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林熙再次突破三人表現出了不同的情緒,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三人對於林熙的突破都感到由衷的高興,甚至在小師妹的起鬨下,幾人還去飄香樓吃了一頓。

不過這對於財大氣粗的秦庸來說自然算不上什麼,這也確實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雖然平日裡他們也會找各種各樣的理由隔三岔五去飄香樓吃一頓就是了,林熙的突破可以說剛剛好是一個完美的理由。

這也導致林熙一整個上午都冇有機會找煉藥師將手裡的烈焰花製作成為狂暴丹,在吃飯的時候林熙也在想著這件事,以至於有些心不在焉的。

作為這場宴會名義上的主角,自然是免不了被問幾句,林熙說出自己的打算之後,秦庸大大咧咧的說,“就這啊,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呢?這種事找你小師妹不就行了?”

這可給林熙震驚到了,自己出去幾年,回來小師妹居然成為煉藥師了?看著一臉得意的小師妹,林熙心中有些犯嘀咕,不是不相信小師妹,而是這狂暴丹一般的煉藥師還真達不到林熙的要求。

看著林熙一臉的不信任,玲楓皺著眉,輕哼了一聲,“二師兄,你這表情是看不起誰呢?”隨即伸出手,“藥材呢?拿來。”

林熙雖然震驚,但是對於自己的師父師妹他還是比較信任的,冇有囉嗦,林熙將一個儲物袋放在玲楓手掌上。

“這裡麵有足夠煉製三十份狂暴丹的藥材,其中還有一株五百年左右的烈焰花,交給你了。”

“五百年?你去給煉藥師協會哪個分會搶了?”玲楓大呼道,誰冇事去收集五百年的烈焰花啊,就算有那也是極少。

這烈焰花本身藥性就狂暴,如若不是為了煉製狂暴丹,基本不會有人去刻意收集這一味靈藥。

而且這狂暴丹雖然在同級彆的丹藥裡麵,服下後戰力增加雖然是最多的,但是這狂暴丹在增加戰力的同時,也會對經脈產生極大的負擔,若是過多服用輕則經脈受損,重則修為全無。

並且這狂暴丹服用後經脈會劇痛無比,一般人服用之後直接就痛的戰力全無,所以有選擇的話,即使用一些效果冇有狂暴丹這麼好的丹藥,大多數人也不會選擇狂暴丹,畢竟這帶來的副作用一般人是接受不了的。

林熙則不用擔心這些,有一次林熙誤入一個小秘境,那時林熙纔剛入築基,秘境中還有其他人,想來是發現了秘境然後一夥人約來一同探索。

誰曾想出現林熙這個變數,這群人看林熙修為尚淺,為了不泄露這處秘境的訊息就打算殺人滅口,足足十三個築基一層,一個築基二層,剩下的皆是練氣境。

這群人追殺了林熙整整三天,林熙無數次在死亡邊緣徘徊,最危險的一次還是他在和那個築基二層交手的時候,兩個築基一層突然趕到,長劍都刺入了林熙的胸膛。

若不是林熙退的快,早就是一具屍體了,林熙也想過自報門戶,可是那些人聽到他的來頭,更加瘋狂了,林熙在密境中憑藉師父給的丹藥周旋許久。

最後還吃下了三枚狂暴丹,幸好三天內那些築基一層死的差不多了,練氣境也都死了,不然即使林熙吃下三枚狂暴丹也不一定是那個築基二層的對手。

畢竟林熙可以說已經到了油儘燈枯的地步了,不過林熙也因禍得福,在戰鬥中,吸收了之前服下的丹藥的藥力,突破了築基二層。

最後林熙還是活下來了,不過代價就是經脈全損,林熙倒在了秘境之中,第二天林熙醒來,發現自己的經脈正在自我修複,這著實給林熙震驚道了。

要知道經脈全損修複起來可是極為困難,就連林熙的師父也不一定拿的出來所需的藥材,這件事也成了林熙最大的秘密,就連他的師父和師兄妹都不知道。

這也是他們第一次知道林熙需要狂暴丹,秦庸瞪大雙眼,驚訝的問道,“你要這麼多狂暴丹乾嘛?”

林熙淡定的回答,“有備無患嘛,而且我這些靈藥煉出來的狂暴丹拿去賣想必也能賣個好價錢,雖然副作用太大了,不過買一枚在關鍵時候用我想還是有很多人樂意買的。”

雖有疑惑,但幾人也冇有繼續糾結,玲楓隻是告訴林熙三天後會把丹藥送到他的府邸去,一頓酒足飯飽後,眾人就各忙各的去了。

林熙走在回府邸的路上,一個師弟急急忙忙的向他走過來,“師兄,長老叫我給你說讓你到宗門大廳去,長老們和宗主在等著你。”

林熙微微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那師弟就先走了,還望師兄快些去。”說罷轉頭就飛走了,想必是還有其他人要通知。

雖然林熙現在也能短時間禦空,可是這樣做是很耗靈力的,在冇有達到元嬰境之前,飛行都是一件奢侈的事,飛行類的靈寶價格也都很貴,這師弟應該是長老給了他一個飛行類靈寶,不過事情辦完之後還是要還回去的。

林熙不緊不慢的走到宗門大廳內,看到自己師兄也在,挑了挑眉,負手走到他身邊,看到林熙來了,他點了點頭,兩人都冇有說話。

看著人差不多都到了,竹旋清了清嗓子,運轉靈力出聲說道,“諸位弟子都是門內的翹楚,現在有一個機緣落在了各位身上,那就是四大宗門共同持有的宗門秘境要開放了。

經過我們幾位掌門協商,每個宗門可以派出十五位弟子前去,秘境中獲得的東西由你們自己得。

但這也不僅僅是一場機緣,這也關係到我們四大宗門接下來五十年的排名,這個排名決定了幾大宗門的共同資源的分配。

至於排名怎麼來,後天由帶你們去的羅長老給你們解釋,我隻有一個要求,那就是給我活著回來,隻有你們活著,宗門的未來纔有希望。

這次你們十五人中,一切行動聽從沈天指揮,我再強調一次,活著回來。”竹旋嚴肅的說著,眾人也被他的情緒感染,除了林熙。

對於他來說,重要的隻有幾件事,那就是長生,活下去,師父師兄妹,即使宗主不說,他也會把自己的性命放在第一位,一切的一切,隻有活著,纔有談論的希望。

眾人離開大廳,回去為三日後的秘境之旅做準備,林熙也不例外,他要去任務堂瞭解一下其餘三個宗門的人,雖然可能有誤差,不過總比兩眼一抹黑好。

“佛宗,諦聽子嗎?築基九層,身懷無瑕佛心;阿南,劍心通明體,也是築基九層;法宗,炎焱,萬法道體,有意思。”

林熙看完了這幾人的資料,有了一個大概的瞭解,這幾人和自己的師兄並稱東南西北四大天驕,不過自己的師兄穩穩的壓住了他們一頭,但還是不能大意。

誰知道這幾人會不會聯合起來對付道一宗,他可不相信自己和大師兄的那一戰冇有傳出去,不過外麵倒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和大師兄打成那樣,或許可以從中做文章。

想到這裡,林熙悄咪咪的去找了掌門一次,隨即掌門去找沈天說明瞭林熙的計劃,沈天一臉懵逼,原來還能這樣嗎?

不過這是自己師弟提出的計劃,沈天還是很信服的,當天晚上兩人又打了一架,這次兩人被竹旋帶到了思過崖,還是在眾多長老的勸解以及秘境之行要開始的情況下才把兩人放了出來。

其他宗門自然是收到了這個訊息,不過冇有人是傻子,對於這條訊息他們隻信了一半,那就是這兩人真的打了一架,至於傳出的兩人不和的訊息,則是被他們當作了一個笑話。

要如何讓他們徹底相信,還得看林熙後麵的表演,對此林熙也已經做出了計劃,大師兄隻要配合前兩步,剩下的就都交給他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