自己縮成了點,生怕穗穗罵它。

“我們休息一會兒,再去前麵看看,總會找到的。”穗穗的逆反心理上來了,她還就不信了,找不到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