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沙坐著睡著了磬靈進入等候室看到白沙那樣子忍不住笑了一聲。

磬靈走到白沙麵前輕輕的把鬥笠摘了下來。

明明挺好看的為什麼要戴鬥笠?磬靈小聲的說。

磬靈輕輕捏一下白沙的鼻子。怎麼能睡還挺好玩的磬靈一直捏白沙的鼻子。

突然白沙一把將磬靈抱在懷抱裡,磬靈用手推白沙抱住她的手。喂快鬆開磬靈羞紅著臉說。

你能玩我的鼻子我就能抱你白沙說。

你耍流氓快鬆開磬靈紅著臉說。

真香啊好想再親一口啊白沙看著磬靈的臉。

磬靈聽到後臉已經發燙了,你敢親我跟你冇完磬靈嬌羞著說。

你找我有什麼事?白沙說。你先鬆開我再說磬靈說。

不行你說不說要不然我可就真要親了白沙調戲的說。

彆彆我說還不行嘛哼因為你下一場的對手是上屆大賽的贏家是一名劍尊後期所以我來勸你放棄比賽磬靈說。

你關心我是不是白沙說。彆自戀我是怕你死在我麵前臟了我的眼磬靈說。

為什麼還要再打一場白沙問道。因為每個人都打倆場才能晉升磬靈說。

如果我輸了是不是冇有辦法晉升了白沙說。冇有是你再打一場贏了就晉升如果輸那就冇有機會了磬靈說。

柳青怎麼樣了白沙說。柳青贏了一場到時候就到你了還有啥時候把我放開磬靈說。

白沙把磬靈放開了。那我先去比賽了白沙說。哼磬靈理都冇理白沙就哼一聲就走了 。

誒白沙歎一口氣走出了等候室就看柳青到累死累活的站那裡好像隨時都能倒下。

白沙急忙扶住了柳青。把他抱進等候室裡。冇事吧還行嗎白沙翻著柳青的口袋找到了丹藥給柳青餵了下去。

冇…事我還可以柳青說。真的事都不知道小心點嗎白沙說。

你要小心你下場對手是上屆的贏家柳青說。

冇事我會儘力而為的白沙說。你還是放棄吧它是劍尊後期很強的柳青說。

冇事你還能參加下場比賽嗎白沙說。你怎麼知道有下一場的?我冇告訴你過柳青說。

額你不用管好好休息吧白沙說。哦我下一場應該能參加柳青說。

那行我先走了白沙說。然後柳青拉著白沙的手說千萬要小心啊。

放心吧白沙說。白沙鬆開了柳青抓著手對他微微一笑就走了出去。

到了比賽台上木誠小聲說對白沙我勸你放棄吧。不用了謝謝了大皇子白沙說。

白沙對戰王剋星開始木誠說著下了台。王剋星速度快到出現殘影了對著白沙發起激烈的功擊白沙用劍擋下幾道攻擊擔是並不能將王剋星的功擊完完全全的擋住白沙身體受了幾道傷鮮水直流。

衣服都破了幾處但白沙都不退半步堅強著受著幾道攻擊逐漸王剋星的速度慢了下來但白沙肩膀和腿都在鮮血在滴,眾人全部都一驚冇想到有人競然用**扛住了磬靈心裡道瘋子這種傷敵八百自損一千啊,台上的也是一驚我靠不要命了嗎晶振說。白沙笑了笑直接用一道月牙上去王剋星抵抗住了。

白沙衝了上去一瞬間來到王剋星麵前一腿直接將王剋星踢下了台白沙都快站不穩了用劍紮在地下才能站著好然後白沙走下了台眾人一直在看白沙直到冇影了但磬靈已經不見了。

白沙一瘸一拐走向等候室看到磬靈來扶自己。你這個瘋子啊有一個像你這樣打的嗎?傷敵八百自損一千磬靈說。

嗬嗬冇事能贏就行謝謝啦白沙笑著對磬靈說。磬靈從衣服裡拿一個丹藥餵給白沙。

這是什麼?白沙問道。這是能短時間能恢複劍氣和傷口的丹藥磬靈說。

這麼珍貴的丹藥給我吃你不心疼嗎?白沙說。不心疼好了你少說話你能走路嗎?磬靈說。

能走你是不是不想讓人看到你和我這樣是不是白沙說。

我知道自己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也要謝謝你給我的丹藥好了你不用了我自己走吧拜拜白沙說。著自己走向等候室裡隻剩下磬靈一人站在原地然後過幾分鐘磬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