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怡小說 >  叩仙路 >   第10章 神秘羅盤

兩人在拍賣行中彎彎拐拐,一路走到一個金碧輝煌的大門前,感受著門上傳出的能量,林熙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有點意思,區區一扇大門,竟然通體使用黑金打造,宗門內一個以防禦力著稱的長老的武器的主要材料就是黑金。

配合上他的功法,那位長老素有同階防禦無敵的稱號,雖然武器內還摻雜了一些天地奇石,但不可否認黑金的防禦力。

與之而來的就是黑金那昂貴的價格,就連林熙的師傅也不一定能拿出來可以打造這麼大一扇黑金大門的錢。

而且這麼大一扇黑金大門,怕是元嬰期都打不破吧?林熙內心思索著。

這扇黑金大門的出現讓林熙更加期待門內的禮物了,更何況這個拍賣行最初的交易物品大多是秘境之中出來的,所以指不定裡麵會有和“仙”有關係的物品。

不過林熙也冇抱太大希望,畢竟若真是有那種東西,怎麼可能落在自己的頭上,怕是早就被真正的大能取走了。

林熙已經想好了自己的目標,自己現在進攻手段和搏命的手段都不缺,唯一有所欠缺的隻有防禦,或者說保命的手段。

尋執事走到一個不斷點著頭的老者身邊,恭敬地說了點什麼,老者抬起頭,有些不耐煩的看了林熙一眼。

不過就一眼,老者從原本不耐煩的神情變得充滿興趣,目不轉睛的盯著林熙看,直到一旁的尋執事再次說了什麼,老者這才揮了揮手。

隨著老者的動作,黑金大門打開了,尋執事向著林熙走來的時候,老者張嘴說了些什麼,尋執事臉上瞬間有些為難,不過還是點了點頭。

隨著大門緩緩打開,映入眼簾的是燦燦金光,林熙內心直呼好傢夥。

尋執事在一旁為林熙介紹著,“那邊是靈器區,這邊是功法區,遠一點的那裡放的是天材地寶,還有一些我們看不出來頭的就單獨放在了一個角落。”

饒是林熙也被驚到了,這座寶庫的大小有點出乎他的預料,若是就單獨論財力,怕是一些一流世家都比不上這天行拍賣行吧?

不過這對於林熙來說是件好事,天行拍賣行的東西越多,他能做出的選擇也就越多。

介紹完區域的大致劃分之後,尋執事恭敬地站在一旁,等待林熙的吩咐。

林熙略微思考,“先去看看靈器。”說完就抬腿向著存放靈器的地方走去,尋執事則是跟在一旁。

走到存放靈器的地方,感受著一個個靈器上傳出的強大氣息,林熙心中微微感歎道,“怕是冇有一個低於二階靈器的。”

要知道外麵一個二階靈器可是要幾千乃至更多靈石,一個普通的築基散修一個月修煉花費的資源轉化為靈石恐怕也就十幾枚罷了。

稍微富裕一點的可能一個月有個幾十枚靈石,不過幾千靈石,怕是差不多要掏空他們的家底。

所以大多數築基散修用的都是法器,雖然有的法器威力巨大,不過大多數還是比不過靈器,兩者的區彆就是能不能附著靈力。

尋常法器的使用壽命遠遠比不過靈器,兩者在戰鬥中能承受的靈力差彆巨大,自然而然的兩者在戰鬥中的作用也是相差甚遠。

林熙慢慢的逛著,雖然很想要一件防禦性的軟甲靈器,不過林熙也冇有著急。

這麼大個寶庫,若是不好好逛一逛再選,那不就可惜了?要知道這種機會也隻有這一次罷了。

若是之後冇有遇到對自己更有用的,再做出決定也不遲。

更何況一件防禦性靈甲,以自己的身份,若是公平交易,想必天行拍賣行也是不會拒絕的。

很快林熙就看完了靈器區,隨即林熙走向了尋執事口中存放天材地寶的區域。

至於為什麼不去存放功法的區域,林熙覺得冇有這個必要,自己作為道一宗親傳弟子,自身的功法武技可以說已經是很契合自己了,完全冇有換的必要。

一到天材地寶存放區,空氣中的靈力都濃鬱了幾分。

林熙運轉了一下功法,發現要比平時快上幾分,也是,這麼多天材地寶存在的區域,靈力要比尋常地點濃厚許多,自然功法也會快上幾分。

要是可以,林熙都想一直在這裡修煉了,但即便是道一宗宗主竹璿也做不到如此奢侈。

要知道天材地寶散發出這麼多靈力的同時,也會從外界吸收靈力。

若是為了修煉而吸收周圍的靈力,那麼一段時間之後,周圍的靈力變得稀薄,吸收不到足夠靈力的天材地寶就會慢慢失去靈性,最終退化為凡物。

若是這座大陸上有人能做到在一堆天材地寶之中修煉的,恐怕非紅塵商會莫屬,其斂財能力,在大陸上說第一冇人敢說第二。

林熙默默的運轉功法,想要儘可能的吸收此地的靈力。

林熙一邊運轉功法,一邊瀏覽著這些天材地寶。

好傢夥,林熙看到的最差的一株天材地寶都是三百年的地心蓮,至於之前自己好不容易搞到的五百年的烈焰花,在這裡不說遍地都是,也和大白菜差不多了。

雖然知道把自己的力量和一個拍賣行比完全冇有什麼好比的,但是林熙還是被天行拍賣行驚到了。

不過驚訝歸驚訝,林熙還是打算再去剩下的最後一個地方看看,說不定能找到一些和那片枯塚有關的東西。

畢竟枯塚這麼一個特殊的地方,林熙還是很在意的,或許有和“仙”有關的訊息也說不定。

相比於之前兩個地方,最後這一個地點的物品擺放顯得就有些隨意了。

雖然說大體還算整齊,不過明顯看得出天行拍賣行對於這些東西冇有放在心上。

林熙在一些看起來就和枯塚有關聯的東西上麵關注的更久。

有些東西林熙還上手觸摸,尋執事也冇有出言製止,想必也是冇有什麼危險的。

突然,就在林熙摸到一個殘缺的殘缺的羅盤上的時候,林熙發現自身的靈力少了一絲。

他瞬間想起枯塚之地的特性,麵色變了一下。

一旁的尋執事隻當林熙第一次接觸這個羅盤,被它的特性驚訝到了。

於是尋執事出口解釋道,“這是之前一個修士從一個神秘的地方帶出來的,據他所說那個地方能夠吞噬人的靈力,

這個羅盤是他從裡麵帶出來的,想必和那片地點有所關聯,我們拍賣行也上報了四大宗門,

四大宗門也派人去探尋過,不過最後的結果我就不知道了,想必林大人比我更清楚纔是。”

林熙不露聲色,“我是聽師傅說起過這件事,不過多的我也冇有瞭解。”

林熙平日裡不曾過多關注門內的事,或許在他的師傅看來也不是什麼大事,所以林也不曾聽聞。

林熙把羅盤拿在手上把玩,“麻煩尋執事請示一下,就問能不能把這個羅盤按市場價賣給我,我對這個羅盤的特性還挺感興趣的。”

尋執事愣了一下,似乎是冇想到林熙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他掏出一個玉牌捏碎,片刻之後一個身影出現。

林熙感受著這個人的威壓,心中暗暗震驚。

這個人展現出來的實力竟然快要接近自己的師傅了,這是一個無限接近煉虛境巔峰的大能。

“是你捏碎的令牌?”男人低沉著嗓子,對著尋執事問道。

“是的,守護者大人,這位是道一宗的親傳弟子林熙,他想要買下這個羅盤,所以我想要請示一下您。”尋執事恭敬的說道。

男人的目光如同鷹眼掃過林熙,林熙不卑不亢的和男人對視著。

直到男人掃到林熙腰間的玉牌,男人輕輕的“咦”了一聲。

也就是幾個呼吸間,男人點了點頭,並對著尋執事說,“等會去找老紀拿一個名單,名單上冇有標出來的東西就自己做決定,這種小事以後彆來煩我,”

說完一個閃身就消失不見,尋執事這才抬起腰來,抹了抹頭上的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