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間,

江林回到地府後,就關掉了直播間。

然後根據從初糖那裡得到的資訊,

在地府各個工作部門,打聽收集資訊,

在篩選了那段時間那個區域死掉的人,以及半個月前,有冇有新收回來的鬼魂後……

終於找到了一個各方麵資訊都比較符合的鬼魂。

楚天鳴,男性,

死時26歲,家庭富裕,樣貌還不錯。

死亡地點也離初糖家不是很遠。

半個月前,

因為身上有血氣,被路過的鬼差發現,然後一同帶回了地府。

經過一係列流程後,最後被判留在地府服刑。

刑期:46年。

……

江林趕到時,對方正在後勤部做工。

穿著一件簡陋的衣物,和其它鬼怪一起,幫忙搬磚建造房屋。

根據江林得到的訊息,

楚天鳴會有這麼長的刑期,

其主要原因,其實並不在鬼怪之力害人上。

在判決上,

他之前並不認識初糖,卻全力相助,是為‘善意’。

再加上,他並非自主意願滯留人間。

所以判刑上,這方麵並不算嚴重。

就算服刑,也不會派重活。

楚天鳴的刑期,

完全是他前麵二十幾年做的缺德事累積起來的。

江林和這兒管事的鬼打了聲招呼,

後者點點頭,然後轉頭衝搬磚隊喊了一嗓子:

“楚天鳴!過來!”

正在搬磚的楚天鳴抬起頭來,隨手抹了把臉。

一抹一個黑色的花印,臟兮兮的。

他麻溜地飄了過來,神情茫然:“隊長,怎麼了?”

隊長麵對他,微笑的臉瞬間變得嚴肅起來:

“這位是江大隊長,有事問你,你好好配合。”

說完,又笑著對江林道:

“江隊,你們聊,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楚天鳴順著隊長的視線看去,茫然的神情一下子被詫異所替代。

這、

主播?

在陰間見到主播?

好像冇毛病?

楚天鳴以前也聽說過這個直播間,也看過幾次。

但都冇怎麼關注,

畢竟,人們對於和自己無關的事兒,總是會興致缺缺。

尤其是他這樣的有錢人。

有時間關注這個,去儘情享樂不好嗎?

是美酒不香嗎?還是美女失去吸引力了?

還是說,遊艇不夠好玩?

楚天鳴所能找到的玩樂方式,多了去了。

……

在楚天鳴愣神的時候,

江林也在打量楚天鳴。

對方身上的血氣,雖然有些淡了,但還是能感受的出來。

“楚天鳴?”他問道。

楚天鳴愣了愣,“我是。”

江林:“認識初糖嗎?”

提到這個名字,

楚天鳴瞳孔一縮,心裡也忽上忽下的。

不知道對方為何提起這個。

但還是彆扭的點了點頭,“認識。”

江林:“你和她一起殺過人?”

“那是自衛!”

楚天鳴兩條眉毛豎起,語氣變得有些激動,

“那個混蛋……連盲女都騙!我們那不叫殺人!”

話落,

他忽然想起了什麼,“她不會被判刑了吧?”

“冇有。她現在過的很好。”

江林在周圍打開一個結界罩,隔絕周圍的聲音和視線。

“她想讓我帶幾句話給你。”

“以及……她新做的一首曲子,希望你能聽一聽。”

……

楚天鳴家中有錢,

很有錢,

完全可以肆意玩樂一輩子吃喝不愁的那種。

家裡也冇什麼人管,

不知不覺間,就成了個不學無術的人。

抱著及時享樂的想法,每天不是和一群狐朋狗友一起玩,就是在哪兒泡妹子。

對待很多事情的態度、道德底線,都和大多人不同。

他自個兒其實也知道自己缺德,

可,缺德影響他開法拉第嗎?

並不。

你去問那些有權有勢的,有幾個不知道自己做的事兒缺德?

知道是一回事,

心裡想到,手上做的,卻又是另一回事。

就算知道了陰間治癒日常直播間,

可對於楚天鳴這類人來說,

生時享樂夠了就行,想那麼遠乾嘛?

在他自個兒看來,自己起碼能活到五六十歲。

畢竟,禍害遺臭萬年。

可是他冇想到,報應來得這麼快。

前腳剛接到前女友要發瘋跳樓的訊息,開車趕過去。

後腳就險些撞到人。

“我去,冇長眼睛啊?!走大馬路上來碰瓷呢?”

他忍不住打開車窗罵道。

結果一看,好傢夥,還真是個看不見的。

得了。

算他倒黴。

原以為這事兒就結束了。

冇想到下一個路口,

他就嗝屁了。

嗝屁就算了,魂兒不知為何,還飄到了那個被他罵過的盲女家。

就算離開,也隻能短暫的離開一小會兒。

楚天鳴嘗試過各種方法之後,發現……

他還真就被盲女綁定了。

難道這就是報應?

雖然他罵過之後,是有一兩秒的感覺自己嘴欠。

但真冇想過這樣懲罰自己,或是贖罪啊!

還是說,

是老天看不慣他的所作所為,把他弄這兒來自我反省了?

……

那段時間,楚天鳴想了很多,也很無聊。

看著盲女那窩囊的模樣,就覺得很煩。

是,眼睛看不見了很可憐。

但這弱**的模樣……給誰看呢?

隻會讓想欺負你的人,變本加厲罷了。

冇見那保姆就見她眼瞎,各種騙錢嗎?

他楚天鳴對於錢的原則很簡單。

我可以給你錢,可以用錢砸你。

但你不能騙我錢,不能搶我錢。

我給你的,你才能收著。

我不想給你的,就是搶也給搶回來!

‘這保姆就是個騙子!你就任她騙吧!’

‘你能不能出去走走?一天在家很無賴的好不?’

‘大姐,美女,姑娘,彆躺屍了行不?’

‘我快無聊死了啊啊啊——!’

楚天鳴實在是要被憋瘋了。

他一個天天出去嗨皮的人,這樣把他綁在盲女身邊,跟關小黑屋有什麼兩樣?!

但,他隻是個魂兒。

估計連鬼都稱不上。

除了自個兒發發瘋,也隻能……無能狂吼。

……

這樣的日子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他的脾氣都快磨冇了。

直到某天,

楚天鳴忽然發現,

那個女人對他的吐槽,有了反應。

她……能聽得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