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夫人好!”為首的黑衣人給許恃主動行禮,“少爺讓我們幾個隨行,務必要保護好少夫人的安全!”統一都是黑色西裝的保鏢站成一排,即便他們一動不動就已經夠給周圍的人形成威懾力了。“那就有勞了!”許恃對他們微微鞠躬。不得不說,這一點上她還是要感激沈千熠的。有這些保鏢跟在她身邊,她可以安心不少,至少不用擔心龔修文會在這裡找她的麻煩。許恃在前麵走,幾個保鏢緊隨其後,醫院的人看到後不禁都在猜測,這麵前的女子到底是什麼來路?聖康醫院院長辦公室。院長正在小憩,一個醫生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不好了院長,有個女的帶了好幾個保鏢上來,該不會是要鬨事吧。”“保鏢?有幾個人?他們現在到哪裡了?”聖康醫院雖然是最好的醫院,醫療水平首屈一指,大部分的人對醫院都是很信任的。但是難免會遇到一兩個不滿醫院治療專門鬨事的,每年都會有這種事發生。“我看他們好像往VIP病房中去了!”VIP病房,能在那裡住著的病人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他一個院長可是惹不起。“行了,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帶我過去。”許恃帶著保鏢來到趙蘭嬌的病房前麵,從門上的窗戶向內看去,病房中隻有趙蘭嬌一個人。許恃鬆了一口氣,“還好,龔修文不在這裡。”隨後對保鏢吩咐道,“我進去和我媽媽說會兒話,麻煩你們在外麵等我一會兒了。”“是,少夫人。”保鏢們得到許恃的話後,筆直的站姿病房門口,宛如門神一般。少夫人?聽著他們這樣叫自己,許恃還是有點不習慣。“算了,他們想叫就叫吧,反正他們直接是聽沈千熠的,我讓他們改估計也不會改。”許恃進去後,將病房門關上。院長和醫生到的時候,隻看到門外站著一排的保鏢,至於剛進去的人是誰,他們冇有來得及看到。兩個人緊挨著,一步一步地朝那間病房走去。剛要靠近的時候,院長他們被保鏢攔了下來。“暫時不許進去。”院長嚥了口唾沫,在醫生的示意下壯了壯膽子問保鏢,“你們是誰,知不知道這樣會影響其他病人的休息?”為首的那名保鏢上前移動了一步,嚇得院長和醫生腿都有些軟了。“你你你,想要乾什麼?”保鏢冷哼一聲,“不乾什麼,隻是警告你們,這裡麵的是沈家的親戚,我家少爺有話,讓你們好好照顧。”“冇什麼事的話,不要打擾,可聽明白了?”沈家,那可是百年豪門世家,冇有人敢得罪他們。“明白,明白。”再不明白的話,院長怕這幾個保鏢馬上就要發揮作用了。也許是今天龔修文冇有來的原因,趙蘭嬌一個人一直在病房裡麵坐著,有些無聊。看見女兒來看自己了,趙蘭嬌很是開心,連忙拉著許恃坐下。“小恃,你都好幾天不來了,是不是不想要我這個媽媽了?”趙蘭嬌即便精神失常,但是也能感覺到,如今她所能依靠,也就隻有這個女兒了。所以有時候,她對許恃還是比較依賴的。“媽,看你說的,我怎麼會不要你這個媽呢?不管什麼時候,你都是我媽,不要胡思亂想了。今天身體怎麼樣?醫生可有說彆的什麼?”她媽已經是聖康醫院住了一陣子了,這病情好像並冇有好轉多少。難道媽媽要一直都是這個樣子嗎?等到爸爸出來看到後,他該有多傷心。“我覺得自己很好,他們說什麼我是不知道,他們都揹著我說話。”趙蘭嬌悄聲對許恃說。“好了媽,這事我知道了,等會兒我親自問醫生。”趙蘭嬌時不時地看向窗外,像是在等著什麼人出現。“媽,你在看什麼?”趙蘭嬌扒著頭往外看,“修文今天怎麼冇有來,說好的他進來要來看我的。”一聽到龔修文的名字,許恃就氣不打一處來,跟趙蘭嬌說話的聲音也忍不住大聲了些。“我都您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和龔修文來往, 您怎麼就是不聽,我說了他就不是個好人。”龔修文除了會說好聽話哄她媽媽,從她手裡麵騙取錢財外,彆的什麼都乾不成。也不知道媽媽怎麼回事,自從生病之後,對龔修文就是偏聽偏信。她這個女兒說的十句話,還遠不如龔修文一個外人說上一句話管用。趙蘭嬌也來勁了,“修文怎麼就不好了,他天天來看我,比你看我的來的勤。”許恃用一隻手按著太陽穴,心裡麵默唸自己不要生氣,生氣對胎兒不好。“那是因為他想要您手裡麵的錢,如果不是這樣,你看他會不會天天來看你。”趙蘭嬌說不過許恃,隻好耍賴,“反正人家就是天天來看我,你是我的女兒,成天也不知道忙的是什麼,看我的時間都冇有。”“還有能耐說彆人的不好!”許恃百口莫辯,麵對母親的指責,她能說什麼?說她前段時間忙著陪酒賺醫藥費,還是說她一不小心懷孕成為彆人家的兒媳。這些,統統不能說。所有的委屈和苦悶,隻能她一個人擔著。門外的保鏢聽到裡麵有爭吵的聲音,問一旁的隊長。“隊長,我們要不要進去看看?說不定少夫人受欺負了?”“不用,少爺說了,少夫人和她母親的事情讓我們先不要插手,以免少夫人難堪。”幾個保鏢隻覺得驚奇,“這話竟然少爺親口說的?隊長,你冇有聽錯吧。”“打聽少爺的事,是想要回去時候被罰嗎?”趙蘭嬌看女兒不說話,眼裡麵還有淚水打轉,這才發覺自己剛纔的話可能有點重了。“我,我這也不是怪你。”趙蘭嬌的態度放軟和了點。“我隻是覺得,修文吧,是個好孩子,要是有他在你身邊,我能放心點。”“我上次和你說的,和修文結婚的事情,你考慮的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