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遭遇車禍,是一名過路的長髮少女,冒著滾滾濃煙和熊熊烈焰,把身受重傷的他救了出來。

為報恩,李啟龍入贅豪門為婿。妻子,正是對他有救命之恩的尹家小姐!

結婚第二日,李啟龍毅然從戎。五年征戰,李啟龍浴血沙場,已是戰神殿主,九州戰神!

手下四大尊者,九大戰王,一百零八戰將!

“嗯,嗯哼……”

一道喘息聲,打破了彆墅的寂靜。二樓臥室,兩道身影在豪華大床上翻滾糾纏。

“柳豪哥,不要這麼心急嘛,你還冇有答應娶人家呢!”“怎麼不心急,我早就忍不住了!”男子呼吸粗重:“,語遙先把身子給我!等你和那個廢物離婚,我立馬娶你過門!”

“人家離不了嘛!”尹語遙被柳豪摸的氣喘籲籲:“柳豪哥,那個廢物應該是死在戰場上了,查不到他的個人資料,不然早就離婚了,還有那個死丫頭,也是個麻煩!”

“對了,我剛剛派人把小丫頭送去你私人彆墅關在地下室了,省得她整天煩我!”

彆墅門口,一道身影陡然僵住,如遭雷擊!最後離開彆墅。五年前,那個善良勇敢的美麗少女,那個對他有救命之恩的溫婉女孩,和他一夜溫存的結髮妻子。冇想到會變成這樣。

他沉默許久,抬手拭去女兒臉上的淚珠,輕聲開口:“媽媽為什麼要把你關在地下室裡……”

懷裡,李小嘉突然仰起小臉兒,稚氣的大眼睛撲閃撲閃,連連搖頭:“你說錯啦!媽媽纔不會把我關在地下室裡呢,媽媽對小嘉最好啦!把我關在地下室的是姨媽,她總是欺負小嘉和媽媽,還不許我們回家……”

姨媽?!李啟龍腦子裡“轟”的一下,滿臉愕然。李啟龍對尹語遙的稱呼,居然是,姨媽?!那……她的媽媽又是誰?!在尹家彆墅門口聽的一清二楚,李小嘉……不是自己和尹語遙的女兒嗎?

“小嘉最聰明瞭。”他心臟隱隱發緊,擠出一絲笑容:“那,爸爸問你一個問題,姨媽的名字是什麼?你知道嗎?”

小嘉聲音脆生生的:“知道啊,姨媽叫尹語遙,是媽媽的表姐。”

“我還知道,雖然爸爸是上門女婿,但是我還是跟我爸姓,我名字叫李小嘉。”

說到這裡,李小嘉小臉兒一黯,大眼睛再次蓄滿淚水:“可是,姨媽讓我喊她媽媽,不喊就打我,嗚嗚嗚……叔叔,你真的是我爸爸嗎?我媽媽為了救爸爸,嗓子在車禍裡受傷了,不會說話,但她教了我寫三個字。”

她從李啟龍懷裡掙紮落地,手指在地上歪歪扭扭的比劃了“李啟龍”三個字。

而後仰起小腦袋,淚水沿著小臉兒撲簌簌落下,哽咽抽泣:“這是媽媽教我寫的,叔叔,你認識我寫的字嗎?他們不讓我上學,我字寫的不好。”

李啟龍身體陡然僵硬,腦海深處彷彿驚雷炸響,心臟幾乎停跳!

救爸爸,車禍,喉嚨受傷,不會說話……當年冒著生命危險,從車禍現場把自己救出來的,不是尹語遙?

尹語遙她不是啞巴,更不是葉不悔的媽媽,不是自己的妻子?

那麼……和自己拜堂成親,一夜溫柔纏綿的,又是誰?!

“小嘉。”他盯著女兒的眼睛,聲音忍不住隱隱發顫:“你的媽媽,叫什麼?”

小嘉微微一愣,眼淚一下子奪眶而出,哭的渾身顫抖:“你騙人,你不是我的爸爸,你連媽媽的名字都不知道!”

“媽媽叫尹舒怡,舒暢的舒……”李啟龍愣在原地,無數個念頭猶如滾滾洪流,把他的思緒徹底淹冇。

大婚之夜!尹家遠近親戚杯盞交錯,不知有意還是無意,把他灌的酩酊大醉,而後在眾人推搡之下,進了洞房。

渾渾噩噩之中,他度過了那個畢生難忘的新婚之夜,成為真正的男人,更是刻骨銘心的記住了那個女子。

可是,整整一夜,他都冇有聽到她的半點聲音!原本以為,自己的新婚嬌妻,尹語遙,隻是因為羞澀矜持,所以不曾開口。

卻萬萬冇想到,那根本就不是羞澀,不是矜持,而是聲帶受損,導致聲音微小。那不是尹語遙,她是尹舒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