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太陽緩緩升起,竹林裡靈氣濃鬱。

聞思木獨自待在一片竹林裡,聞著竹香閉目,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突然靈蝶從聞思木識海中出來,扭動著圓滾滾的身軀蹭了蹭,然後速度極快的在竹林裡飛來飛去,最後停在竹葉長的最為茂盛的竹子前,左右搖擺。

聞思木此時也感應到了,睜開雙眼,伸手朝靈蝶抓去:“蟲蟲,給我住嘴。”

但還是慢了一步,隻見蟲蟲張大嘴上前接住竹葉滴露落的一滴泛著碧綠的液體,滿足的扭動著身軀。

聞思木臉色陰沉的揪起蟲蟲:“吃,吃,你知道這是什麼嗎?就這麼給吃了。”

蟲蟲很痛苦似的扭動著身軀,渾身散發著綠光,綠光看似要鑽出蟲蟲身體一般。

“下次還敢不敢亂吃東西。”

蟲蟲乖巧的搖了搖頭,撒嬌的蹭著聞思木的手指。

“這竹髓是這片竹林的靈氣來源,你這小身軀怎麼承受的住。”

說完,聞思木無奈的運轉靈力幫助蟲蟲吸收竹髓。

看著蟲蟲又長大一圈的身軀:“真的是便宜你了。”

蟲蟲高興的圍著聞思木飛,然後對著石頭釋放出一道靈力,石頭瞬間化為灰燼,還很獻寶的看著聞思木。

聞思木看也冇看它:“彆賣乖了。”

想到連夜趕過來,偷偷溜進藥穀宗,才蹲到這竹髓結出,關鍵時刻居然被蟲蟲吃掉了。

痛苦道:“這下怎麼跟藥玉交代啊!”

聞思木想到昨晚準備入睡時藥玉一臉笑眯眯的來找她。

“思木明天藥穀宗後山的一片竹林,會結出一滴竹髓,隻要你弄到這竹髓,我便不追究靈藥的事情,。”下一秒,藥玉陰沉著臉,高深莫測的道:“要是弄不到,剛好你給我來試試新煉製的靈毒。”

想到此處,就止不住的惡寒。

思考片刻聞思木看向蟲蟲:“這竹髓是你吃了,所以還是把你交給藥玉吧。”

蟲蟲聽到這句話,小小身軀一震,看似極為害怕這藥玉。

“傳聞靈蝶幼蟲渾身都是寶,血肉更是具有白骨生肉,起死回生的奇效。”

“把你給他,這樣應該不會拿我去試藥了。”

突然一聲大吼。

“不好!快稟報穀主,竹髓不見了。”

一襲白衣少女緩緩走來,,眼神溫柔,乾淨明媚的陽光打在她精緻的麵容,襯的皮膚吹彈可破,加上額間一點紅痣,宛如神女。

語氣溫柔的道:“封鎖竹林,啟動陣法。”

“是,小師姐。”

聞思木躲在暗處看著不遠處的少女,額間的紅痣,這不是女主白依依嗎,美則美矣,就是個白蓮聖母。

蟲蟲蹭了蹭聞思木的臉,示意她看向周圍亮起的陣紋。

聞思木心道不好,這是鎖山陣,一旦被困住,就難以脫身。

聞思木從靈戒中拿出一張八階傳送符,

這張八階傳送符,就算是於符道的天才,終其一生也難以畫出這麼一張八階符紙,更何況還是傳送符。

聞思木心疼的拿在手裡,這可是她一半的身家啊,都冇來的及研究。

聞思木咬緊牙,不管了,保命第一。

運轉靈力催動符紙,聞思木整個人瞬間消失在原地。

一名嬌小的少女指向聞思木離開的地方道:“小師姐,那邊原先的一塊路石化為了灰燼。”

白依依聞言,上前檢視,察覺到了周圍細微的靈力波動。

“讓師弟師妹,不用搜查了,此人已經離開了。”

“是!小師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