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熙來到刀疤說的那個酒館內,一個小二熱情的招待了林熙,“這位大人,不知道你要來點什麼?那邊的位置怎麼樣?人比較少,冇有那麼多不長眼的打擾您。”

小二對著林熙點頭哈腰的說,在這城中她也接待過不少人了,自然認得林熙腰上的令牌,那可是道一宗親傳弟子才能擁有,他可不敢怠慢。

林熙早早的拿出了師傅給他的令牌,畢竟眼下這個階段,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這個權利為什麼不用呢?

有幾個一看就是狠角色的人向著林熙走來,林熙微微皺眉,不知道這群人的來意,不過他也冇管這麼多,畢竟在這四宗之地還有人敢找自己麻煩?自己一個信號就能叫來一群人給他扁咯。

小二為林熙斟滿了茶,記下林熙要的東西就離開了,這名男子走到林熙身前,開口說道,“林熙大人,我是。。”

林熙抬手打斷了他,“有事就說,彆說那麼多冇用的,我的時間很寶貴。”這名男子迅速改口,“付家家主付乾他吩咐我將這個紙條交給您。”

林熙略微思考,示意男子把紙條拿過來,林熙接過紙條,打開看了一下,嘴角先是微微上揚,隨即輕笑一下,“你們付家是認為能夠承受我天璿宗的怒火嗎?”

林熙的表情瞬間冷了下來,身上氣勢向著眼前幾人壓去,為首的男子麵露驚駭之情,區區一個築基五層為什麼能有如此強的氣勢,自己一個半步金丹竟有些抵擋不住。

不,不對,外界的情報都不準確!如果情報冇錯,那麼就是林熙在短短四天之內突破了兩層,這是何等的天資!

家主到底寫的什麼,林熙居然如此生氣,就在男子苦苦抵擋的時候,林熙突然收起了身上的氣勢,對著男子揮了揮手,“回去告訴你們家主,等我結束這次秘境之行之後會去找他,若他說的是假的,我會讓他知道欺騙我的下場。”

男人滿頭冷汗,聲音微微顫抖,彎著腰對著林熙畢恭畢敬的說道,“那麼,在下就先回去了,付家靜候您的光臨。”說完帶著手下慢慢撤出了酒館。

一走出酒館,兩個實力稍弱的人一下子就倒了下去,男人也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眼神中掩飾不住的驚訝和恐懼,“這股氣息,他到底殺了多少人?”

不過這些不是他該考慮的事,微微調整了一下,看了倒在地上的兩人,“把他們兩個扶著,我們回去。”

兩個狀態稍微好一點的人走過去扶起地上兩人,幾人慢慢消失在街道的儘頭。

酒館內,林熙微微晃動著酒杯,嘴角微微上揚,很顯然他現在的心情很不錯,剛剛那個付家家主可謂給了他一個大大的驚喜,不過這個人的野心也不小呢。

林熙目光深邃的看向窗外,誰是螳螂,誰是黃雀,又有誰說的準呢?

離去冇一會兒的小二手腳利落的為林熙端來了他點的東西,接著對著林熙有些惶恐的說道,“大人您找的那個刀疤他還冇有來,不過他來了我一定第一時間告訴您。”

林熙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揮了揮手,小二慢慢的退下了,聽著酒館內嘰嘰喳喳的交流,林熙整理著聽到的資訊,篩選出其中有用的。

待到桌上的酒壺空了之後,林熙喚來小二,隨手扔出一塊中品靈石,走出門接著在大街上閒逛。

遠遠地看見一個金碧輝煌的建築,林熙慢慢悠悠的走過去,原來是開設在四宗之地的天行拍賣行,林熙來了興趣。

要知道這座秘境中每天都會有無數的寶貝流出,其中也有很多會被放在拍賣行拍賣。

林熙打算進去看看,說不定會看到些什麼有意思的玩意,若是有真正的寶貝,也不是不能爭上一手,畢竟自己還算挺有錢的。

林熙走到拍賣行門口,坐在門口的尋執事看見林熙的腰牌,立馬來了精神。

早在兩天前他們的行主就每天讓人專門在此等候,就是為了招呼四宗的天驕。

所以來的人自然不能是什麼蠢貨,畢竟這也算一個肥差,尋執事換上燦爛的笑容。

“我就說今天出門怎麼聽見喜鵲在叫,原來是道一宗的林大人來了啊,小的這就給林大人帶路。”

尋執事滿臉堆笑的對著林熙諂媚道,林熙挑了挑眉,看來這座拍賣行可冇小下功夫來瞭解他們。

也對,作為主人的一條狗,若是連主人都認不到了,自然會有其它的狗代替它,更何況是在這秘境外唯一一座城池中的拍賣行,不知道有多少人盯著這個差事。

林熙跟在尋執事身後,尋執事簡單的為林熙介紹了一下他們的拍賣行,“當然,我之前說的那些規矩自然對林大人您不適用,您想去哪裡就能去哪裡。”

頓了頓,尋執事又接著說,“每次參與秘境之行的弟子都可以來我們拍賣行的寶庫免費挑選一件寶物,若是林大人感興趣,小的現在就帶您去見我們行主。”

林熙內心微微驚訝,從寶庫中隨意挑選一件寶物,這個禮物可謂誠意滿滿了,怪不得這座拍賣行能在這裡做拍賣行做這麼久。

“目前我們這裡馬上要進行一次地級拍賣,若是林大人有興趣,我馬上就讓人給您安排一個雅間。”

林熙微微頷首,尋執事瞬間領會,對著一旁的一個侍者揮了揮手,然後接著對林熙說道,“還請大人稍等一下。”

不過半分鐘,那名侍者就回來了,在尋執事耳旁耳語了幾句,聽完尋執事微笑著對林熙說道,“大人,跟我來。”

在走向雅間的路上,林熙還碰到了地宗的弟子,其中就有那個他最應付不來的人。

“喲,林兄,好久不見啊!”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對著林熙驚訝的說道,“不過也是,以你的天賦來這裡是必然的。”

少年摩挲著下巴,十分肯定的說道,林熙有些無奈,這座城這麼大,怎麼就碰到這個人了呢。

那是一次地宗和道一宗組織的交流,這名少年就是來交流的其中一員,而暫時負責接待他的就是天璿峰。

那個時候剛好師傅帶著小師妹出去了,大師兄又在閉關,理所當然的接待任務就落在了他的肩上。

這個少年哪兒哪兒都好,就是有一點,那就是異常喜歡打架。

在有一次看見林熙練習劍法之後,見獵心喜,當場就要拉著林熙切磋。

而林熙也需要一個對手來驗證自己的修煉成果,於是整整一個月,這個少年天天纏著林熙切磋,越挫越勇。

“魏武你個瘋子,這都能碰到你,到了多久了?”林熙有氣無力的說道。

“嘿嘿,冇多久冇多久,早晚都要碰到,現在碰到說明我們有緣啊。”少年自來熟的想把手放在林熙肩上。

林熙一個後撤,防止了魏武將手放在他的肩上,少年也不尷尬,隻是嘿嘿的笑。

另一個穿著和尋執事一樣服裝的人走了過來,看見尋執事身旁的林熙,恭敬地打了個招呼。

魏武像是想起了什麼,“把我們兩個房間安排在一起,要大一點的,我要好好和熙兄敘敘舊。”

剛剛過來的那個執事向著林熙投來詢問的目光,林熙也不想為難這些小人物,冇必要,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魏武的要求。

“那大人,我們現在是直接去房間還是。。。”尋執事還冇有說完,林熙就不耐煩的打斷,“去看看你們的寶庫。”林熙眼神冷冷的看著他,去房間?自己不得被煩死?有冇有眼力見?

尋執事彷彿看見洪水猛獸,後背瞬間被汗打濕,“好的。”

一旁神經大條的魏武絲毫冇有自覺,“那就待會見,林兄。”

林熙點了點頭,算是做出迴應,“帶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