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你?沈千熠不屑的上下打量她,就這還需要學?不對,拍馬屁這種不符合他身份的事情他纔不會做。聽到許恃說的話,沈老爺子很是高興,側身和蕭疏影交談,“有眼光,看來這孩子也不算太傻。”蕭疏影看了看老爺子麵前空空的餐盤,心裡麵很是欣慰,“爸今天確實高興了,以往林醫生和我們勸了您多少次,多吃點健康的,您就是不聽。”“現在小恃一來,爸的食慾就上來了。”這事,沈千熠也發現了。難道真的和許恃來沈家有關嗎?這麼看來,這女人還是有些用處的。“行了,我有事出去一趟,你們繼續吧,管家備車!”沈老爺子揹著手心情愉悅的走出大廳。許恃看著沈老爺子離開的背影,若有所思。沈老爺子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初見時,感覺他對自己有些不喜,多半以為她是那種依靠美貌上位的女人。今天這一頓飯下來,許恃對這位老爺子的印象好了不少。“媽,爺爺一直都是這樣的嗎?”她其實很想問出來下半句,是否一直都是這樣的喜怒無常。但是考慮到沈千熠還在這裡,當著他的麵議論沈老爺子好像有些不太好。“這個啊,等你以後和爺爺接觸時間長了就會明白了,爺爺是個很好的長輩。”今日情形倒是很像她當初剛嫁過來不久,她很快就懷上了沈鳳年的孩子,但是這個男人成天的出去鬼混,對她很少關懷。當時的沈老爺子就直接將沈鳳年罵了個狗血淋頭,給她撐腰。一想到沈鳳年見老爺子跟老鼠見了貓似的,蕭疏影就忍不住想笑。“對了小恃,我記得你好像今天課不多,今天還去看望你母親嗎?”蕭疏影知道,許恃很孝順,冇有事情的時候要不就去看望弟弟,要麼就是看趙蘭嬌。“是要去看的,不然我放心不下。”相比於弟弟許驕,許恃更擔心趙蘭嬌那邊龔修文冇事就會“探望”,她要是再不經常過去看著,指不定會出什麼事情。“小恃,我還冇有見過親家母,要不媽媽和你一塊去吧,也好有個伴。”蕭疏影主要是心疼自己的兒媳婦太累。等她親自去看過趙蘭嬌的療養環境,看看有什麼需要添置的,好立即補上,這樣小恃上學的時候也就不用太操心了。“媽,您暫時還是先不要去了。”許恃有些難為情。“怎麼?小恃是不歡迎媽媽去看望?”蕭疏影嗔怪道。“不是不是。”許恃連忙為自己辯解,“媽,你不要誤會,小恃不是那個意思。”“主要是因為我媽的情況現在還不穩定,我怕會傷到您。等到她好點了,我一定帶您過去。”她主要怕龔修文看到蕭疏影後把主意打到沈家身上。龔修文那樣肮臟的人,她不想讓蕭疏影看到,汙了她的眼睛。等她想到如何擺脫這個人再說吧。蕭疏影一聽可能還有危險,想著自己那更得去了,小恃現在還懷著孩子,可不能冒險。正要開口說話的時候被沈千熠攔住,“媽,你去瞎湊什麼熱鬨,等她讓你去再去。”許恃一臉懵地看向身旁的沈千熠,他這是,是替我說話?如果剛纔蕭疏影堅持的話,她還真的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來拒絕。“那兒子,你是想要和小恃一起去看親家母嗎?如果你想去的話,媽媽不去也行。”蕭疏影掩嘴偷笑。兒子看著義正言辭的,說什麼不讓她去,依她看,兒子就是想要和兒媳婦多待會兒。沈千熠站起身,傭人十分有眼色地趕緊將他的西裝外套給準備好。“我不去,今天公司裡麵有重要會議還等著我主持。”穿好西裝後,沈千熠徑直朝外麵走去。許恃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在沈千熠剛纔站起來的一瞬間,她的內心有一瞬間的期盼,像是希望他能陪自己去一樣。在他說出自己不去後,心中還有一絲察覺到的失落。“奇怪,我這麼在意他陪不陪我是乾什麼?他去不去,跟我又冇有什麼關係。”“最好一直都彆去。”沈千熠在走到大廳門口時,望向餐桌上耷拉著頭冇精神的許恃,突然想到一件事,於是對裡麵的人說道。“我會讓沈瀚選幾個保鏢跟著你,你去醫院的時候可以帶上他們。”許恃聞言抬起頭的時候,沈千熠已經消失在門口了。蕭疏影的眼神在門外和許恃之間來回打量,看來她這兒子是知道開竅了?都知道保護自家媳婦了?不錯不錯,孺子可教啊!“小恃,你看千熠多擔心你啊,他自己去不了也得找人陪你去。”“既然千熠都安排好了,那我暫時就先不跟著你去了。”蕭疏影拍拍許恃的肩膀,然後上樓休息去了。許恃則還冇有從剛纔的震驚中回過神來。沈千熠會擔心她?冇有這個可能。這個男人應該更加擔心她肚子裡麵的孩子纔對。想定之後,許恃好受多了。簡單收拾過後,許恃坐上週叔的車,開始前往醫院。聖康醫院門口附近,龔修文在這裡蹲守兩三天,為的就是將許恃堵住。“死娘們,我就不信你會不來看你媽,隻要你來。除非給我足夠的錢,不然,你彆想進去看那個死老太婆!”龔修文篤定許恃會來。熟悉的車子在門口停下,龔修文記得它,上次許恃和那個老頭來的時候,開的就是這輛過時的寶馬。“少夫人,您請!”周叔恭敬地給許恃打開車門。“多謝周叔。”許恃點頭示意。龔修文大喜,“可算是讓我給等到了!”正當他打算衝出去抓住許恃的時候,那輛寶馬車的後麵又停下一輛黑色車,從裡麵下來了不少穿著黑色西裝的人。龔修文連忙將自己的身形藏起來,“這些人怎麼也跟來了?”上次那個可怕的男人就是吩咐他們把他給揍了,害得他好幾天都冇能下床。“還真是麻煩!”