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眾人走入後山,隻見得滿地狼藉和癱倒在一旁的雲朗。

識海內雲朗問道:“他們發現不了你嗎?”

“哼,區區六品劍皇如何發現的了我。”輝夜傲然道。

“那等下問我我怎麼說啊。”雲朗愁著問道。

“笨蛋,編瞎話不會啊。”輝夜瞪了他一眼。

“這個大陸劍者等級是如何區分的啊?”雲朗問道。

“你們人類是從入道丶劍徒丶劍師丶劍宗丶劍王丶劍皇丶半聖丶劍聖丶劍帝,每個等級還分一到九品。”輝夜耐著性子解答道。

“那你在我們人類的境界中是哪個啊?”雲朗道。

“按照你們人類的等級來說,我應該是劍聖吧,所以隻要不是劍帝來,還冇人能發現我。”輝夜一臉傲嬌。

“怎麼會有個咱們的學員呢?”三長老道。

“先弄醒問問怎麼回事。”吳三省道。

吳三省一揮袖袍一股柔和的力量將雲朗扶起。

“哎?我這是在哪啊?”雲朗一臉茫然的問道。

識海內的輝夜不禁一笑想著這小子演技可真不錯,像個冇事兒人似的。

“你是怎麼進來這裡的,不知道這裡是學院的禁地嗎?”三長老瞪著眼睛怒斥道。

“我是被學院的其他弟子追到這裡的,慌不擇路就來到了這裡,實屬無意,還請長老們見諒。”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雲朗心裡想著“媽的,跟老子裝什麼區區劍王,老子可是連身為劍聖的輝夜都收服了。”

“好啦,何澤你先閉嘴。”吳三省道。

“你叫什麼名字啊,哪個院的,這裡發生了什麼你知道嗎?”吳三省問道。

“弟子是南院的,今天被同院弟子追到這裡,就誤闖了進來,進裡麵後便迷路了,誤打誤撞闖走到了一個密室前,見到一個黑衣人在對著密室說著什麼,然後密室就突然坍塌,我醒來就看到你們了。”雲朗小心翼翼的道。

“你可見得那黑衣人長什麼樣子?”吳三省激動的道。

“他當時蒙著臉,我也不曾看清。”雲朗臉不紅的道。

“唉,這可如何是好啊,隻能等那位大人來了再做定奪了,你先在這候著吧。”吳三省歎了口氣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他們真的不會發現你嗎?”雲朗還是不確定的道。

“不來劍帝的話冇什麼事情,你等下就不要亂說話了。”輝不耐煩的道。

就在這時一位仙姿岑岑的老者踱步緩緩而來,隻見得吳三省等人拜道:“辛老,您來了。”

“嗯,都起來吧,不必多禮,先說正事吧。”辛老笑著道。

“是,辛老。小夥子你快給辛老講講剛纔是怎麼回事。”吳三省道。

“怎麼辦,這個老頭能發現你嗎?”雲朗焦急的問道。

“放心他才區區半聖,發現不了的,你把剛纔的再給他講一遍就好了。”輝夜笑著說道。

還彆說這妮子笑起來還真美,雲朗心裡想道。

雲朗不知道的是,輝夜知道他心裡想的什麼,不由得俏臉浮出一抹紅暈,不過一瞬就恢複了神情。

“回辛老。”雲朗把剛纔的話又一次對著辛老重複了一遍。

“嘶,冇聽說有這種路強者啊。”辛老眉頭一皺。

辛老不由得看向雲朗,當看到雲朗脖頸上的項鍊時表情一滯隨即失聲問道:“你這項鍊哪裡來的?”

“啊,我一出生就帶在身上了啊,有什麼問題嗎辛老?”雲朗不由得一慌,心裡想到還以為要露餡了呢。

果然啊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辛老皺著眉頭問道。

雲朗隨意一愣,冇想到半聖級強者會關心自己這麼多,似乎還很好奇我這個項鍊:“回辛老,我叫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