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我的頭好疼。”雲朗揉了揉昏昏沉沉的頭。“這是怎麼回事啊,剛纔不是拿下來了嗎”雲朗想著。

“蠢貨,都怪你,白瞎我的洗髓丹了。”九尾狐怒道。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把你的身體給我吧。”九尾狐媚笑道。

幽蕩的山洞內顯得格外的詭異“我憑什麼把身體給你,你想清楚是你非要求著我救你。”雲朗怒道。

“你想清楚,你隻是入道三段,奪你的舍還是輕輕鬆鬆的,少廢話,省的吃苦頭。”

“啊,我跟你拚了。”就在這時雲朗脖子上的項鍊金光乍現一股柔和的力量保護住了雲朗的識海。

“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這樣。”九尾狐大驚。

“哼,怕了吧,你怎麼敢打我的主意啊。”雲朗心裡也在想這小子身上的寶貝是什麼東西。

“現在隻要我一個念頭,就能讓你這魂體都消失”雲朗冷笑道。

“彆啊,小哥怎麼捨得殺了奴家呢,你也不會修煉,就讓我待在你識海裡吧,我還可以教你怎麼修煉。”九尾狐道。

“哼,萬一我睡著了你占了我的身體,我豈不竹籃打水一場空。”雲朗冷聲道。

“我和你簽血契。”

“什麼是血契?”

“簡單來說就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九尾狐道。

“哦?你會甘心屈尊在我的識海裡?”雲朗打趣道。

“等你以後化神就可以為我塑造肉身我就可以出來了,活的時間久了,見識的也就多了。”九尾狐悻悻地道。

“好,那我且信你一回,怎麼操作?”雲朗沉思片刻道。

“你咬破食指將血點在眉心處,心裡默唸九夜星辰見證,九雲夜空指引,九川山河相迎,九月清風歌頌,以吾血為契,以汝念為鎖。 ”九尾狐道 。

“九夜星辰見證,九雲夜空指引,九川山河相迎,九月清風歌頌,以吾血為契,以汝念為鎖。”雲朗沉聲 念道。

“以吾名輝夜為誓,在劍鋒大陸之中,與汝契約。”九尾狐沉聲道。

隻見廢墟中砂石暴起,天色都是暗了下去,雲朗不知道的是學院裡麵已是發生了大事,院長及長老們召開了學院大會。

一眾長老七嘴八舌吵著道“封印輝夜的印記完全脫離了我們的掌控,難道以前的預言的成真了,真是天要亡我延玉學院啊。”“傳聞不是還說我們學院還有一線生機嗎?”“傳聞不可信啊,現在封印消失,恐怕整個延玉都要不保啊,趕快上報朝廷吧。”“還是應該先遣散學員以及延玉的民眾啊。”

“都肅靜,一個兩個還身為長老呢,遇到點事慌慌張張成何體統啊,一身的修為都被狗吃了嗎?”

“我們能封印她一次,就能封印她第二次,先讓老師們遣散學員吧,我們去後山看看情況。”院長吳三省沉聲道。

“去通知劍宗以下的老師們,分散學院的學員們,帶著延玉鎮的民眾們撤出城外。”

“各位劍王長老們隨我一同前去後山,我以通過靈石通知那位半聖強者了。”吳三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