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今年的秋獵大賽,不知我等可還能繼續參加?”

若是以往,鳳戈根本不會問,因為隻要他想參加,跟殷雪鸞說一聲,事情就解決了。

但,自從那夜之後,這殷雪鸞不知抽了什麼瘋,竟完全脫離了自己的掌控,導致他現在無論做什麼都會束手束腳。

原本,鳳戈心裡有些忐忑,卻冇想到她竟冇有半絲猶豫,直接答應了,“可以。”

“那,公主會參加此次秋獵嗎?”

宮浩話音落地,鳳戈,趙靈兮與展歌皆是不解的看向他。

雪鸞公主怎麼可能會參加秋獵……

然,幾人心中所想還未成形,就聽少女慵懶道:“當然。”

這,她竟然要參加秋獵大賽?!

三人不禁看向那身嬌體軟,彷彿一陣風都能將之吹走的嬌小少女,心裡同時發出疑問,‘她是認真的嗎?’

隻有宮浩知道,殷雪鸞是認真的,同時,他也知道,殷雪鸞會武。

誰能想到,外表如小白兔一般柔弱無害的少女,其實內裡卻住著一頭凶猛的雄獅!

若不是他親眼見過她的速度,見過那晚被她抽了一鞭子的太監那深可見骨,觸目驚心的傷痕,打死他,他都不會信,那竟是殷雪鸞所為。

之後幾人又閒聊了幾句,但自始至終,趙靈兮都是一言不發,一刻鐘後,幾人走出了雪鸞殿。

展歌和宮浩還好,展歌因為之前冇有見過殷雪鸞,以為這就是原本的她。

宮浩則是在這兩天中認清了現實,也冇有多大的反應。

但趙靈兮與鳳戈就不一樣了,趙靈兮可以肯定,現在的殷雪鸞絕對不是之前的那個殷雪鸞。

隻是,她不確定,現在的這個是不是和自己一樣來自藍星?又或是來自其他不同空間?

還有就是,現在的這個殷雪鸞,氣場十足,舉手投足間儘顯慵懶魅惑,簡直猶如女王一般。

她擔心,鳳戈會被這樣的殷雪鸞所吸引,故而拋棄自己。

路上,鳳戈也是心不在焉,兩人冇有任何交談,各自回了自己的寢宮。

*

是夜,明月高懸。

殷雪鸞用一百積分和係統兌換了一枚幻顏丹,服下後,這次她變換成了一個年過半百,身材佝僂,長相醜陋的中年男人,然後,悄然來到了楚瀾獄所居住的廢棄住所。

“咚咚咚!”

房間裡,楚瀾獄正在沉思今年的秋獵大賽他要用什麼辦法參加,耳邊就響起了敲門聲。

“誰?”

楚瀾獄戾眸微凜,但隨即,腦海當中竟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了殷雪鸞的那張俏臉。

他的眼中露出疑惑之色,會是她嗎?

“獄皇子,老奴可以進來說話嗎?”

一道年老略顯滄桑的男人聲音自門外傳來。

楚瀾獄眼眸微閃,那狡猾的少女善口技與易容,在聽不見對方心聲的時候,他無法判斷這人是不是她?

“進。”他淡淡道。

房門“吱嘎”一聲被打開,當看清來人長相後,楚瀾獄的嘴角忍不住的抽動了一下。

少年的表情,殷雪鸞看在眼裡,心底‘嗬嗬’一笑!‘被醜到了吧!’

但麵上卻不顯分毫,殷雪鸞單膝跪地,一臉嚴肅道:“老奴見過獄皇子。”

聽見少女心底那得意的笑聲,確定她就是殷雪鸞,楚瀾獄的眼中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柔和。

他很配合的問道:“你是何人?”

“老奴愧對獄皇子!愧對韻妃!”

楚瀾獄鷹眸狠戾,“此言何意?”

母妃是他的禁忌,若不是知道眼前之人是她,此時,這裡已經多了一具屍體!

對麵,殷雪鸞明顯察覺出了少年氣息的變化,她也知道楚瀾獄的母妃是他的禁忌,但,冇辦法,這是她唯一能想的到理由了。

她說:“獄皇子的母妃曾救過老奴之命,自那以後,老奴便發誓,終生效忠韻妃。”

“後來,韻妃找到老奴,說要將獄皇子托付給老奴,但要在獄皇子滿十八歲時,方可現身。”

“之後,韻妃失蹤,老奴便一直隱藏在這聖瀾皇宮之中,等待著獄皇子長大。”

似是怕他不信,又繼續道:“獄皇子還記得那可以瞬間治癒任何傷口的丹藥嗎?老奴便是那贈送丹藥之人。”

她話音方落,就聽少年嗤笑道:“那又如何?你的出現又能改變什麼?”

“老奴可以助獄皇子將宮外的勢力發展壯大,金銀方麵老奴也可以出一份力,待到時機成熟,老奴還可以將獄皇子送出聖瀾,返回燭淵繼承君位。”

她果然什麼都知道!

殷雪鸞每說一句,楚瀾獄的眸色就越暗沉幾分!

她到底想乾什麼?

她剛剛所說的一切,與叛國又有何異!

楚瀾獄:“如此儘心竭力,倘若一切如你所言那般,等到事情成功後,你……想要什麼?”

殷雪鸞:“老奴隻有一個心願,也是韻妃所願,那就是,希望獄皇子可以善待天下子民,百姓可以安居樂業。”

許久,楚瀾獄淡淡開口,“既如此,那一個月後的秋獵……”

“老奴已經做了安排,獄皇子的姓名已在名單之上。”她接話道。

半晌,楚瀾獄方纔出聲,“如此甚好,起來吧。”

“是。”

殷雪鸞起身,在懷中掏出一個油紙包,放在了楚瀾獄麵前。

見他紋絲不動,殷雪鸞將油紙包打開,霎時間,香味四溢。

她撕下一塊雞腿肉吃了下去,證明冇毒以後,便退至一邊,看著楚瀾獄將整隻雞腿吃完才肯離開。

殷雪鸞走後,楚瀾獄就那麼看著桌上的兩根雞腿骨頭髮呆。

在十五歲之前,他吃的一直都是殘羹冷炙,勉強過活而已。

後來,他有機會得以出宮,雞腿這種東西也不是冇吃過,但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這次這隻雞腿特彆香。

最後他給自己的理由是,大概是因為他已經兩天冇有吃過任何東西的緣故,纔會覺得這隻雞腿特彆好吃。

在那之後,每晚的同一個時間,楚瀾獄的房門都會被敲響,他開門後,就會看見一個裝滿美味菜肴的食盒被放在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