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劍聖彆偷啊,真服了啊。”隨著對麵的水晶爆炸雲朗也是180度變臉笑著說道“偷的好啊,我是廢物。”耳機裡立刻傳來了劍聖笑罵聲兒“京劇變臉時候也是問你請教了幾個月吧。”“快睡覺吧。”雲朗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淩晨四點半了。

倆人是大學室友,現在因為暑假也是在家裡無聊的每天晝夜顛倒,每天遊戲到淩晨四五點。

“朗朗,快彆嚇媽媽啊,你醒醒啊”隨著喊得聲音越來越大,雲朗逐漸有了意識,但是身體還是動彈不了。隻聽見嘈雜的聲音在耳邊吵著。“病人身體機能正在下降,氧氣已經吸不上了”護士急急忙忙的告訴了主任。“唉,通知家屬準備後事吧,現在的年輕人總是熬夜不注意睡眠啊。”主任惋惜的歎了口氣。

“我這是在哪,是已經死了嗎”雲朗睜開眼睛看了一下四周。“媽,葉天醒了”葉晴急急忙忙的跑去告訴母親,留下了一臉懵逼的雲朗。葉天是誰?這是哪?葉媽聽到雲朗醒了也是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道:“兒啊,你可嚇死媽媽了,快讓媽看看有冇有事兒,哪裡不舒服跟媽媽說啊。”

“你是在和我說話嗎,阿姨?”雲朗一臉懵逼的問道。“那是在跟誰說話啊?”葉晴反手照著他腦袋上拍了一下。葉媽瞪了女兒一眼:“彆打你弟弟,打傻了怎麼辦啊。”“媽你就是偏心,你怎麼重男輕女啊。誰讓她上午偷看我洗澡來的。”葉晴委屈的道。“你看你給你弟打的,你要把他打死嗎?天天你哪裡還有不舒服嗎?”葉媽道。

雲朗呆住了,自己之前不是還在家打完遊戲剛睡覺嗎...“這是哪啊”說完雲朗就往外麵走。

“瞧一瞧看一看了啊上好的綢緞”,“炊餅,炊餅”“佳釀的果子酒啊,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熙熙攘攘的街上,寶馬雕車香滿路。

一出門雲朗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到了“這尼瑪是哪啊,我想回家啊。”

雲朗在街上漫無目的的走著,迎麵走來了四五個青年看著年紀都不大。“喲,這不是葉天嗎,見到我怎麼都不問好了,讓你準備的十個銅幣怎麼還不給我送過來啊”為首的一個青年說道。

“你們是誰啊,我為什麼要給你銅幣啊,還有啊,什麼是銅幣啊?”雲朗一臉懵逼的問道。

“哈哈哈哈,哥幾個,葉天跟咱裝失憶呢。”“哈哈哈哈哈,葉天你不會連自己是葉天都不不記得了吧。”幾個青年七嘴八舌的打趣兒道。“少跟老子裝,明天我要是看不到十個銅幣,就等著老子收拾你吧,我們走。”為首的青年沉聲說道。

“站住,欺負了我弟弟就這麼走了?”眾人回頭便是看到了走來的葉晴。

“怎麼,你是要給他出頭咯”為首的青年邪笑。

“小娘子長得好生俊俏,不如留下來陪我們老大吧,把我們老大伺候好了,說不定可以放過你們兩個”身後小弟笑著看著葉晴道。

“喲,這年頭什麼阿貓阿狗都能當老大了啊,一石頭拍過去能砸死好幾個啊。”葉晴冷冷的道​ “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為首的青年當即沉下臉。

這廝剛拔出劍就發覺脖子被冷冰冰的東西架住,當即嚇了一跳:“你....你....你怎麼這麼快,你到底是什麼人。”

“喲嗬,現在知道怕了,早想什麼去了,”葉晴道。

“你想死啊,快把刀放下,知道我們老大父親是誰嗎你就敢這麼對他。”“我們老大父親可是延玉布行的掌櫃,你惹得起嗎。”幾個手下嘰嘰喳喳的爭辯道。

“哦?你這是在威脅我嗎”隨即葉晴便將刀往下滑了點,鮮血順著脖子就流了下來。

“啊,疼疼疼,姑奶奶彆生氣,你們他媽想害死老子啊,還不快道歉。”為首青年齜牙咧嘴的喊道。

“姑奶奶饒了小的們吧,您就把我們當屁給放了”“您就大人不記小人過放了我們吧”幾個手下誠惶誠恐道。

“哼,欺軟怕硬的貨,再有下次我不介意我的劍多沾點血,滾吧。”葉晴收起劍拉著雲朗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老大你冇事兒吧,老大你怎麼這麼怕她”眾手下急忙扶著為首青年。

“哼,你懂什麼,她剛纔出劍時候我根本冇察覺到,最起碼是劍徒六段的高手。”為首青年擺了擺手。“先回去告訴我爹再從長計議吧,哼,這個仇我一定要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