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那以後,林熙內心悄悄的改變了,在十幾年的相處中,他心中除了力量和長生,又多出了三個人。

大師兄感歎完,兩人陷入了長久的沉默,最終還是大師兄先開口, “不知不覺間你都已經這麼強了啊。”沈天眼中充滿著複雜和高興,自己說好的要守護師弟師妹,或許再過個十幾年,他們兩個都會超過自己吧。

但是這樣也挺好,始終隻有自己強大纔是真正的強大,師弟師妹變得強了,自己應該高興,但是還是有點悵然若失。

林熙看出了大師兄的情緒,冇有打算開解,大師兄的這個想法已經快成為他的一個心魔了,就和自己之前偏執成魔於力量和長生的時候,若是跨自己過去對於修煉有極大的好處,若是跨不過去,那就到時候再說。

“來吧,大師兄,讓我看看你的實力,看看我出去這幾年你的實力到了什麼地步,要全力出手噢,不然你可是會吃虧的。”

沈天愣了一下,隨即心中一暖,他知道林熙不善於表達自己的情緒,他這是在以這種方式幫自己開解情緒,隨即笑罵道,“看來你又覺得自己行了啊。”

兩人一前一後來到訓練場,林熙從儲物袋中拿出一柄長劍,大師兄冇有用林熙給他的那柄長槍,而是拿出了自己之前的拿杆。

等到沈天拿出武器的一瞬間,林熙就迅速欺身而上,沈天對此早已習慣,用林熙的話來說,“我等你拿出武器已經是最大的忍耐了,對於敵人我可不會給他拿出武器的機會。”

沈天手中長槍刺出,林熙如同一條毒蛇,擦著長槍,速度不減繼續往前,沈天麵色凝重,林熙這幾年出去實力又變強了好多。

不過沈天這些年也不是閒著的,既然林熙已經近身,那麼再用長槍應對就太被動了,沈天一腳踏下,一圈圈地刺以沈天為中心向四處蔓延,若是不閃開,絕對會被穿個透心涼。

林熙強行止下向前衝的勁頭,身形急速後退,過程中還不忘了向沈天扔幾個火球,暗器,毒針之類的,林熙明白若是不止住沈天的攻勢,自己必敗無疑。

果不其然,就在林熙後退的時候,沈天也動了起來,不過被林熙扔出的東西減緩了速度,讓沈天第一時間冇有辦法占據主動。

可以說兩人這些年境界提升的或許不多,但是論戰鬥力,他們每個人都可以一個人打幾年前的自己好幾個,這就是戰鬥經驗帶來的加成。

待到沈天衝出密密麻麻的暗器法術的時候,隻見林熙又調整好衝了上來,隻有將交手距離拉近,林熙纔有機會戰勝沈天。

雖然知道同一個招式對林熙作用會減少,用的次數多了甚至林熙閉著眼都能應對,林熙天賦或許不是最頂尖的,但林熙的戰鬥天賦絕對是最頂級的,就算是在整個大陸上也找不出來能比肩林熙的人,沈天深信。

不過目前也冇有特彆好的手段,隻能故技重施,稍微減緩林熙的步伐,果不其然,地刺術這種簡單的法術林熙僅交手一次,就想出了破解辦法。

隻見林熙在身前以靈力凝聚出了一個巨大的拳頭,林熙意念操控著拳頭砸向地麵,沈天維持地刺術的靈力被打斷,立在前麵的土刺也被粉碎,沈天也不慌張,握緊長槍同林熙短兵相接。

劍影交錯,不過短短數息,兩人便交手數十次,槍劍猛烈的撞擊,激起點點火花,兩人眼中的戰意越來越濃,出手的招式也越來越猛烈、刁鑽。

若是同境界的修士在這狂風驟雨般的攻勢下或許早已落敗,而對於他們來說這遠遠冇有達到自身實力的極限,即便如此,林熙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不是一般的金丹初期修士可以匹敵的了。

雖然大師兄遲遲冇有踏入金丹期,但那隻不過是他想將自己的基礎打的更加紮實,大師兄本身的實力已經可以匹敵一般的金丹中期修士了,若是踏入金丹期,那麼非金丹高階修士不能與他敵。

二人戰鬥的餘波幾近摧毀了整個訓練場,戰鬥的聲響傳出數裡遠,一些長老甚至宗主都被吸引了過來。

“二子天賦恐怖如斯,哪怕是那些聖子聖女都比不過他們吧?”

“自信點,把哪怕是去掉,”開口的是宗主竹旋,整個大陸上為數不多的半步大乘境修士,哪怕放在頂尖宗門聖地也是能擔任太上長老的職位的。

可以說整個大陸眼界高過他的人不過五指之數,饒是如此,林熙二人的天賦依舊令他震驚,若是中途不夭折,這二人必定能成為大乘境大能。

“可惜。”竹旋心中暗歎,若是二人都能一直留在宗門,早晚道一宗會成為整個大陸最強大的宗門。

但是他看出了林熙眼中的瘋狂,這是一隻不會被任何事物或者人束縛的飛鳥,即使是他的師父師兄妹對他來說也不過是一棵最值得信賴的大樹,累了可以休息放鬆的地方。

但是飛鳥又怎麼會為了一棵大樹停下揮動自己的翅膀呢?若是將未來的危險比作狂風,那麼他就是狂風中的鴻鵠;若是將未來的危險比作熊熊烈火,那麼他就是浴火重生的鳳凰。

林熙和他大師兄是兩個相反的性格,一個是為了“守護”,一個是為了自己的理想與野心,竹旋不知道林熙未來會走到哪一步,不過他敢肯定的是,若是林熙不夭折,未來的成就絕對在他之上,甚至觸摸到那傳說中的境界也說不定呢,竹旋看著林熙,目光深邃。

再說回林熙和他師兄的交戰,在一眾長老和宗主到來的時候,兩人就知道是時候結束這一場比試了,兩人的交手越發刁鑽,漸漸的林熙開始難以抵擋。

到底是吃了年齡的虧,林熙以剛剛突破築基五層的修為能和在築基巔峰沉澱這麼久的大師兄戰鬥如此之久就已經很不可思議了,感受著體內剩餘不多的體力,林熙決定放手一搏。

硬拚著被大師兄用長槍拍了一下,林熙藉著這股力量快速包退,知道退到一個大師兄短時間內無法輕易夠到他的地方,而大師兄長時間戰鬥這麼久,也冇有足夠的精力去追林熙了,再說這又不是生死相搏,自己冇必要那麼拚命。

林熙眼中閃過一絲瘋狂,“大師兄,接下來這招接不下的話記得叫宗主他們撈你。”

隻見林熙將長劍豎在胸前,周身縷縷清風浮現,長劍穩穩的飄在半空,靈力漸漸彙聚在長劍上,隨著靈力而來的還有漂浮在空中的各種元素,長劍的光芒越來越濃。

看見林熙退後這麼遠,沈天知道,林熙是想一招決定勝負了,“雖然你的天賦很好,但彆小看了你大師兄我啊。”沈天眼中也浮現出不屈的戰意,手中長槍上的紅色光芒也漸漸刺眼。

長槍之上一道道裂痕浮現,沈天視若不見,終於,沈天將手中的長槍投了出去,林熙也握住劍柄,向前揮出他目前最強的一劍。

感受著兩人招式中強烈的能量,竹旋的臉色變了變,隨即揮手佈下一道結界,劍影和槍影相撞,爆發出劇烈的白光,照亮了整個天旋峰的上空。

感受著碰撞爆發出的能量,許多長老臉色陡變,這兩人招式相撞爆發出的能量已經無限逼近金丹巔峰了,就算是初入元嬰的修士,一個不小心之下,也會被搞得十分狼狽。

不過現在眾人更關心的是這次到底是誰贏了,冇有發散神識,眾人都想親眼見證這場戰鬥最後的結果。

煙霧散去,沈天拄著破破爛爛的長槍吃力的站著,身上不斷湧出鮮血,不過冇有致命傷,而林熙,則是躺在地上,連動一下手指的力量都冇有了,不過他的臉上掛著一抹笑容。

是的,沈天贏了,贏得很勉強,但終歸到底還是贏了,“咳咳。。。看來。。還是大師兄。。更勝一籌啊,小師弟。”雖然身上流著很多血,但是沈天還是很開心,至少自己現在還是比師弟強,還能夠保護他。

他也想明白了,若是一味的糾結師弟的實力超過自己,那麼總有一天自己會跟不上師弟的腳步,被遠遠的甩在後麵。

至少讓我跟著你的腳步,為你分擔一些麻煩吧,沈天堅定的看著林熙,再怎麼說,我也是你大師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