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緊跟在穆家之後,天雪聖城的另外幾個家族,也都紛紛開始出價。

剛開始大家還會試探著幾百萬的一加。

到後麵,漸漸變得激烈起來。

每次加價甚至不再低於五千萬。

轉眼間,靈魄珠價格就來到了三個多億。

看得現場的眾人都是一愣一愣的。

原本那些心裡蠢蠢欲動,手裡有點小錢的人,現在都被嚇得根本不敢開口了。

開什麼玩笑。

他們所有的身家加起來,有個幾千萬算不錯了。

這些天雪聖城的大家族,每次出價就是五千萬一加,擺明瞭是奔著傾家蕩產,也要拿下這枚靈魄珠的架勢。

他們這些冇有什麼底蘊的閒散修士,哪敢跟這些大家族爭。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到了最後,就隻剩下三四個家族在那裡拚家底了。

“今天之後,天雪聖城的五大家族,恐怕就要變成四大家族了。”

“這可不一定,靈魄珠要是真能讓人複活,價值絕對不是天雪聖城這種小地方能夠消化的,天雪聖城的財力排行那麼高,是天雪聖城自身的實力,並不代表生活在天雪聖城內這些家族們的實力,但凡把這枚靈魄珠拿到一些大地方去出售,也不止這點兒錢,說不定還會引得神王出手呢,那就不是幾個億能搞得定的了!”

“有道理啊,隻要拍下這枚靈魄珠,完全可以去找一個大勢力投靠,到時候可就是一飛沖天,不比在綠幽州這種小地方呆著強?這種機遇換做是我,也會傾家蕩產去爭取的!”

“這些家族都不傻的,可照你這麼說,難道神女大人是傻的?如此珍貴的神草,就算不留著自己用,也能拿去跟那些大勢力做交易,你們不是說了,就連神王說不定都會需要這顆靈魄珠,神女大人怎會忍痛割愛?”

“神女自然有自己的判斷,說不定這樣的靈魄草不止一株呢!”

在場的很多人都有同樣的疑惑。

不過大多數人,還是選擇相信天雪聖城的神女。

神女每次拿出來的東西,都是非同小可的。

這次的靈魄珠雖然驚人。

但結合神女之前的表現,大多數人都冇有去深想。

隻覺得,神女肯定還有多餘的靈魄草,所以纔會把這株靈魄草放到拍賣會上。

總歸是給大家的福利。

誰又有什麼異議呢?

可江言卻是從中察覺出了一次不對。

按理來說,為了讓拍賣品的價值最大化,就算不去包裝或者誇大商品的效果和作用。

那也應該如實的告知大家。

可這次的靈魄珠,拍賣師卻是什麼也冇有說。

唯一給出的資訊就是神草。

而大家之所以判斷這是靈魄草,無非就是因為它獨特的外形,還有磅礴的生命之力。

可萬一這就是假貨,或者某些地方有問題呢?

拍賣師並冇有點明這株神草的具體功效,大家憑藉自己的經驗判斷,把東西拍回去後,就算真的出現什麼問題,也賴不到商會的頭上。

江言始終相信,不會有無緣無故的慈善行為。

天雪聖城的程度,能在整個神界都排上名次。

那就說明人家是很有賺錢門路的。

又經營著這樣一家商會。

作為生意人,怎麼可能把好東西低價賣?

這違背了生意人的原則。

所以江言更傾向於,這枚靈魄珠有很大的問題。

誰要是真的拍下來,怕是就做了那個接盤的冤大頭了。

很快,場上就還隻剩下兩個家族在繼續競爭。

價格也已經來到了六億左右。

此刻,這兩個家族的競價速度,已經非常緩慢。

每次加價,也變得非常困難。

大家都清楚,這已經差不多是他們的極限了。

最終成交價,肯定距離這個數字不遠。

“七億神晶!”

忽然,穆家少主舉起競價牌,喊出了一個數字。

隨即他看向白家人說道:“我早就說白家不太行了,你們還想跟我競爭,做夢去吧!”

聽見這話,白家人臉色十分難看。

可這個穆家少主說得也的確是事實。

六億其實已經算是他們的極限了。

後麵加價速度那麼慢,是他們實在拿不出更多的錢來。

還得考慮後續變賣產業出現的價值折損。

所以穆家少主一下子把價格拉高到七億,無疑是直接掐滅了他們的希望。

“十億!”

就在這時,一個光線陰暗的角落,倏然響起一道冰冷的聲音。

江言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便見一個渾身籠罩在黑色鬥篷的女子,踏著夜晚的星空而來。

關鍵這道身影,他竟然覺得無比的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