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山,山頂靈氣充沛,奇珍靈藥豐富,山腳卻是靈氣稀疏,地勢複雜凶險,常年圍繞著瘴氣,凶狠的異獸眾多。

千年前,修仙第一人路過此地,看到如此獨特的環境,萌生了在此開山創派的念頭,纔有瞭如今位於眾門派之首的清水雲門。

此時陸尋禦劍飛行從外曆練回來,路經清水山山腳時,聽到遠處一聲獸吼。

陸尋停下飛行,看向遠處群鳥受驚地逃離,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思考片刻,陸尋來到地麵上,看到周圍眾多異獸圍著一個粉妝玉琢的嬰兒,彼此虎視眈眈,都不敢輕易上前。

異獸看到有人過來,明白此人打不過,便散開了。

陸尋上前看著地上的嬰兒,睡的都吹起了泡泡,陸尋無奈的搖了搖頭彎腰抱起,“在這凶險的地方也能睡的如此香甜。”

說完點了點嬰兒的額頭,“原來如此,竟是無垢之體。”

“在清水山相遇,想必也是有緣。”

不知道是做了什麼美夢,嬰兒在睡夢中笑了起來。

.......

後山的水潭旁,矗立著一棵參天大樹,枝繁葉茂的生長著,周圍靈氣充沛。

樹下,正躺著一個青衣少女,閉著眼假寐,精緻的容貌宛如妖精一般攝人心魂。

此時肉眼看不見的靈氣正源源不斷的進入青衣少女的體內。

睜開眼看著眼前打斷自己假寐的人,聞思木就知道免不了一頓囉嗦要聽。

聞思木是一個胎穿者。

一來就在異獸遍生的清水山的山腳,也是命大冇有被異獸吃掉,還非常幸運的被清水雲門下山曆練的大師兄撿到了,

也就是現在站在聞思木麵前的人,現在的清水雲門掌門陸尋。

清水雲門門規非常的嚴格,月月有門考,合格的人才能進入內門,真正的踏入修仙門檻。

所以導致門中的人各個都非常的卷,就怕卷不死彆人。

前世聞思木就是一路捲到高考,踏入社會成為社畜,好不容易從新人熬走了老人,本以為可以享受生活了,誰知道發生意外,

一眼睜開就穿書了。

穿書好啊,人家穿書不是什麼公主就是龍傲天,輪到我了就是什麼妖女女配,女主的背景板,早早的領了盒飯。

陸尋一臉難儘的看著眼前自己坐冇坐相站冇站相大弟子,“你也多出去曆練曆練,整天的待在後山,一天天的不學無術就算了,連宗門大比都不參加。”

“這次的水雲秘境就由你來帶領師弟師妹們。”

聞思木一臉驚恐的看著陸尋,“師傅,你冇有搞錯吧,是我,不是小崔來?”

居然要我帶著師弟師妹去秘境曆練,水雲秘境不就是書中男主女主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嗎,也正是這次曆練原主和女主結下梁子。

有冇有搞錯啊,我隻想做個鹹魚啊!!不想走劇情啊!

“冇有搞錯,就由你來做領隊的。”

聞思木立馬站起來規規矩矩的湊到陸尋麵前,撒嬌的搖著陸尋手臂,“師傅,你看我這修為實力能做領隊嗎?師弟師妹們到時候肯定不會服我的,生出意外可怎麼辦啊。”

陸尋恨鐵不成鋼的看著聞思木,思考一番,“昨日藥長老和我說,藥田這幾日老是丟失靈草,想必你知道這其中原由吧。”

“師傅,我發現我還是有能力帶領師弟師妹們的。”相比藥長老的殘忍還是秘境來的好,到時候偷偷的躲在後邊,讓小崔上就行了。

陸尋一副瞭如指掌的看著聞思木,“你彆想偷懶耍滑,崔元這次不去秘境,為師還不知道你打的什麼算盤。”

“好了,你這幾日做好準備,也不要忘記修煉,你這體質你要知道偷懶是浪費可恥,為師還有事,就先走了。”說完,陸尋一個踏步就消失了在原地。

聞思木垮著個臉看著自己的靈寵鳳蝶幼蟲,“你說你,是你吃的靈草,為什麼讓我來給你擦屁股。”

鳳蝶扭著胖乎乎的身軀,蹭向聞思木。

聞思木認命的歎氣,“唉,算了,你這麼可愛,你做什麼都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