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法?什麼想法,我覺得柳將軍說的不錯,不過這西南一帶的匪患居多,殿下覺得能同時進行剿匪嗎?”謝長卿把意識從小和尚身上抽出來。

“繼續!”

“我認為,我們主要剿匪剿的是那些作惡多端的土匪以及發展規模比較大的土匪,有一些土匪是因為生活所迫,被逼上山當的土匪,對於這一類的土匪進行招安,給予良籍,所以我們在剿匪之前應該先瞭解西南一帶的土匪窩數量以及性質。”

謝長卿把自己想到的都說出來了。

剿匪這個想法已經在腦海裡出現了太多次,這大概是一種執念。

其他人聽到謝長卿的言論紛紛給謝長卿豎大拇指,腦子靈活。

柳成躍聽到謝長卿的話,心中直呼,要不我給你將軍的位置,讓你坐!

“當然,剿匪並不是把土匪給搞冇了,開荒不需要人嗎,挖礦不需要人嗎?”謝長卿惡劣的開口。

有些人死真的是太便宜了,應該為這個世界做一點貢獻減輕身上的罪孽再離開人世。

君容祁看著謝長卿目露讚賞。

於是就開始製定計劃,分配任務。

調查土匪的數量以及作惡程度這些是由力將軍去,畢竟力將軍自幼在西南一帶長大,對於土匪的窩點點比較熟。

等調查結果出來之後謝長卿和一乾小將領領兵去剿匪。

議事完之後,柳將軍帶著君容祁去給君容祁準備的營帳,也是在謝長卿營帳的旁邊,就是謝長卿那一邊剩的空地比較多方便搭營帳。

有不少的士兵知道太子來了,紛紛過來圍觀,君容祁也不驅趕很快就和士兵們混熟了。

謝長卿發現同樣是小白臉,君容祁在軍中的待遇和她的就不一樣,她是靠拳頭贏得士兵的尊重,君容祁是靠臉和身份贏得的,不開森╭(╯^╰)╮

‘卿卿多做好事,你也會像他一樣受人尊敬的,他這種靠身份的,咱們這種白手起家的不跟他們比,比不過。’小和尚突然開口。

‘哼,雖然你說的很對,但是我現在不想做好事。’謝長卿翻了個大白眼,回到營帳打算眼不見為淨。

小和尚最近有些不一樣了,升級的速度太快它飄了,一個勁兒的慫恿謝長卿多做好事,掙功德。

但是好事這種事情不是你想做就能做了的,做得多了在旁觀者眼裡你一不做好事就會譴責你,為什麼不繼續做好事?說你沽名釣譽。

有些事情要把握一個度,過猶不及。

軍營的晚上,為了慶祝君容祁的到來,小小開一個慶功宴。

除了被安排輪值的將士以及明後天有任務的將士,其他將士可以小酌兩杯,嚐個味。

君容祁被安排在謝長卿這一桌,表麵上除了花顏是女孩子外其他人都是糙漢子。

“殿下,我敬你一杯!”柳將軍豪氣的拿起大碗乾了。

軍營講究大碗喝酒大口吃肉,這一碗酒就是海碗。

花顏也好奇酒是什麼味道,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酒。

辛辣刺激著喉嚨,除了這些,多喝幾口適應之後冇有什麼不良的反應,她應該是能喝酒的。

謝長卿看到花顏冇事也不再關注,自顧的吃菜。

君容祁看到柳將軍敬酒小小的喝一口,柳將軍也不敢為難。

笑話,誰不知道體弱多病的太子殿下近乎滴酒不沾,能喝一小口都是給足你麵子了。

“卿哥哥,你怎麼不喝酒呢?挺好喝的啊!”花顏歪著腦袋看到謝長卿空空的海碗開口道。

這一開口一行人的目光都放到謝長卿上。

“你不夠意思了哈,竟然不喝酒,好兄弟一起喝酒!”柳將軍拿著海碗,重重的拍了謝長卿的肩膀。

“就是,謝校尉給個麵子喝一個!”

麵對大家期待的眼神,謝長卿給自己倒了一點酒,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酒。

一秒過後,謝長卿倒在飯桌上!

君容祁:!!!

看到這畫麵的眾人:!!!

見過一杯倒,冇見過一口倒!

今天真是長知識了!

“那個,誰送謝校尉回營帳?”罪魁禍首之一柳將軍尷尬的開口。

失策,本來想讓長卿在太子麵前好好表現的,冇有想到長卿的酒量那麼差!

絕無僅有的酒量!

“本殿送回去吧!”

君容祁熟練的抱起謝長卿,在眾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邁著穩重的步伐朝著營帳的方向走去。

眾人:又長見識了!原來咱們東臨的太子殿下如此親民!

花顏看著謝長卿被抱走了,結果太著急了把自己絆倒了,這一倒在地上就不想爬起來了。

雖然軍營裡麵基本冇有男女之彆,但是他們也不敢誰便扶著小魔女起來啊。

侍書見她可憐,扶她起來送回營帳,全程規規矩矩,冇有半點逾越。

“得了,又倒下一個,咱們繼續喝!”柳將軍麵不改色的開口。

謝長卿被送回營帳之後真的是怎麼打也不醒,君容祁幫謝長卿脫去外袍,蓋好被子。

小和尚一直提心吊膽,生怕君容祁占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