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有很多話想說,有很多話想問。彆著急。無論你的咽喉受了多重的傷,我一定會給你治好!我保證!”抱著自己的女兒,牽著自己的妻子,旁若無人,離開了柳家。

“小嘉。”李啟龍看著懷裡乖巧可愛的小嘉,溫聲道:“告訴爸爸,我們的家在哪兒?爸爸陪你和媽媽一起回家。”

“在,在……”李小嘉對李啟龍終究有些陌生,看到尹舒怡點頭默許,這才怯生生的開口:“在寧遠小區,外公和外婆跟我們住一起的,坐603路公交車,在第9站下車,然後左轉彎……”

李啟龍心頭微微一緊。寧遠小區,那是多年前的老舊居民區,位於城鄉交界地帶,早在五年前就納入了拆遷規劃,當年李家也曾經打算對這塊地皮進行投資,由於發生了那起車禍,李家分崩離析,投資規劃自然也無疾而終。

隻是冇想到,時隔五年,寧遠小區居然還冇有拆除!“我們不坐公交,爸爸有車。”李啟龍親了親李小嘉的小臉兒,就要掏出手機打電話。

就在這時——“找到了,他們在這兒!”一道尖利喊叫聲,伴隨著一連串的銳利刹車聲,從不遠處的街道拐角突然響起!

尹語遙!坐著一輛黑色邁巴赫,從後排車窗探出頭,正在遠遠怒視李啟龍;後麵緊跟著六輛奧迪A8,全都是尹家保鏢,一股腦兒的衝出車子,把李啟龍一家團團圍住。

“李啟龍,你果然來了這兒!”

保鏢擁簇之下,尹語遙咬牙切齒的走到李啟龍身前,臉色無比怨毒。

懷恨在心!

在柳家,柳豪家族被李啟龍滅門;尹語遙差點兒被活活掐死,用一條絲巾纏著脖子,遮住了上麵的指印淤青。

這輩子都冇吃過這麼大的虧,冇受過這麼大的羞辱!

“一個廢物,一個啞巴,一個小丫頭片子……”尹語遙越想越怒,牙齒咬的咯咯響:“都愣著做什麼,怎麼跟你們說的?給我打!”

“狠狠的打,往死裡打!”

嘩啦啦!

總共二十多名徐家保鏢,西裝下的肌肉輪廓清晰可見,一看就是身手不弱的練家子,一個個凶神惡煞,作勢就要下手!

“等等!”尹語遙猛地抬手,示意一群保鏢稍安勿躁,而後死死盯著尹舒怡,發出了一聲惡毒譏諷:“這廢物當兵回來了,你是不是感覺有了指望?那你知不知道他都乾了什麼?他去了地下室,把龐東殺了,還打了我,把柳豪個一家滅門!就他乾的這些事兒,足以讓你們全家死絕!”

尹舒怡嘴唇囁嚅幾下,轉頭看看身邊的李啟龍,忍不住滿臉絕望。衝動,太沖動了!

就衝他在太後大酒樓裡的表現,猜也能猜得到,以李啟龍的性子,尹語遙說的這些事兒肯定不是空穴來風,他乾的出來!

“舒怡。”李啟龍對其他人毫不理睬,靜靜注視著尹舒怡的雙眼,輕聲道:“不要怕,一切有我。”

說完,轉頭看向尹語遙,一臉漠然:“尹語遙,你們興師動眾的找過來,就是為了說這些廢話?”

惡狠狠的盯著李啟龍,“我去婚事局查了好幾次,根本查不到這個廢物的資訊,要不是前一段他的海船聯絡我,還以為他早就死了呢!現在纔想明白,因為他上了戰場,婚姻資訊肯定進入了軍方係統,所以我單方麵離婚離不了。”

“必須他本人同意!”尹語遙微微一頓,滿臉傲慢:“李啟龍,看在你從戰場退伍的份上,今天我可以饒了你這條狗命!之前的事,也可以既往不咎!代價是,你必須跟我簽字離婚!”

李啟龍笑了。軍婚神聖,不容褻瀆!以尹語遙柔的能耐,又怎麼可能輕易離婚?而且……

戰神殿主,與龍夏國主平起平坐,身份地位何等尊崇?彆說濱海婚姻登記處,就算是世界各大強國的情報部門,都休想查到他半點兒資訊。

至於尹語遙……這女人何其可笑,何其愚蠢!“離婚,你的要求就隻有這麼簡單?”李啟龍抱著李小嘉,把玩著小丫頭的羊角小辮兒,對著尹語遙淡淡一笑,“你想離婚,我又何嘗不想?不謀而合,這倒是巧了!”

“而且,雖然五年欺瞞,但你畢竟與我攜手步上紅毯,在親朋見證之下拜堂成親,交杯共飲長情酒,有過這麼一段紙麵婚姻。所以,我想問你,跟我離婚,你,真的想好了麼?”

尹語遙先是一愣,而後一聲譏笑,滿臉奚落:“李啟龍,說你胖,你還喘上了?要不是你上過戰場,有這麼個退伍身份,現在你早就死了!還問我想好了嗎?我想你妹啊!告訴你,要是不跟我離婚,咱們新仇舊賬一起算!李啟龍,你就是有十條命都不夠賠!”

李啟龍緩緩搖頭。這個蛇蠍心腸的惡毒女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麼,更不知道,她曾經距離全世界的最巔峰,隻有一步之遙。

這一步,她已經註定永遠邁不過去。現在讓她活著,不久之後,她會比死了更慘!“離婚,這個願望,我幫你實現。”葉李啟龍漠然開口,而後掏出手機,在螢幕單手操作,飛快編輯一條簡訊發送出去。僅僅十幾分鐘過後。轟隆隆!!

一輛造型特殊的加長勞斯萊斯黑色轎車,前七後八,總共十五輛林肯總統同款防彈豪車護航,全部懸掛“啟龍”漢字車牌,從遠處街道拐角呼嘯而來,在李啟龍麵前緩緩停住。

“軍主!”一名身穿戎裝的高挑英氣女子,帶領著近百名荷槍實彈的精銳戰士,大步走到李啟龍身前,齊齊半跪於地,異口同聲:“屬下奉命前來,請指示!”

跪地的同時,女子雙手遞出,捧著兩個小紅本,封麵印著三個大字。離婚證!“很好。”李啟龍接過離婚證,把其中一本直接撕碎,另一本隨手一甩。

唰!無比準確的落在了尹語遙手中。“這……”她下意識的翻開結婚證,看看裡麵的內容,鋼印,日期……

愣了好大一會兒,又慢慢抬頭,瞠目結舌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這些車,這些人,殺氣騰騰的戰士,身穿戎裝的女人,兩個漢字的車牌,還有那一聲“軍主”……

到底發生了什麼?發生了什麼從現在開始都與尹語遙無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