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怡小說 >  九州扛鼎人 >   第12章 戒指

冇有理會顧軒塵,他從袖口掏出一封還未開封的信,放到桌子之上,這信被裝在特殊材料製成的信封中,信上隱隱有股奇異的力量,因此,並未被之前潭水影響。

“好了,你這老頭子,彆裝了,師傅給你的信,趕緊看。”

“你這個臭小子,差點讓老夫忘了正事。”

顧軒塵深吸一口氣,平複了一下氣結心情,手一動,這信便被一股內力托起,緩緩落入他的手中,能讓那位親自寫信給他,怕是隻有有一件事。

正想打開信,顧軒塵突然像是意識到什麼,抬頭看向司九舟。

“臭小子,這信,你看過冇?”

“冇有,師傅在信上留了些內力,隻有老頭子你能打開,其他人打開的話,信就會被摧毀。”

司九舟一臉鬱悶的說道。

這還是師父第一次有瞞著他的事。

“嗯,也是,長輩的事,你這小孩子確實不用知道太多,飯堂做好了飯,你先跟龍小子吃去吧。”

剛開始顧軒塵說的一本正經,但後麵明顯有一種,你個小屁孩,毛都冇長全,趕緊離開這,彆在這耽誤老夫正事的意思。

“行,顧老頭,你等著,我非將你這小宗小派,給吃窮不可,信您先看,一會兒您到桃園,我還有些事要跟您說。”

司九舟雖不知信中是何內容,但能讓師傅和顧老頭瞞著自己的事,必然非同小可,恐怕自己知道了也不是什麼好事,所以嘴上雖然不依不饒,但還是依然推出了房門。

“哎······”

長歎一口氣,看著出去的司九舟,顧軒塵收起了笑顏,逐漸變得嚴肅起來,心中隱隱有些不安,手上挽了一個手印,信封上的一股隱藏的力量消散。

打開信,但不知是何內容讓顧軒塵的表情越發凝重,陰沉的像要滴下水一樣。

片刻後,隨著他將信中的最後一句看完,手中的信竟無火自燃,青色的焰火,彷彿一頭餓極了的野獸,瞬間將信吞噬一空。

火光熄滅,大廳隻剩下顧軒塵一人獨自坐在座椅上,眼神中帶著淩厲的殺氣,不知在想些什麼。

“十多年了,有些債,是該清一清了。”

······

席雲宗,桃園。

此地雖處於席雲峰峰腰,但位於席雲山南側,春季暖流彙聚,因此峰上的桃花開的也是格外鮮豔。

傳聞因顧軒塵喜愛桃花,所以整個席雲宗內外皆是種滿了桃花。

院內桃花樹中,有一花亭,構築精巧,亭內一石桌,桌上四杯;桌旁一火爐,兩蒲團;爐上一陶壺,水漸開,水汽四溢,亭外桃樹枝動花落,落英繽紛,陽光下似是幻海花雨。

司九舟盤坐於蒲團之上,閉目養元,他需要抓緊時間修煉,以增強內息壓製毒榗。

院落中桃花林間一處空閒之地,龍鴻借指為劍,正在一招一式的練習九極劍法。當然,他放慢了速度,可即使這樣依舊產生了不小的影響,漫天的花瓣隨著劍招不斷地飛舞。

在二人修煉之際,一道身影悄無聲息的坐到司九舟旁邊的石桌旁,忙於修煉的兩人竟都未有絲毫的察覺,而這道身影就這樣堂而皇之的坐在這裡,靜靜地觀看龍鴻的招式。

這人正是顧軒塵,他來到這裡本想叫醒兩人,但看見龍鴻演練的招式玄奧的很,,隻顧推演劍招,一時竟之間忘記了來意。

卻發現剛記下的劍招突然模糊,一個愣神竟全然忘記,彷彿從未見過,心下萬分驚異。

過了一會兒之後,龍鴻身停意收,方纔驚訝的發現,一個身形靜坐在公子的身側,心中頗為驚慌。

要知道,他的功夫已經頗為出色,即使剛剛將注意力放到演練劍招之上,尋常的高手也不可能不被他發現,隻有一個原因,就是此人功夫要比他高出許多纔可能,這高手若剛纔突襲公子,自己根本就反應不及。

正要上前,看清來人之後,龍鴻懸著的心,就放了下來。

龍鴻對著顧軒塵行了一禮,開心的說道:

“顧師叔,您來了。”

顧軒塵一撩鬍鬚,十分滿意的笑道:

“不錯,武功大有長進,小鴻,剛纔你施展的劍法玄妙至極,老夫適纔想要推演推演,冇想到眨眼便忘得乾乾淨淨,端是詭異啊!”

“哦,老頭子,看來你這桃花劍神浪得虛名啊!”

兩人說話的時候,司九舟已經醒來,將口中的濁氣吐出,鄙夷的說道。

顧軒塵眉頭一皺,不開心的說:

“你這臭小子,一天不懟老夫,心裡就不舒服啊。”

司九舟嘿嘿一笑,起身為顧軒塵倒了一杯茶說道:

“哈哈,老頭子還生氣了。好了,莫氣,來嚐嚐我種的清茶,包你滿意。”

“哦,果真如此,香味聞著倒是可以,可彆味道差了。”

說著,他輕嗅茶香,眼睛看向茶杯。

兩葉扁舟遊於碧波之上,煙霧朦朧,散出清淨悠長的暗香,輔與桃花香,更加使人心境清明。

迫不及待的端起茶杯,入口微苦,舌尖微動,苦儘甘來,餘味悠長。

顧軒塵頓時喜笑顏開,點了點頭道:

“不錯,比起老夫的茶,也就差那麼一丟丟,一會記得留下個十斤八斤的。”

說話時,龍鴻將兩個黑盒放到石桌上,翻了個白眼道:

“顧叔,你可真是,諾,就這兩盒,多的冇有了。”

顧軒塵眼疾手快,迅速收起了茶盒,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們兩個臭小子,明知道老夫好茶,就帶這麼點,都不夠泡一壺的!”

哪知兩人對他根本不予理會,不接這茬,司九舟反而疑惑地說道:

“顧叔,剛纔小鴻使得劍招,您當真冇能記住一招半式嗎?”

雖然不想在這小子麵前丟麵子,但事實如此,他隻好承認。

司九舟心中一驚,這位桃花劍神,幾乎可以說是天下間少有的使劍高手,不說空前絕後,但也是當世無雙的,居然冇能記住一招劍式。

正愣神,卻聽見顧軒塵好奇的問道:

“這劍招是從哪學的?”

“剛纔我就想跟您說這事,上山時,山坳處有一個水潭······”

隨後,兩人將三人如何發現劍宮的事情同顧軒塵細細道來。

“劍宮?我在這席雲山幾十年了,從來冇有聽說過還有這樣的地方啊。”

顧軒塵眼睛微眯,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

司九舟道:

“可惜劍宮冇進去,劍宮分三層,九極劍法,要達到超凡入聖的境界,才能進入劍宮的第一層,至於第二層,第三層恐怕還得進入一層後才能知曉。”

沉思片刻,顧軒塵輕聲道:

“這劍宮不簡單,單是一個九極劍法,就令老夫歎爲觀止,這宮內怕是有驚天秘密?”

司九舟點了點頭,內心也十分認可,望了顧軒塵一眼,說道:

“另外,顧叔,那大蛇似乎也有古怪,它一靠近我,就讓我的身體不受控製。”

豈料顧軒塵聽完這句話,喜色表於臉上,眼睛精光一閃說道:

“看來你就是這傳承的有緣人,怕是換個人進去也無用。這件事爛記於心,不要讓其他人知曉,不然也許有大麻煩。哦,對了,跟你們一起的那女子是何模樣?”

“白衣長髮,十分俏麗,經過短時間的相處,應該不是什麼可惡的人。”

“嗯,是嗎,那你是否鐘意?”

顧軒塵看著司九舟似笑非笑。

司九舟無語道:

“你這老頭,瞎說什麼,我信送到了,師傅交代的事還冇完成,這就下山了,老頭你自己保重。”

說著司九舟就招呼龍鴻要走。

“等下,你個渾小子,這個給你和小鴻,彆說老夫占你們便宜。”

顧軒塵從袖中拿出一顆精美的戒子和一本劍譜,遞與司九舟和龍鴻。

司九舟觀這戒子似乎不是男子所佩戴的,疑惑道:

“這戒子是?”

顧軒塵一手摸向鬍鬚,瞬間一副高人模樣,高深莫測的說道:

“莫問,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不過,一定要護好這戒子。好了,走吧,老夫要品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