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不止一桌還有很多人所以全部人都在說話就白沙一直在安靜的坐著。然後門口外麵來了兩人一男一女男長也是白髮但也不多氣勢很強拿著一把劍穿著紅色衣服。而女子長得很水靈玲瓏又俏美和淑女溫柔和宛如天上下來的仙女一樣身穿紅色衣服和她高級的顏值都很絕配。

眾人都看呆了,蕭龍三人看到是他們趕緊走了過來。蕭家主生辰快樂呀,磬靈溫柔的說。然後蕭龍就感覺掉進水池裡要不是他實力很強要不就真的了。磬靈丫頭越來漂亮了蕭龍笑著說,嗬嗬蕭龍你怎麼像是在看孫媳婦似的陳烈虎說。陳家主晶家主好磬靈又是一笑著說。

馨靈一笑感覺就像一笑傾城啊。嗬嗬你們可來的真晚啊晶振說。剛纔家父有事所以纔有點晚磬靈說。到時候我自罰三杯磬堅說。好好你說的蕭龍說。丫頭你去跟你朋友們聊天去吧磬堅說。好的磬靈說著走向白沙那邊。磬靈姐陳雪兒說著。因為本來吵鬨喧嘩人都一直在看馨靈。

所以安靜下來瞭如果不是陳雪兒說,要不一直沉醉之中,雪兒又長高了呢磬靈說。磬靈好不久不見了晶芳芳說。我最近父親不讓我出門磬靈說。畢竟磬靈姐那麼漂亮呢很多壞男人都想著呢陳雪兒說。我去白沙心裡說然後磬靈笑了笑又看了看有冇有座位然後蕭山起了座位。坐我這裡吧蕭炎說,不用了謝謝蕭大哥了磬靈看到白沙的有座位坐了下去。

蕭山笑了笑也坐了下去,白沙心裡有億點緊張都有冷汗瞭然後眾人一直在看磬靈感覺怕是以後再也見不到一樣似的。磬靈見怪不怪瞭然後看到白沙一點都不看自己有點驚訝。她不知道白沙已經緊張到了天靈蓋因為好多人的敵意的眼光在白沙身上!

柳青也在看白沙但他和彆人不一樣至少不是敵意但蕭山有殺意。白沙心裡一顫有三個在白沙腦袋中完犢子!堅持五分鐘了直到蕭龍上了台上說道感謝大家來參加我蕭某人的生辰這杯我敬大家。然後眾人拿起杯子喝了下去白沙也喝了下去因為他從都冇有喝過酒!

所以他腦袋就有暈瞭然後他搖了搖頭柳青急忙扶白沙。冇事吧你柳青說。我第一次喝過酒白沙說,什麼這可是蕭家酒烈的酒了柳青說。冇事我可以走白沙說白沙走了走因為大家敬了酒然後就各自走了走。要不是白沙精神很強怕已暈了,媽的這酒勁要來上了白沙心裡暗罵畢竟白沙戴上鬥笠所以冇有人看到白沙臉紅。

很多人在敬磬靈酒她說她酒量不行。磬靈我們一起喝怕什麼蕭山說。不行我酒量不行真的喝不了磬靈拒絕了蕭山,你給我一個麵子嘛大家認識這麼久了都不給麵子嗎?蕭山說好吧磬靈倒了一杯敬了蕭山。對了嘛蕭山說。

磬靈喝了感覺頭暈了一下就冇了她也是一名強者。但白沙不是這麼有實力了已然要倒下了白沙用了劍氣一直在割想要自己要清醒,好了差不多但是還點頭疼。磬靈注意到了白沙看到他竟能強撐住有點不可思議但她不知道白沙用自己**強撐住了。柳青趕緊過去摸白沙的手看到很多血一驚但冇滴下去因為白沙用自己的手接住了。

兄弟冇事吧?柳青趕忙問還好吧白沙 有氣冇力的說。這叫冇事!柳青趕忙扶了白沙然後蕭山和磬靈和陳雪兒以晶芳芳走了過來。柳兄咱們喝一杯吧蕭山說。不用了我也喝不下去了柳青說。給點麵子嘛蕭山拿了杯子給柳青。柳青在猶豫瞭然後白沙接了過去說我替他喝!白沙說柳青一驚然後磬靈也是一驚。

陳雪兒和晶芳芳也一驚因為她們自己都不敢多喝第二杯冇想到一名區區的劍士。然後白沙喝了下去然後白沙一顫冇想到第二杯更烈更加要暈了但白沙咬了舌頭又有劍氣割自己的胸但還好是綠色的衣服血色纔沒有露出來。冇想到一個下人也敢出頭啊蕭山說。下人也勇敢啊不錯蕭龍走了過來。父親蕭山說。柳青扶住了白沙然後摸到全是汗柳青趕緊把白沙的手放在自己肩頭。

用劍氣幫白沙恢複,白沙才鬆了一口氣磬靈也看在眼裡她肯定此人跟柳青不可能是下人和主人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