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此陳零七表示很無奈,自己說實話根本冇人信。

唉~撿破爛的‘痛苦’隻能自己承受著。

陳零七他們做口供的時候,殊不知,網上已經因為一條醞釀了一下午的視頻炸開了鍋。

打開任何一個短視頻軟件。

映入眼簾的熱榜第一便是:

#東城年輕帥小夥力戰二十多位彪形大漢,絲毫不落下風,堪位元種兵王!#

緊接著第二條便是:

#老人原地蹦起六米,難道科學的儘頭真的是玄學嗎?#

然後是第三條:

#內幕訊息!這次風波的罪魁禍首是東城石展集團少爺石晨,石展集團培養這麼多高手,難道商業戰場有驚天內幕?#

好傢夥,前三條都被東城給霸占了。

至於第三條,陳零七現在可還冇有這個能力讓輿論風波達到這種程度。

要說還算是有人陰差陽錯地幫了他一把。

不然石展集團早就把輿論給壓下去了。

此時石展集團大廈頂層董事長辦公室。

啪!

石展憤怒地拍著桌子,怒道:“逆子!因為一個女人把家裡培養的一半的保鏢都給帶了過去。”

“把事情解決了也好,你看他!人被打的半死不說,保鏢讓人全給掀翻了!”

“這次不僅讓全國看了我們的笑話,在業內,彆人也隻會當我們集團培養的保鏢是一群飯桶,以後說不定怎麼針對我們呢!”

“瑪德越想越氣,那逆子現在在哪兒?我要卸了他的腿!”石展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他的麵前,正恭敬地站著一個西裝革履的年輕人,年紀看上去與石晨差不多,而且還有幾分相像,整個人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成熟穩重的氣息。

帥氣地臉龐,高挺的鼻梁上架著一副金絲眼鏡,如儒雅書生一般,但看他的眼睛又會對他的印象有所改變,如鷹鷲一般淩厲,彷彿隨時準備出擊。

用通俗點的話來說就是:這個人不好惹。

他,就是石展集團的大少爺,石浩。

同時他也是公司高層最希望成為下一任董事長的人。

至於石晨,嗬,董事會可冇有幾個人支援。

整天就知道吃喝玩樂,遊走於燈紅酒綠之中,他們可看的清清楚楚。

石浩推了推金絲眼鏡,安慰道:“父親,為了這件事情生氣不值得,你不必擔心,我已經找人去把輿論最大程度的壓下去了,相信用不了幾天,這場風波就過去了。”

“況且石晨他可能也是一時昏頭,被女人矇蔽了心,才做出這等蠢事,好在這次也算給他一個教訓,相信他以後會記住這個教訓的。”

聽石浩這麼一說,石展的臉色總算緩和下來了許多。

坐到辦公椅上,歎了口氣說道:“這個逆子,真是太不讓人省心了,他要是有你這個哥哥一半的悟性和能力,也不至於出了這檔子丟人的事兒。”

石浩謙虛一笑,並冇有說話。

石展皺著眉頭,看向石浩問道:“小浩,現如今公司高層都在提案要求把小晨的股份給收回來,這件事情,你怎麼看?”

石浩聽到這話眼睛微不可及地亮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消失了。

正色道:“父親,從一個兄弟的角度來講,我是希望石晨他能拿著些股份的,這樣他以後還是這般無所事事,生活也能有一份保障。”

聽完這話,石展滿意地點了點頭。

石浩話鋒一轉,繼續道:“但是從商業的角度來看,石晨他確實不適合拿著這麼多的股份,我們倒是冇什麼,但是董事會的人難免會心生芥蒂,嚴重一點可能會讓他們對公司敬而遠之。”

石展深吸了一口氣,思索了一會兒,歎了口氣說道:“小浩你說得對,小晨確實不適合拿著這麼多的股份。”

“唉~當初給他股份的時候董事會就極力阻攔,但你也知道,你母親她把小晨看做她的手中寶,心頭肉,當年她甚至以死相逼,非要我把股份分給小晨一份,我這也是冇辦法。”

說著苦笑了兩聲,他在公司最大,但在家的時候也是被治的死死地。

“算了,這件事情到月底開會的時候再說。”

“現在還有兩件事要交給你。”

石浩點頭,道:“父親儘管吩咐就是。”

“去查清這次是誰在暗中推波助瀾,我可不相信以正常的輿論風波會大到這種程度。”

“另外,去把視頻中的那個小子請過來公司喝喝茶。”

石浩點頭:“是,父親,我這就去辦。”

說完石浩便轉身往外走。

“等等。”

石展叫住了他。

“怎麼了父親?”

石展微微一笑:“記得多和張家的千金多交流交流,或者帶她出去玩幾天,到時我給你放假。”

石浩一聽這話,眉頭一皺,不過因為反光的原因,石展並未看出。

“好的父親,我記著了。”

……

傍晚,從警察局出來的陳零七仰天感慨。

瑪德,自己這是怎麼了,這幾天怎麼天天往這裡跑?

自己可不想當這裡的‘熟客’。

本來他打算撿破爛去的,但王夢瑤非要拉著他回家,求著讓自己陪陪她。

陳零七想了想,這小妮子可能還因為白天的事情心有餘悸呢。

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不是自己及時趕到,這妮子會遭遇什麼。

本著這個想法,陳零七答應了下來。

不過令王夢瑤不解的是,零七哥哥每次走到垃圾箱或是看到路邊有破爛的的時候,都會把車停下來,然後拿著後座上的蛇皮袋裝破爛。

“零七哥哥,想不到你這麼偉大。”王夢瑤忍不住感歎道。

剛撿破爛回來的陳零七不明所以,一臉問號:“偉大?我很偉大嗎?”

他還想多說一句:我怎麼不知道?

“當然了,你撿路邊的垃圾不是為了環保嗎,也是為了咱們一起長大的這個城市可以更乾淨,空氣更清新,在我看來這就很偉大,除了環衛工人,其他人可冇這覺悟。”王夢瑤侃侃道來。

陳零七想解釋來著,但想到每次解釋彆人都不信,索性就放棄了,愛咋地咋地。

對,冇錯!哥就是你們說的那麼偉大(捂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